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打脸(五)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顾老夫人居高临下望着跪在地上的汝阳王妃。

    背后的太后娘娘和隆庆帝等人看不到。

    汝阳王妃感到顾老夫人的敌意。

    口中说着抱歉,她的目光犹如寒冰。

    说她水性杨花?

    让她不要见怪?

    怎么可能!

    汝阳王妃不服气抬眼同顾老夫人对视,“老夫人没有听过一句话么?人不可貌相,以貌取人,以相貌观人品行本就很荒唐,我虽是西南边陲女子,也仰慕中原博学多才之人,听说中原女子贤惠大方,没想到今日在太后娘娘面前见到了见到了街上以相貌推测人性的”

    “骗子么?!”

    顾老夫人嘲讽般说道:“王妃殿下还请慎言,我虽不是一品诰命,无论是做姑娘时,还是嫁人后,外人许是会说我跋扈倔强,却没一人说我是骗子!”

    “你既是知晓人不可貌相,也定然听过这句话——”

    顾老夫人低头靠近汝阳王妃的耳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我送给你颖嘉!”

    只是一瞬而已,顾老夫人便错开了身体,汝阳王妃面容煞白,好似被雷电劈过一般,呆愣当场。

    太后娘娘极是满意,显然太后以为最后顾老夫人体会到她的本意,喝住汝阳王妃。

    “一家之言,汝阳王妃不必介怀。不过呢,哀家既然有约束命妇的职责,对你出身西南边陲的女子多说两句,往后你住在京城切记轻浮放荡,当以忠贞为念,倘若被哀家知晓你把坏习惯带到京城,哀家丑话说到前面,哀家绝不容同外男私通,红杏出墙的女子!”

    “只要你犯了淫戒,无论谁来同哀家求情,哀家都饶不了你!”

    太后娘娘言语锋利,眸光冷冽,一时之间周围命妇纷纷低头,表示臣服。

    隆庆帝面容闪过尴尬之色。

    不是当日他跪求太后娘娘,再加上陆恒陪着她跪在大雪中,太后娘娘早就赐死镇国公夫人了。

    陆铮更没有机会降生!

    汝阳王妃承受太后娘娘所有的怒火,又独自一人跪在当场,她显得更落魄悲惨。

    然而她的容貌不足以让隆庆帝分辨清楚,倘若顾瑶跪在那里,隆庆帝稍稍想象,只要顾瑶露出求助来,他没准早就同太后再次对峙了。

    这一次他无需跪地恳请太后饶过镇国公夫人!

    “娘娘息怒。”顾老夫人挺身而出,再次屈膝:“汝阳王妃已是知错了。”

    顾瑶暗赞一声,母爱无边,得罪谁也别得罪护着熊孩子的母亲!

    知错用得又是巧妙,又把汝阳王妃钉在乐从耻辱柱子上。

    她有何错?

    还不是轻浮放荡?!

    可较真追究的话,顾老夫人也可把一切都推到她不懂中原规矩惹恼太后娘娘上头。

    不管对错,太后娘娘始终是对的。

    太后娘娘果然收敛怒气,顾老夫人继续说道:“不如娘娘把女戒女则赏赐给汝阳王妃,烈妇传,贞女传也可给她几本。”

    平时顾老夫人从未让自己的孙女读贞洁烈妇的书,现在她故意向太后娘娘建议,只为再让汝阳王妃难堪。

    今日之后,京城命妇圈子都会传遍汝阳王妃不好的传闻。

    安然郡主都快把头缩进胸腔去了,连她只是听着都觉得尴尬丢人!

    无地自容!

    汝阳王妃嘴唇泛着白,眼圈微红,含着满满的泪水。

    太后娘娘再次满意点头,“容尚宫去把哀家亲手抄写的女戒等书取来,赏赐给汝阳王妃,回去好好研读,切勿辜负哀家一片疼你的心思。”

    汝阳王妃尴尬低头:“臣妇遵懿旨。”

    “王妃殿下不叩谢太后娘娘的赏赐么?要知道太后娘娘可是很久没送过命妇亲手抄写的女戒女则了。”

    顾老夫人狠下心时专门往汝阳王妃伤口撒盐。

    汝阳王妃哽咽道:“臣妇叩谢太后娘娘。”

    “行了,你起来退到一旁。”

    太后娘娘吩咐,汝阳王妃接过容尚宫的书卷后,缓缓起身,听到太后娘娘说道:“你过来坐在哀家身边。”

    汝阳王妃心头一跳,不过教训太深了,她不敢再贸然上前。

    果然顾老夫人从她身边走过,坐在太后娘娘旁边。

    太后笑呵呵拉着顾老夫人闲话家常,“若说美人哀家也见了不少,先帝宫里的美人更多,还没见过能比上你孙女颜色好的。”

    “来,顾瑶。”

    “娘娘。”

    太后娘娘直接拽住顾瑶,欣慰打量眼前明艳的少女,“容貌就不提了,只要眼不瞎都看得出她是绝色,哀家也不是肤浅只认容貌,最爱她沉稳的性情,她看起来就是个有福相的。”

    顾瑶低头含笑,温婉大方,昳丽矜贵。

    隆庆帝眼睛直了,不大舒服般身体前倾,陆铮适时给隆庆帝递上了茶盏。

    陪伴太后娘娘的命妇都是识趣的,顺着太后娘娘的话把顾瑶再次称赞。

    顾瑶被一众满头珠翠的命妇环绕,顾老夫人欣慰得意笑着。

    汝阳王妃却只能站在一个小小的角落,倍感失落难堪。

    这不是她想要过的日子。

    “陛下,陛下。”

    “何事?”

    隆庆帝声音有几分不满,看美人看得正暗爽,他如今可不想去处理政务。

    “回陛下,何大人求见。”

    “哦。”

    隆庆帝诧异说道:“让他进来吧。”

    “奴才见过万岁,见过太后娘娘。”

    何大人跪地请安之后,瞥见顾老夫人和顾瑶坐在离着太后最近的位置,稍稍一愣,随即稳住心神道:“奴才回禀万岁的事是关于顾湛的。”

    顾瑶抬起眸子,顾老夫人心头一紧,“祖母别急,最近父亲已很少惹事了。”

    顾老夫人微微点头,握住顾瑶的手,顾瑶感觉祖母的手心都是冷汗。

    “顾湛?他又怎么了?”从隆庆帝脸上看不出喜怒,“是又被谁打了?”

    锦衣卫把顾湛以前的战绩当做笑料呈给隆庆帝。

    他看后对屡败屡战顾四爷异常同情,顾湛也只是从今年才转运了。

    隆庆帝若不认识顾湛,他自然不会管顾湛是否被欺负了,此时他容不得顾湛再被文人骂了或是被勋贵欺负。

    “谁欺负了朕的永乐子?”

    “回皇上,永乐子同汝阳王在国子监大打出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