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打脸(八)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太后娘娘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你的小儿子着实有趣,同你不像,同你丈夫也不像。”

    拽住打算起身请罪又显得颇为尴尬的顾老夫人,太后娘娘笑道:“哀家总算是明白,你家老幺为何得宠了,真真是长孙幼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顾老夫人瞪了顾四爷一眼,无奈道:“让您见笑了。”

    “哀家许久没这么开怀了。”太后娘娘直接招手,“顾顾湛?”

    顾四爷一脸费解,清澈明亮的眸子转悠了一圈,好似询问太后娘娘为何大笑?

    他哪里得太后娘娘欢喜?

    “臣是顾湛,是皇上册封的永乐子爵。”

    顾湛跪在太后娘娘面前,忠臣耿直派头仍然十足。

    女子相貌出众占有优势。

    男子亦然。

    顾四爷本身就很英俊,是太后娘娘偏爱得意的相貌,同寻常纨绔子弟浑浊萎靡的眸子不一样,他双眸清澈纯粹,正气凛然。

    从不觉得吃喝玩乐有错的顾四爷岂会有耗费浪费生命的羞愧感?

    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皇上圣旨上就是臣复述的,您若不相信,臣立刻回去,从祠堂把供奉的圣旨取回来。”

    “相信,相信,哀家相信。”

    太后娘娘抬起手宛若长辈一般一根指头点在顾四爷的额头上,“你让哀家涨了见识,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妙人,莫怪你娘是舍不得亏待你,你长兄把你当做儿子疼爱。”

    “皇上见过似顾湛的人?”

    “除了他之外,谁不会把礼部写的溢美之词当回事。”

    隆庆帝玩味摇头,仿佛拿顾四爷没有任何办法一般,“朕封了不少的勋贵,只有这次封顾湛,朕觉得值了!”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顾瑶,眼里划过惋惜,美人,他也只能看看了。

    摊上顾四爷这么个皇亲国戚,隆庆帝得多闹心?

    后宫前朝还不得被顾四爷弄得乌烟瘴气?

    隆庆帝自信不会让宠爱后宫美人而影响前朝,不会让朝廷上出现皇亲国戚干政的状况,然而他对顾四爷没了把握!

    不是怕顾四爷干政,而是害怕顾四爷胡闹。

    敢做顾四爷女婿的人都要有一颗耐性极强的心脏。

    也就是顾瑶出落的漂亮,否则她有顾四爷为父,怕是得老死在娘家!

    “哀家也觉得他当得起永乐子的封号,永乐,皇上封号给得恰当。”

    太后娘娘爱怜看着顾四爷,“容尚宫快去拿些外伤药来,啧啧,真是可怜的,眼圈都被打黑了。”

    “汝阳王,你下手太重了!顾湛一直长在京城,同你西南那边的蛮人不一样,往后你再欺负顾湛,哀家可不答应。”

    汝阳王:“”

    谁欺负谁?

    他受伤比顾湛严重。

    打架时躲在国子监忌酒身后,入宫后又躲在太后娘娘身边,顾四爷,你的脸呢?!

    能赢,要脸作甚?!

    顾四爷回了汝阳王一个彼此明了的眼神。

    靠家族吃饭,靠母亲维护,他从不觉得丢人啊。

    能攀上太后娘娘,你以为爷会为尊严而放弃么?

    别逗了!

    顾四爷扬起受伤的黑眼圈,“不怪汝阳王,是臣学艺不精,有一分忠君之心,却没有杀之能,让太后娘娘看了笑话,忧心臣是臣太不争气了。”

    往常这么一说,无论他闯祸多严重,顾老夫人都不会计较了。

    哄老太太开心,顾四爷也是个高手。

    皇子皇孙在太后娘娘面前毕恭毕敬,隆庆帝从小就有主意,先帝对生下皇子要求很严,从皇子降生就不曾同生母相处太长时间。

    隆庆帝做皇子时对生母只是晨昏定请。

    熬到儿子登基,她尊为太后,隆庆帝一直防范太后娘娘干政。

    虽然隆庆帝很孝顺,但帝王和太后的母子关系总有几分的隔阂和戒备。

    何况隆庆帝也不会似顾四爷这么没皮没脸在太后娘娘面前撒娇。

    太后娘娘今日受到顾四爷另类的甜蜜暴击,一时间觉得自己又养了个小儿子似的。

    现在还在的王爷也只有恒亲王敢在太后娘娘面前多几分随意,然而恒亲王的生母还健在,虽然定太妃同太后娘娘关系尚可。

    两人年轻时也曾联手抗衡过先帝宠妃,但都是后宫妃嫔,又岂会宛若亲姐妹?

    顾湛完全无需让太后娘娘顾虑太多。

    容尚宫亲自拿来最好的外伤药,太后娘娘打开药盒,打算亲自给顾四爷上药。

    “不行,娘娘。”

    “无妨。”

    太后娘娘轻笑:“别动,哀家已经很少给旁人上药了,手有点生,你乱动,哀家怕碰到你眼睛。”

    顾湛一动不敢动,嘴却没闲着:“娘娘以前经常为陛下上药吧。”

    太后娘娘手稍稍一顿,正好同隆庆帝目光碰到一起。

    莫名母子两人同时想到在先帝后宫时那段艰难的日子。

    先帝宠爱的女人不是如今的太后娘娘。

    “皇上年少时倒是挺淘气的,后来也是因为不打不相识,皇上结识了陆恒,变得沉稳了。”

    “臣一直就没稳重过,一直让母亲操心。”

    顾四爷有几分尴尬和羞愧,顾老夫人一听这话,心都快化了。

    隆庆帝感慨般叹息,“当年没有陆恒和皇后,朕怕是也不会得先帝偏爱,把江山重任托付给朕。”

    太后娘娘眸子微沉。

    “少年夫妻自然格外不同。”

    顾四爷微微垂头,顾瑶连忙上前接过太后娘娘手中的药**,“多谢娘娘为家父上药,家父脾气耿直,对早逝的嫡妻颇为思念。”

    “朕记得顾湛说对发妻没太深的记忆。”

    隆庆帝唇边噙着一抹玩味,“到底是你爹说慌欺君,还是你欺骗太后娘娘?”

    顾瑶:“”

    顾湛张了张嘴,好半晌憋出一句话,“陛下您别为难臣家丫头啊,她她哪里懂得臣的心思?臣的发妻去世时,她还没出生呢,等她出生,臣一直在外也没时间教导她,她听她姨娘说过几句,又是个单纯的丫头,最是向往夫妻白头到老的爱情。”

    “她要不是太蠢,也不会被东平伯世子给骗了。”

    “臣有愧啊,似臣这么聪明干练竟然养出了傻丫头!”

    顾瑶很想把手中的药**扔顾四爷一脸。

    这货绝对不是亲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