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爱情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陆侯爷,四爷请您喝酒。”

    之风一直躲在暗处瞄着茶室。

    顾瑶送陆铮出门时,之风快跑过去,直接跪下来:“四爷已经备上了好酒好菜,只等陆侯爷。”

    陆铮笑着点头,“是该同四爷喝几杯。”

    “你别把我爹的话放在心上,今日他在兴头上,少不了显摆。”

    “听四爷说话很有趣。”

    陆铮给了顾瑶一个放心的目光,随着之风赴约。

    之风在前引路,陆铮隐隐听到几段特别的乐曲。

    这段乐曲不是琵琶或是古琴古筝演奏出来的。

    也不是萧和笛子。

    之风同顾四爷混过风月场所,他从未听过这么特别的乐曲。

    乐曲蕴含大气,节奏感很强,中间又有柔和的小调,颇有水乳交融,侠骨柔肠的感觉。

    顾瑶站在不远处,她也是听到乐曲声而赶过来。

    倒不是有意试探陆铮,她呆愣在原地的原因很简单——顾珈到底是怎么把小提琴弄出来的?

    顾珈这么大费苦心只为吸引陆铮?

    是不是有点亏?

    顾瑶不喜欢抱大腿,因为她觉得抱大腿始终不如自己就是大腿。

    当年她也因为理科太差,才选择文科。

    陆铮脚下没停,直接道:“走。”

    之风连忙道:“是。”

    他继续引路,两人身影很快消失了。

    砰,顾珈把小提琴扔到地上,面容扭曲:“活该将来战死疆场!”

    循着音乐躲在暗处的顾瑶听得一清二楚。

    虽然她早就通过顾珈和顾璐等人对陆铮的反应推测出一些端倪,但没想到陆铮的结局竟是这般惨烈。

    她庆幸说动陆铮不再强硬用武力解决部族的争端。

    也许她能让陆铮避过死局?!

    顾珈踩烂了小提琴,愤恨不平离去。

    等到顾家宾客散去时,陆铮扶着消失很久的顾四爷从一旁的花厅走出。

    顾四爷脚下虚浮,他喝醉了,拉着陆铮说个不停。

    陆铮对他颇有耐心。

    顾清除了头疼之外,更多是羡慕老四,招呼长随扶住顾四爷。

    “陆贤侄答应爷的事,可别忘了。”

    “好。”

    陆铮点头。

    “别拿不好的鸟雀糊弄爷。”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顾四爷这是要上天啊。

    “把老四搀回后宅去。”顾清怕酒醉的幼弟再说出惊天动地的话,赶忙道:“让李姨娘照顾他。”

    酒醉这么严重,老四身边不能没人侍奉。

    顾清如今只相信李姨娘能照顾好幼弟。

    顾四爷被仆从抬走,陆铮随即告辞,同方才和顾四爷一起时的谦和不一样。

    他即便笑容尚未收去,依然给人以难以接近的感觉。

    顾清领着顾二爷相送,两人同时默默叹息。

    顾二爷眸子闪烁,“四弟令人羡慕。”

    *****

    汪家,顾璐把泰安伯的礼物摆在汪氏面前。

    湖笔,香墨,宣纸,以及一对鸳鸯镇纸。

    虽然这些东西值不了多少银子,赶不上顾四爷送给汪氏的头面首饰。

    但是汪氏极是喜爱的,一样一样仔细看过,抚摸着鸳鸯镇纸,眸光温柔,脸颊酡红。

    顾璐笑道:“还是泰安伯了解您,本来他想给您写封书信的,又怕书信给娘带来麻烦,他托我转告娘亲一句话。”

    凑到汪氏耳边,顾璐轻声念着泰安伯写得情诗。

    汪氏宛若少女般娇羞不已,眸子明亮,樱唇微张,明艳动人。

    “你等会。”

    汪氏研磨,提起湖笔,在崭新的宣纸上回了一首情诗。

    所用之物具是泰安伯所赠。

    如此一来,这首情诗也分外应景,汪氏道:“你明日送去给他吧。”

    顾璐点头道:“正好明日我同泰安伯府的小姐有约。”

    她已经在为娘亲婚后同继女的关系铺路了。

    同泰安伯的女儿相处得很是融洽,她们都很喜欢顾璐。

    “泰安伯不同于娘,您现在不方便,泰安伯可以保护好娘亲的书信。”

    “嗯。”

    汪氏微微点头,望着天上的明月,“唯愿君心似妾心,不负郎君相思意。”

    她完全沉浸在爱情之中,顾璐缓缓起身,眼里划过几分欣慰。

    她重生后,娘亲不会再遭遇上事的不幸了。

    顾璐不后悔为娘亲操劳,夜深人静时,她也在想自己将来能不能遇见似泰安伯一样,既温柔又痴情的人?

    汝阳王府,安然郡主说道:“母亲为何阻止我和哥哥去给顾家贺喜?整个京城的权贵即便没有亲自登门贺喜,也都派人送去了重礼。”

    “在何小姐和陆侯爷先后去顾家的消息传出后,许多同顾家没有往来的人也都提着礼物登门了。”

    安然郡主看了看父亲汝阳王,“我同顾二小姐也是认识的,她还帮过我,如今她父亲封爵,我本该登门贺喜的。”

    汝阳王道:“你母亲自有道理,不过是个子爵又不是世袭的爵位,本王还没放在眼里。”

    “父亲……”

    “你不要再说了!”

    汝阳王抬高声音,“以后王府不得同顾家有任何关联,世子,你也收收心,本王对你的婚事已有了打算。”

    汝阳王世子道:“儿子同顾二小姐只是泛泛之交并无私情,一切听父亲的安排。”

    “你先去书房等本王。”汝阳王满意儿子表现,“安然也回去歇息,你同顾……顾珊也少些接触,本王很是看不上得意便猖狂的顾湛。”

    安然郡主不情愿嗯了一声。

    顾四爷俊美又显得年轻,风度宛若世家公子,在皇上面前也得宠,比因为应酬而身材发福的父亲更英俊。

    汝阳王常年呆在西南,容貌上同京城的贵公子有所不同。

    他更显得狂野,身高体壮。

    “王爷。”

    汝阳王妃怯生生靠近,轻声道:“世子和安然都很听话,您不必担心他们同顾家纠缠太深。”

    “本王担心不是这个,他们都是本王的骨血,自然听本王交代。”

    汝阳王看着自己的女人,“本王不在意你的过去,可以宠你,让你做王妃,但是本王不希望当年的事被人翻出来!汝阳王府几代经营,王府清誉不能毁在本王手上。”

    “就因为你,本王已经错过同何大人的会面,又错过了冠世侯。”

    汝阳王推开王妃递上来的茶杯,起身一身冷漠离去。

    汝阳王妃呆愣,眼圈再次泛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