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熟悉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四爷放任顾瑶,是因为他相信陆铮的人品,而且他自知也阻止不了陆铮。

    他从不做无用的事。

    何况顾瑶很聪明,即便同陆铮私下相处,也不会吃亏。

    顾四爷索性就听之任之,反而盼着顾瑶能早日抓牢冠世侯。

    毕竟冠世侯只有一个,顾瑶若是因为礼数和他无谓的阻挠错过机会,不说顾瑶会不会后悔,他肯定得把肠子悔青了!

    他一直想做陆铮的泰山大人呢。

    可眼前这个文雅的少年是谁?

    竟然在街上就拉着顾珊的手?

    比陆侯爷还要胆大!

    陆铮即便亲近顾瑶都会把周围安顿好,断然不会让人看出端倪异样。

    这是陆铮对顾瑶的尊重!

    “连声父亲都不肯叫?爷丢英国公外孙女的脸?还是爷让你堂堂公主侍读没面子?”

    顾四爷冷声问道:“当街同一个陌生人拉拉扯扯,你是打算作甚?”

    顾珊一直记得梦中,顾四爷是如何蛮横的拆散自己同汝阳王世子的。

    他根本不讲道理,也不听她任何的解释,只说他绝不会同汝阳王做亲家。

    甚至顾四爷还把她关起来,不准许她向任何人求助。

    即便英国公派人来问,都被顾四爷直接打了出去。

    当时的顾四爷很凶,完全似疯了一般,根本不讲任何道理。

    顾珊还记得梦中,顾四爷狠辣无情的眸子……她不明白顾四爷为何对汝阳王成见那么深!

    明明顾四爷本身就是个见到好处就不放手的小人!

    淮阳王向顾瑶提亲时,顾四爷别提笑得多开心了。

    直到顾四爷定下她的婚事,把她嫁给姜五爷的儿子姜祈,他才放她出门,但不许她离开顾家一步。

    梦中,她的婚事是那么的草率,别说同风光嫁入淮阳王府的顾瑶相比,就是比寻常人的婚礼也显得寒酸。

    毕竟她嫁给的姜祈不仅身上没有官职,还只是个才干平庸的人。

    婚后,她的不幸,同丈夫相同陌路,都是顾四爷造成的。

    若是他不偏心顾瑶,她就不会嫁给姜祈。

    顾珊唯一的安慰就是又碰见了姜初……顾珊在姜家中,他是唯一肯关心她,对她好的人。

    “我的事,不用你管!”

    顾珊眸子赤红,满是委屈屈辱,顾四爷又要再次拆散她的婚事吗?

    其实她今日来见汝阳王世子就是想说清楚,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顾珊在宫中已经爱慕上四皇子了。

    即便她知道汝阳王世子是爱慕她的,她为了将来也不能接受这份感情。

    “不用爷管?爷是你爹?连爷都不管你,谁能管你?!”

    顾四爷一把拽住顾珊的胳膊,顾珊岂会让他得意?

    拼命挣扎,顾珊道:“你做过当爹该做的事吗?你根本没资格管我。”

    顾四爷带给她的只有痛苦和折磨。

    她的不幸都是顾四爷造成的。

    “顾四爷……”

    汝阳王世子上前说道,“本世子同令爱并没见不得人的事,同令爱只是相识一场,说了几句话。”

    顾四爷眯起眼眸.

    汝阳王世子继续说道:“您误会令爱,不要责怪她,您抓住她的胳膊,她很疼……”

    “世子爷,王妃和郡主到了。”

    随从挡在世子之前,“王妃叫您过去说话。”

    顾四爷把挣扎的顾珊甩给之风,“带她回去,省得在街上丢人。”

    之风等随从上前好说歹说带走了二小姐。

    顾四爷抚平袖口的褶皱,“你是哪家王府的世子?凭着身份就想引诱爷的女儿?”

    “哥,母亲叫你呢。”

    安然郡主赶过来。

    顾四爷抬眼看了年轻的少女一眼,没有瑶儿好看呐。

    然而他在看到少女身边的夫人时,眉头皱得更紧。

    而带着面纱的夫人身体好似也僵硬了几分,不过语气却很平静,“铭儿又被谁绊住了?随意给点银子也就打发了他。”

    顾四爷慢慢垂下眼睑,倒也不再同面前的少年针锋相对。

    之风感觉四爷的脾气今日意外的好?

    每次都是四爷用银子打发别人!

    少年以为顾四爷认怂了,淡淡说道:“我是汝阳王府世子,顾四爷若是不信,可去王府寻本世子。”

    “本世子劝您一句,顾二小姐才是嫡长女,您不该太偏心庶女,不相信顾二小姐。”

    “她是个好女孩,善良,聪明,知书达理!”

    汝阳王世子轻叹一声,他对顾珊动了心,可惜他的婚事不由自己做主。

    而且顾珊对他若据若离,既没有拒绝他的殷勤,又好似对他没有任何特别。

    汝阳王世子也是年轻子弟中出色的一个,岂会感觉不到?

    “今日本世子是陪母亲和妹妹出门的,在街上也是偶遇令爱。”

    汝阳王世子道:“不管你是否相信,都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冤枉自己的女儿。”

    “爷还用不到你来教训,汝阳王又如何?”

    顾四爷扬起俊脸,目光扫过带面纱的夫人,“当爷就怕了?当爷比不得汝阳王?”

    汝阳王世子倨傲浅笑,一个依靠顾家的纨绔子弟,如何同异姓王比?

    他不明白顾四爷的底气是打哪来的?

    “铭儿。”

    汝阳王妃再次说道:“时常不早了,再不去绣坊,就没法子给安然挑选适合的绣品了。”

    安然郡主一直望着顾四爷,她是参加过宫廷宴的,见过顾四爷在皇上面前得宠。

    更听顾珊说起过顾四爷的种种荒唐和偏心。

    她有几分好奇,顾四爷的性情到底是怎样的?

    不管怎么说,她不能让兄长太过得罪顾四爷。

    任谁也不知顾四爷会不会再被皇上召见。

    若是顾四爷见不到皇上,他的风头不过几日就neng散去。

    兄长得罪了顾四爷,也就得罪了。

    倘若皇上还记得顾四爷,他们汝阳王府就不能轻易得罪他了。

    安然郡主撇下王妃,主动说道:“方才我哥哥说的话,顾四爷听听便好,他不是有意插手您的家务事,我保证,哥哥没有瞧不起您的意思,更不会同顾二小姐有私情。”

    顾四爷冷哼了一声,“你们忙,爷就不忙?爷没空同你们闲扯……”

    “啊呀,这不是顾四爷嘛,正好,正好。”

    何大人拨开人群,笑呵呵说道:“我可有幸请顾四爷喝一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