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休夫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什么?休妻?!”

    顾璐本是高兴母亲可以脱离苦海,同泰安伯双宿双飞。

    然而顾瑞带过来的消息竟是休妻!

    同和离性质完全不一样。

    一旦汪氏被顾家休掉,她很难再嫁人了,更不用说泰安伯。

    顾瑞一脸苦涩,蔫巴巴耷拉脑袋,“我想还是让娘早些回府,最近我……我听说父亲时常歇在李姨娘院中,田姨娘吃味不高兴,昨日硬是去堵父亲,可是……父亲依然去找了李姨娘。”

    “他一向荒唐宠爱姨娘,无视娘亲的。”

    顾璐狠狠的说道:“他就是个宠妾灭妻的窝囊废!”

    “四妹!”顾瑞抬起眸子,“你怎么能这么说父亲?怎能凭着自己的臆断就说父亲宠妾灭妻?”

    “我虽是在前院住着,但后宅的事也听说了一些。母亲还在顾家时,父亲虽是荒唐了一些,但每月都会去寻母亲。田姨娘偶尔恃宠而骄,也没了用武之地,父亲根本就没听过田姨娘的撒娇挑拨。”

    顾璐咬着嘴唇,心里认定顾四爷是个渣滓,嘴上却是无力反驳的。

    “我不知道爹娘如何相处,不过娘总是冷冷淡淡的,还时常推父亲出门……这些事难道不伤父亲的心?”

    顾瑞抬高了声音,“四妹,我知道你看不起父亲,觉得父亲给不了你远超姐妹们的宠爱疼爱。可你总是挑父亲的毛病,父亲那样的脾气怎会疼爱你?”

    “你看看六妹妹,她总是笑呵呵听父亲吹牛,也不说父亲任何不是,上次在宫廷宴会,有刺客行刺,六妹既没去救驾,也往太后娘娘身边凑,她只想着……父亲。”

    顾瑞叹了一口气,“你也瞧不起六妹,认为她亲近父亲只是为了过更好的日子。可是在危机关头,她能想到父亲,这一点我就佩服她的。”

    “换做是我,我未必就能去救父亲。”

    顾璐察觉到兄长的失落,同样抬高声音,信誓旦旦说道:“她去救父亲并非是孝心,定是她察觉到什么,特意跑过去的。”

    她总觉得听来的宫宴的变故有些问题。

    一时却又想不通。

    “顾瑶自从清醒后,变得聪明了,也更擅长伪装。”

    “你能在那时候去救父亲?”

    “……”

    顾璐抿了抿嘴角,“不会,我永远也不会救一个看不起,害了我一辈子的人。”

    “哥,我早说过,他不配为人父!为人夫!你别被他欺骗,他从来就只有考虑过自己,从不曾在意儿女们的死活。”

    顾璐坚定对顾四爷的认知,上次画舫没能弄得顾四爷声名狼藉,她不会放弃让四爷背锅的打算。

    “顾家还敢提出休妻?娘亲哪里做得不好?他们顾家不是最讲究礼仪体统?”

    “四妹,你也是顾家的子孙,你姓顾的!”

    顾瑞听着顾璐说这些话都觉得刺耳,父亲和祖母哪会忍得了?

    “你既然把我当哥哥,我也是娘的长子,此事你得听我的,立刻……收拾东西,娘今日必须回去。”

    “祖母心肠是软的,一向觉得亏待了娘亲,只要娘亲在祖母面前哭一哭,求一求,祖母肯定会原谅母亲。”

    顾璐刷得一声起身,眸子深沉,冷冷说道:“四哥想让母亲求祖母?她配吗?不是她偏心,把一个庶出的抱去养,处处同你争锋,顾瑾能有今日?”

    顾瑞:“……”

    他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重新低垂下脑袋。

    “她是不待见李姨娘,帮娘亲压制李姨娘,可她宠爱顾瑾,同亲近李姨娘是一样的,如今连顾瑶都成了她心头肉,在后宅中,谁敢招惹李姨娘?”

    顾璐走到兄长身边,柔声道:“你此时让娘亲回去,苦苦哀求她,以后娘亲在后院里怕是得被李姨娘狠狠压制了,便是田姨娘都未必再把娘亲放在眼里。”

    “顾家后院的腌臜和父亲的荒唐好色已经磋磨多年,四哥忍心母亲再承受更多的责难和磋磨?”

    “我们做她儿女的,不能太自私了,娘亲过得幸福,我们吃点苦也无妨。”

    “……”

    顾瑞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又无奈,“四妹,我也心疼娘亲……可祖母让父亲休妻不是玩笑,娘亲一旦被父亲休掉,汪家也容不下母亲了,你让娘亲避取出寺庙吗?那不是对娘亲更残忍?”

    “顾家说休妻,我还让娘亲休夫呢。”

    “四妹……”

    顾瑞被这石破天惊的话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是不是他听错了?!

    顾璐眸子变了变,“四哥,娘亲才是在这门亲事中受委屈的人,她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被顾家欺负,被丈夫薄待?”

    “如今顾家竟然没有道理就休妻,想逼死我娘,嗯,扶正李姨娘。”

    “祖母从未提过扶正李姨娘。”

    顾瑞额头都是冷汗。

    “她虽然没说,怕也想过,毕竟顾瑾是她的希望,顾瑶也有不错的前程,听五妹说,她不是同冠世侯认识?即便没有冠世侯,我猜顾瑶还会嫁入高门。”

    上一世,顾瑶不就是嫁给了淮阳王?

    “能给他们兄妹抬身份,祖母肯定会去做,只要能让顾家得到好处,祖母牺牲个把孙女也舍得。”

    “四哥,我为何让你努力读书?不是为了讨好谁,而是你有功名,自然会被祖母看中!也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

    顾璐深深吸了一口气,“娘亲的事情我自有安排,四哥不必为娘亲操心,你只要……”

    “只要把题目都研究通透了,定然能高中的,到时候即便你不说,祖母和大伯也会想办法把你过继到大伯名下。”

    “可是大伯母一直在努力为大伯生养儿女,五妹的药很有效。”

    “一个还没有影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大伯父怎么可能对此有期望?何况先过继接连高中的四哥,对大伯父只有好处。”

    “四哥现在还靠着大伯父,以后等四哥站在朝廷上,也无需他了。若是大伯父对四哥好,算了,他是不可能对四哥如同亲生儿子的,万一大伯父有子,四哥可以当众说不要大伯父的财产,把一切都留给小兄弟。”

    顾璐已经打算好了,“就当着皇上和重臣的面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