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时机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嫡妻诈死再嫁汝阳王,继室婚前就同泰安伯有情,婚后对顾四爷一直冷淡。

    本是这两个女人的错,可外人都说顾四爷辜负了两位妻子,明明娶到名门千金和清贵之家才女却不珍惜。

    若不是陆铮放出消息,再加上顾四爷运气好碰见隆庆帝,京城少不了顾四爷挪用嫡妻嫁妆的消息。

    甚至若不是顾瑶去画舫,顾四爷头上都得被扣上同姨妹鬼混通奸的恶名。

    陆铮道:“使人给顾瑶送个口信,这件事不能瞒着她。”

    “是,主子。”

    随从再次俯下身子,低声道:“顾四爷又去酒楼喝酒了。”

    任何男人摊上这样的事,没有一个能冷静的。

    被带绿帽子的男人不是没有,但有顾四爷这么倒霉的,却是很少见啊。

    陆铮掏出怀表看了看时辰,“跟着顾四爷,别让他再出什么事儿!汝阳王妃……还要看顾家如何处置。”

    他总不好越俎代庖,直接拆穿汝阳王妃的身份。

    “不过那笔嫁妆……你安排一下,她当年既然能把东西变卖了,拿着嫁妆银子再嫁汝阳王,银子没了,东西还在!”

    陆铮轻声吩咐:“把顾四爷嫡妻的嫁妆找出来。”

    “是,主子。”

    随从再次应了一声。

    陆铮骑马赶去皇宫,今日皇上听取锦衣卫关于画舫起火的承报。

    他不能不在隆庆帝身边。

    “陆侯爷,好巧啊。”

    何大人笑呵呵对陆铮拱手,“今儿,侯爷进宫挺早的。”

    陆铮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奏折,淡淡说道:“何大人消息也很灵通。”

    “赶不上陆侯爷。”何大人也没过多谦虚。

    他们都明白彼此来见皇上的目的。

    何大人眼睑下泛青,显得没怎么睡好。

    他能睡好就怪了,一回府就被阿娇闹腾,何大人暗叹一句,女大不中留,可阿娇还没到非要出嫁的年岁啊。

    她怎就怕顾珏被人抢走?!

    别人家岳父都是等着女婿上门,他可好,不仅关注女婿,还要仔细照顾女婿他爹!

    何大人莫名觉得陆铮顺眼了几分,他们都是可怜人,若是比较谁更可怜……何大人觉得自己比陆铮更可怜。

    毕竟女婿孝顺岳父是应该的,可他‘孝顺’亲家算是千古奇闻了吧。

    “陆侯爷请进。”

    内侍进去后禀告陛下后,躬身道:“陛下让您进去。”

    何大人扬起手中的折子,“小公公,本官有要事禀告陛下,劳烦你再去通报一次。”

    “陛下说,何大人稍后。”

    内侍谦卑说道:“陛下只让陆侯爷一人进去。”

    何大人:“……”

    还是比不过陆铮得宠啊。

    暖阁中,隆庆帝一身常服坐在暖炕上,他手中端着茶杯,而他面前是锦衣卫指挥使。

    “陛下。”

    “铮儿过来坐。”

    隆庆帝指了指自己身边,“朕正听回报,你若有事,一会再说,若是无事,也过来听一听。”

    “朕没想到京城藏龙卧虎啊,连画舫都敢烧,而清贵御史也敢能做出下流卑鄙的勾当。”

    陆铮走过了去,毫不客套坐下来,陪着皇上一起听汇报。

    锦衣卫指挥使把陆铮看做自己的儿子,自然不会在意被陆铮听去。

    “臣调查之后,也被汪御史所作所为吓了一跳,虽然没有明确证据说汪御史故意设局陷害顾湛,但事情也太过赶巧了。”

    隆庆帝放下茶盏,“这么说汪御史的确是针对顾湛?他妹子不是顾湛的继妻?”

    “臣也没想明白。”

    锦衣卫指挥使继续道:“以往汪御史几次三番教训顾湛,督促他上进,不可亏待汪氏,这次汪御史领人大闹,怕是另有所图,不单单是教训顾湛那么简单。”

    “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消息。”

    “哦,铮儿怎么突然对顾湛有兴趣了?”

    隆庆帝笑容颇是玩味,又怕他捅破陆铮爱美人的心思,陆铮又退回去了。

    他对顾湛颇为欣赏,也觉得顾瑶漂亮,而顾瑶最好的一点就是她只是顾清的侄女!

    她父亲顾四爷是个不干正事不爱做官的。

    顾瑶空有背景,又不至于影响隆庆帝的决策。

    因此隆庆帝对陆铮娶顾瑶是乐见其成的。

    若他再年轻几岁,若是顾瑶的出身再低微一点,隆庆帝自己都会把顾瑶纳入后宫。

    毕竟顾瑶让他知道美人是长得什么样的。

    可惜同美人相比,隆庆帝还是更看重江山的稳固。

    陆铮坦然道:“因为顾四爷挺有趣。”

    隆庆帝点头认可,陆铮继续道:“泰安伯是汪氏父亲入室弟子,他同汪氏青梅竹马……只是后来泰安伯娶了王府郡主,汪氏也很快嫁给顾四爷,如今泰安伯爵夫人病逝了……”

    砰,隆庆帝甩了茶杯,“胡闹,简直是不知羞耻,这就是清贵之家培养出的才女?!”

    “陛下息怒,息怒。”

    锦衣卫指挥使道:“谁让顾湛只是个纨绔子弟,名声又不怎么好,远远赶不上泰安伯的文名,如今汪氏已经带着女儿回到了娘家,好似同顾家有决裂之意。”

    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隆庆帝既然欣赏才女,自然最为看重女子的贞洁和操守。

    汪氏移情别恋,不守妇道简直踩在了隆庆帝的底线上头。

    他想到顾湛,莫名替顾湛心疼。

    “泰安伯……”

    “陛下,太后娘娘喜爱他的诗词,几次说他是大才子。”

    隆庆帝沉吟,“铮儿,你说朕该不该整治泰安伯?”

    陆铮淡淡回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些本就是顾家的私事,皇上有心为顾湛出气,夫妻之间的事情,尤其是这样的丑事,顾湛未必想让更多人知晓。”

    “而且陛下对太后娘娘极是孝顺,在事情没明朗之前,泰安伯的名声比顾湛更好。”

    陆铮轻声道:“陛下也称赞过泰安伯,准许他纵情山水,留下更多的名篇诗词。”

    “……”

    隆庆帝脸有点发热,“朕是被他骗了。”

    “文人多情,诗人感情丰沛,若非如此,他们也写不出出色的诗词。”

    陆铮宽慰道:“泰安伯虽同汪氏纠缠不休,对陛下还是忠心的。”

    若是泰安伯就这么倒了,汪氏还敢和离吗?

    收拾泰安伯,陆铮有得是机会,又岂会急于一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