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颤抖吧,渣爹》第2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不如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汪家大舅母立刻歇了心思。

    一句黄灿针对冠世侯就足够让她望而却步,离着黄灿远远的了。

    至于顾璐后面说的话,汪家大舅母根本就往心中去。

    若是黄灿和王小姐得势,汪家没想过会替庶子庶女出头。

    一切就看势力罢了!

    文人一样畏惧权势了。

    王小姐站在原地承受着众人诡异嘲讽的目光,分外觉得难堪。

    这不是她要过的日子!

    她本该是人人羡慕的,本该是尊贵富贵的。

    王小姐下意识拉住黄灿的衣袖,急于抓住唯一的男人。

    布衣鸿儒说是清贵,他们王家除了经史子集外,再无常物。

    她的日子过得极是清贫,每日还要帮着母亲纺纱织布,煮饭烧水。

    在偶遇东平伯世子后,她就动了心思,出现在恰好的地方,救了黄灿。

    以后一切都如王小姐所计划的那般,她以才学得到黄灿的倾慕,她顺利挤掉顾瑶,同黄灿定亲。

    而她的父亲也被隆庆帝征召,他们一家的日子过得越好越好。

    然而顾瑶……顾瑶为何不能安安静静的死掉?

    非要活过来折腾她吗?

    黄灿听到周围人的耻笑,下意识甩掉王小姐的拉扯,板着脸庞道:“在外面,你安分一些,别惹人笑话。”

    满满的嫌弃,令王小姐更觉难堪。

    原来唯一指望的男人也是不中用的。

    他已经重新被顾瑶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

    顾瑶……不就是长得漂亮么?

    有兄长们维护?

    生在顾家?

    若是她也长在豪门大户中,她绝不会眼瞎到看上黄灿!

    王小姐勉强笑了笑,“方才听说写贺寿诗来着?怎么没见动笔?我这有一篇贺寿诗词,还请诸位斧正。”

    “不用了。”

    顾璐淡淡说道:“王小姐同外祖父非亲非故,又同我六妹有过冲突,外祖父可不敢指点你,更不敢接你贺寿的诗词。”

    “何况贺寿献诗本就是我们亲近晚辈的事,王小姐从偏远地方而来,不知京城习俗,以后你就明白了,外人再有才学也不能在寿宴当日,没得到主人家准许就献上贺寿诗词。”

    王小姐:“……”

    顾璐宛若维护顾瑶的好姐姐,越发威严从容,“知道的人以为王小姐一片好意,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小姐借着我外祖父的寿宴扬名,求得一个好名声,甚至不惜以才名压我们姐妹。”

    王小姐眼泪滚落,可怜极了,然而却没有人会同情她。

    京城都是一群势利眼,个顶个捧高踩低,顾瑶和顾瑾代表顾家的态度,而顾侍郎可比最近饱受弹劾攻讦的王鸿儒更有前途。

    更不用说王小姐的爱情故事激励了多少的名门逆子!

    他们打着真爱的旗号,没少在家里折腾,让一众命妇伤透心。

    “总是在青楼红尘传唱的诗词若是出现在祖父寿宴上,我们这些做孙女的还不得羞愧而死?!”

    “就是,就是,她的诗词只配妓女去欣赏。”

    汪家小姐得了母亲和顾璐的暗示,纷纷出言嘲讽。

    王小姐捂着嘴,眼泪落得更多。

    站在不远处客厅外的顾瑶,轻声对顾瑾说:“就她这忍耐功夫,也是极品了。”

    “她不忍又能怎样?王鸿儒此时可不敢得罪汪家,更不敢再树敌了。”

    顾瑾眉头一挑,拉着顾瑶看王小姐笑话,“陆侯爷仅仅几句话就把皇上和朝臣拨弄得团团转,他……让我都钦佩不已。”

    隆庆帝册封太子太傅的消息就是陆铮传出去的。

    “他不怕被皇上……”

    顾瑶失笑道:“皇上会感激他,觉得他会办事,毕竟有太子才有可能册太傅。”

    想要从龙之功的大臣谁不感激陆铮?

    而隆庆帝不好说的消息,经陆铮的口传出去,一来可以达到试验朝臣的目的,二来一旦没有册太子,朝臣也不会说隆庆帝改变主意。

    一切都是陆铮说的!

    “他这是又做了皇上手中的刀?”

    “你反过来想想,皇上才是被陆侯爷……刀若是太锋利,哪怕是帝王都无可奈何。”

    顾瑾的话令顾瑶稍稍安心,顾瑾和陆铮都是聪明至极的人物,她那点政治头脑同整日算计的他们没法比。

    她唯一做到得是不给这两位大人物添乱,一旦有个危险,她也能熬过去,无需他们立刻来救。

    客厅中,顾璐领着表姐妹们写了几首贺寿的诗词,虽有顾瑾那篇珠玉在前,顾璐写出的诗词得到一片赞扬。

    文章好,还是会让人敬佩的。

    顾璐凭着了两世的积累,以及前一世读过的几篇名诗,拔得头筹。

    她即便只要平淡的日子,但被众人称赞,她也觉得身子飘然,红光满面。

    “王小姐看我的诗词如何?”

    欺负王小姐,顾璐毫无负担,甚至她可以把一切压抑下来的不满都向王小姐发泄。

    她越是针对王小姐,旁人越会认为她是好姐姐,为顾瑶着想,为顾家着想。

    不仅对留在顾家的哥哥顾瑞有好处,以后娘亲和离,她跟着娘亲再嫁,旁人也不会说她抛弃顾家。

    王小姐:“……很好。”

    “你写得出么?”顾璐追问了一句,“不知我比你如何?”

    王小姐心头都在滴血,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的诗词名篇也不少,还真没有一篇能赶上顾璐所写这篇。

    就算她不承认不如顾璐,只要懂得诗文的人都能看出顾璐的才学比她更胜一头。

    王小姐握紧誊抄的诗词,嘴唇颤抖着:“我不如……不如你……”

    顾璐嫣然一笑,“我总算是听到王小姐一句实话,也总算是为顾家证明,才女,我们顾家也是不缺的。”

    客厅中的人哈哈大笑,王小姐再也忍不下了,夺门而出,许是太过慌忙,王小姐脚下一空,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亏着汪家台阶不过五六层,她并没受太严重的伤,只是脸上摔破一块皮而已。

    不过客厅里的笑声却是更是响亮。

    “自古以来,文人相轻。”

    顾瑾眸子深邃,轻声道:“文人相争相斗,比武人更凶,更没底线。”

    “因为文人读书太多,想法也太多,总认为自己才是正确的,旁人不按他的说得做,就是敌人。对敌人,从无需留情。”

    顾瑶拽了一下顾瑾,没再去看凄惨的王小姐,“好似汪夫人去了后花园,还有……泰安伯。”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