颤抖吧,渣爹-《颤抖吧,渣爹》第2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糊涂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天色蒙蒙亮之时,顾瑶总算是查清了所有的礼单。

    果然如同想得一样,顾家走礼没有用过顾珊娘亲的嫁妆。

    桌上还摆着顾珊列出来丢失的的嫁妆,顾瑶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莫非真是他?”

    顾四爷没银子都会管账房去要,或是去顾老夫人面前哭穷,他又是个要面子的人,怎会做出偷挪嫡妻嫁妆的事?

    按照顾四爷的脾性,宁可去被顾清教训,也不会做这么传出去丢人的事。

    对顾四爷来说,脸面有时候比他性命都重要。

    顾瑶并非是偏心顾四爷,若说他胡闹撒钱是真,但让他没脸的事,他做不出。

    这几年顾清仕途顺风顺水,顾四爷在外也没人欺负,能欺负他的人,他也惹不起。

    自然不需要太多的应酬和花销。

    顾珊娘亲丢失的嫁妆大多是家具摆设,这样沉重的物什……就是顾四爷偷偷拿出去卖,也是极容易显露马脚的。

    当铺背后多是勋贵,他们肯定能得到消息。

    “到底去哪了?”

    顾瑶喃喃自语,纵然顾四爷嫌疑最大,顾瑶还是认为其中有猫腻。

    可顾珊会听她的分析?

    顾珊已经认定了就是顾四爷,她说什么都没用。

    除非她能找到证据,可是一时半刻她又到哪里去找证据?

    “六小姐,您还可以在歇息一会儿。”

    素月算是陪了顾瑶一夜,不过后半夜,她支撑着胳膊睡过去了。

    六小姐这几日忙里忙外的,操心事那么多,眼下都有黑眼圈了。

    “李姨娘若是知晓,又该心疼您不爱惜自己身体。您身子骨也才刚刚好转,大夫都说您元气不足,不能累着。”

    “就算您不为自己想,也该想一想李姨娘。”

    顾瑶站起身,推开窗户,微凉的寒风刮进来,吹着脸颊很是舒服。

    这点疲累又算什么?

    以前她比现在还要累得多,旁人只看到了她一次次的成功,却没有人关心过她是否累了。

    也许她是突然猝死的,然后就成了顾瑶。

    现在她有亲人守护,浑身比以前更有几分干劲。

    眺望渐渐爬出天边的红日,顾瑶轻声道:“我是不愿意,不愿意她们把一切的不幸都加在他身上啊,纵然他的确不怎样,可也不该冤枉……冤枉一个熊孩子。”

    声音到最后已是不可闻,她还记得去天牢时,顾四爷那萧瑟孤单的影子。

    莫名她会有几分心疼。

    门帘挑开,素月见到来人,连忙屈膝,道:“李姨娘安。”

    李氏亲自端着补品,无论何时她都是稳稳当当,不见任何的慌乱。

    插在她鬓间的珍珠步摇晃动的频率都好似比旁人低。

    顾瑶回头,灿烂一笑:“娘又做了好吃的?我饿了。”

    她快步走过去,接下了李氏手中的汤碗,用力吸了吸鼻子,赞道:“好香,好香。”

    李氏温柔的笑着,“慢点吃,我煮了一锅,足够你吃的了。”

    “只给我一个?五哥又该羡慕了。”

    顾瑶大快朵颐,不过在用餐时,她的风度还在。

    李氏笑道:“随他去,一个小子吃点苦,对他有好处。”

    对男孩子就要摔打,而对女儿就得娇宠。

    李氏从桌上拿起嫁妆单子看了一眼,莫名脸色微僵,“你昨日就忙着此事?”

    “嗯。”

    顾瑶埋头吃东西,头顶上没有长眼睛,自然没见到李氏的异样。

    吞咽的空余,顾瑶清晰说道:“我总觉得挪用嫁妆这事未必就是父亲做的,他太要面子了,这么容易走漏风声的事,外面能没有一点动静?”

    可是顾家偏偏也没人打过顾珊娘亲嫁妆的主意。

    好似这笔嫁妆凭空消失了一般。

    李氏低垂下眼睑,捏着嫁妆单子,轻声说道:“此事,你回给老夫人,别再插手了。”

    “娘!”

    顾瑶这才抬头,“怎么回事?”

    李氏继续盯着嫁妆单子,嘴唇微动了动,好似很犹豫,又好似异常挣扎。

    顾瑶静静等待着,她竟是忘记李氏是在顾珊生母病逝前进门的,应该会了解一些秘辛。

    以李氏的聪明心细,在顾家后宅中这么多年,应该也没什么事情能瞒住她这双眸子。

    “莫非真是我爹?”

    “……是不是四爷……总归是要落在他头上的。”

    李氏抬手撩起女儿留海,女儿那双明亮漆黑的眸子纵是一夜未睡,也显得清澈干净,不容任何的沙子。

    偏偏后宅中多是阴司,多是迫不得已,利益轻重。

    “瑶儿,我不想骗你,只是这件事你不要沾手,太过腌,也太过……恶心。”

    李氏眼角的皱纹仿佛多了几道,叹息道:“你要明白难得糊涂,后宅的事若是弄得明明白白,那会是让所有人没脸。预期这样,还不如……还不如让四爷承担下来,毕竟他在外的名声……”

    “名声不好就要承担不属于他的罪名?娘,这对他不公平!”

    顾瑶已经确定李氏发现了什么,却无法说出口。

    李氏苦笑道:“谁让他是顾四爷呢?娶了当时京城最有名的勋贵小姐,纵然你祖母如今悔得肠子都青了,却没有任何办法。”

    “瑶儿,你就听我的,此事不要再深究,这样对每个人都好,即便是你关心心疼的四爷,这么了结也是好的。”

    “娘……”

    “暂时挪用嫡妻的嫁妆,旁人只会说一句荒唐,若是……真相如同我想的那般,就不是一句荒唐,很可能是几家的脸面。”

    李氏揽住顾瑶,“我也只是隐隐推测,不敢确定,更不敢去探究真相。”

    顾瑶沉默了好一会,默默受起账册,声音低沉:“我听您的。”

    她也是成年人,自然明白真相太残忍对当事人的伤害有多大。

    有时候善意的欺骗隐瞒未必就不好。

    顾四爷荒唐惯了,再多一桩怕是也没什么。

    只是……他还真是有点冤呢。

    顾珊得到想要的答案,想必会更恨顾四爷吧。

    顾瑶重新梳洗了一番,李氏温柔替她梳理头发:

    “瑶儿,人有许多逼不得已的时候,不会事事如意,活得过于明白,你自己也会很累,以后你们兄妹对四爷好一点,你三哥争气一点,没人会再笑话欺负他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