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郡主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不仅是皇贵妃带来了顾瑶,来太后娘娘宫中的妃嫔都带了几个年轻的小姐。

    这个是尚书的孙女,那个是侍郎的爱女,还有一些勋贵的掌上明珠。

    一个个少女都很文雅,一股的书卷气息,言行举止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规矩而淡然。

    不管她们人后是何等性情,在太后娘娘跟前都是文雅而落落大方的。

    便是顾瑶自己不都是尽量安静吗?

    她自然也没资格嘲讽任何人。

    在威严的皇权面前,任何特立独行都有可能牺牲性命。

    往往只要太后和宫妃一句话,方才还是名门千金,立刻就成为令人唾弃的女孩子。

    这也是这么多宫妃都希望成为太后的原因,地位和权力能决定很多人的命运。

    有当今太后这么个例子在,隆庆帝后宫的妃嫔又比先帝多了不少,没有皇后压制,宫斗自然无比惨烈。

    从隆庆帝的儿女频频夭折可见一二,隆庆帝的皇子不少,可真正活到成年且健康的皇子,还真挑不出几个来。

    太后年轻时相貌就只是寻常,顾瑶相对明艳的相貌,是儿子隆庆帝最为讨厌的。

    便是她都看不习惯,总能让她联想到先帝时,同自己争宠的小妖精们。

    先帝最是爱漂亮的女子。

    好在顾瑶识趣,退远了一些,又不往她身边凑,她给娘家人面子,这才没有过于针对顾瑶,只当顾瑶是个壁花罢了。

    以后她得同娘家说说,别再把顾瑶这样的女孩子领到她跟前。

    原本她以为娘家人特意提起的女孩子是给皇子们准备的。

    汝阳王府郡主自是尊贵,陪坐在太后身边,另外还有德仁长公主的女儿,封为溧阳郡主的刘贤。

    德仁长公主虽不是太后亲生,但是她被太后抚养过一段日子,太后对她颇是喜爱。

    德仁长公主又会讨好,她的女儿便是太后求隆庆帝册为溧阳郡主的。

    顾瑶听三哥提过,刘贤最是爱慕陆铮,几次称赞陆铮,大有非陆铮不嫁的意思。

    以顾瑶此时的身份同溧阳郡主,以及汝阳王府的郡主,一众家世背景强硬的贵女们说不上话。

    不是她被太后娘娘传召,又是皇贵妃领来的,溧阳郡主她们甚至都不会多看顾瑶一眼。

    不过有心人猜测,皇贵妃是不是找来一个媚俗的女子入宫帮自己争宠?

    若是想让争宠,也不会找顾瑶。

    毕竟隆庆帝可是出名了喜爱清秀的才女。

    皇贵妃此举到是让后宫中多了几分猜测,不敢太过针对顾瑶。

    毕竟这是后宫,有着一个又一个圈子和利益,任何人都不会在态势不明朗时轻易出手。

    后宫一派和睦,所有的争斗都在暗处。

    “外祖母。”

    溧阳郡主笑盈盈说道:“前一阵我新得了一个保养方子,特意按照方子上的药材寻了大半年,总算把药丸制出来了。”

    “今儿特意献上,您不妨试试。”

    溧阳郡主拿出一个盒子,轻声说道:“以前您为皇帝舅舅吃了太多的苦,娘亲说过您的膝盖不好,这盒子外伤药对风湿特别有效,我已经找人试过了,用上几次,风湿老寒腿都能痊愈了。”

    太后娘娘颇为高兴,“你有心了,比哀家的孙女都尽心,每次遇见刮风下雨,哀家的腿……哎,当年为皇帝,别说哀家跪了一个时辰,就是舍了哀家的命,哀家也是愿意的。”

    “都是贵妃妖言惑众,差一点害了皇帝舅舅。”

    溧阳郡主扫了一眼齐王妃。

    齐王妃立刻低头,溧阳郡主口中的贵妃就是她的婆婆,齐王也是贵妃唯一健在的儿子了。

    当初先帝的宠妃柳贵妃,虽是被封为贵太妃,但是只能在后宫中苟延残喘,太后娘娘仁慈才得以活命。

    可贵太妃活着,还不如死了干脆!

    对昔日瞧不起的人面前俯首帖耳,贵太妃的日子不好过!

    谁让她儿子输了?

    长子和次子都以谋反被处死,只有齐王活了下来,但同样在隆庆帝面前活得战战兢兢。

    “太后娘娘,臣妾该死,当日……”

    齐王妃暗暗叫苦不迭,跪下来请罪,“当日是贵太妃不好,误伤了陛下,让您受苦,贵太妃一直很是内疚,太后娘娘仁厚宽容,不计较贵太妃,臣妾和王爷都很感激太后娘娘。’

    “既是误会,还提这些作甚?”

    太后娘娘作势打了溧阳郡主一巴掌,“看你把齐王妃吓的,以前的事不过是磨砺哀家和皇帝罢了。”

    “外祖母仁爱,难怪先帝说您是个有福气的。”

    溧阳郡主开头,自然有讨好太后的人跟上,把在先帝后宫不得盛宠的太后说成先帝最为看重的女人!

    顾瑶越听越是好笑,好似先帝因为最是爱太后,怕太后被后宫女子算计,才故意冷落太后,拿贵太妃做太后的掩护……

    这靶子掩护理论,在她穿越前古言中都很受欢迎,很有是市场的。

    没人在意跪在太后脚边的齐王妃!

    太后也不曾注意过齐王妃。

    胜者王侯,赢家拿走一切,在皇宫体现的最是明显。

    顾瑶莫名担心起陆铮,他若是失败了,比齐王还不如!

    “娘娘既然没有责怪贵太妃,齐王妃也不用再跪下请罪了。”

    汝阳王郡主一句话,令慈宁宫寂静片刻。

    谁都明白太后娘娘拿齐王妃出气,即便同情齐王妃遭遇的人都不敢轻易开口。

    偏偏是同齐王八竿子打不到,举家归京的汝阳王府郡主帮齐王妃说话?

    莫非齐王同汝阳王有关联?

    齐王妃冷汗都下来了,不仅不感激仗义执言的汝阳王郡主,反而怨恨她多事!

    她其实跪着比坐在绣墩上舒服!

    太后娘娘淡淡说道:“哀家早说让你起来,你非要跪着,到是让安然郡主误会哀家了。”

    “是臣妾不是,纵然太后娘娘宽和,臣妾也该代贵太妃向娘娘赔礼认错。”

    齐王妃给太后娘娘磕了好几个头,才对安然郡主道:“不是娘娘不让臣妾起身,而是臣妾自知愧对太后娘娘,唯有如此,才能让臣妾和王爷稍稍降低愧疚之心。”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