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赏罚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汝阳郡妃一番话让他从亲王爵贬到郡王爵,尚且有再起的机会。

    隆庆帝倘若相信顾湛的诬陷,汝阳郡王府离抄家夺爵就不远了!

    汝阳郡王此时顾不上同顾湛的新仇旧恨,直挺挺跪下:

    “陛下明见,臣父,臣祖父世代忠诚皇室,为太祖先帝镇守西南,从未有过不臣之心。臣继承祖父父亲遗志,不敢有过任何大意放纵,对陛下忠心耿耿,今日臣去国子监是参加文会”

    “好了,好了,汝阳郡王不必解释,朕还不相信你吗?”

    隆庆帝笑容和蔼,越过跪地的顾湛,主动搀扶起汝阳郡王:

    “顾湛就是个顽主,朕岂会相信他的话而怀疑国之重臣?”

    汝阳郡王后背渗出更多的冷汗。

    他可一点都没有放心的感觉,反而汗毛不自觉的倒竖,头上好似多了一口随时会落下的铡刀

    隆庆帝的脾气莫测,很少有臣子猜得到他真实的意图。

    隆庆帝笑着对待你,不代表信任你,不代表他不曾怀疑你!

    相反他怒目而视不代表治你于死地。

    隆庆帝回身踢了踢跪地的顾湛:

    “陷害当朝郡王,你有几颗脑袋够砍的?朕看朕对你着实太好了,纵得你无法无天,你娘送你去国子监读书,不是让你去同人打架!”

    “国子监的文人称赞汝阳郡王军功也是朕默许的。这些年西南安稳,虽然朕也给了他支持粮饷,主要还是汝阳郡干练赤诚。”

    “陛下”

    汝阳郡王表忠心的话憋在口中。

    从地上爬起来的顾四爷又被隆庆帝一巴掌拍趴在地上。

    隆庆帝背对着汝阳郡王,眼见着愁眉苦脸的顾湛,轻轻勾起嘴角,语气却很严厉:“再敢污蔑当朝郡王,朕摘了你的脑袋!”

    顾四爷吓了个哆嗦,不情不愿说道:“臣遵旨。”

    他怂了!

    同皇上较劲不是作死吗?

    他可是聪明机灵的顾四爷。

    汝阳王被贬谪成郡王,已经很让顾四爷满意了。

    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同汝阳郡王斗下去!

    隆庆帝黝黑的眸子闪过一丝满意愉悦。

    何大人在旁羡慕得都快哭了。

    亲家这是什么运气?

    就亲家方才那番话是个人都听得出假大空,没一点真凭实据,典型就是小人诬陷当朝王爷。

    即便皇上对汝阳郡王疑心,此时为稳定西南也会明面上安抚汝阳郡王。

    就如同方才皇上对汝阳郡王的和善可亲。

    倘若那番话不是出自顾四爷之口,换个人皇上一准让诬陷汝阳郡王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隆庆帝踱步回到太后娘娘面前,琢磨良久,才开口:

    “命妇的婚配休离,朕无意插手多言,当交给母后处置,不过朕觉得汪氏不遵妇则,上不孝婆母,下冷落儿女,又仗着汪家清贵不敬不顺丈夫,她不配永乐伯夫人之位!”

    “永乐子。”顾四爷立起耳朵,眸子晶晶亮,“臣是永乐子”

    “朕金口玉言。”

    隆庆帝笑呵呵道:“便宜你了,永乐伯!”

    “臣叩谢陛下隆恩。”

    顾四爷正式甩了甩衣袖,一本正经跪地谢恩,纨绔子弟并非不懂礼数规矩。

    隆庆帝认为顾四爷行礼完美无缺。

    “何卿,你随朕去御书房。”

    隆庆帝对锦衣卫指挥使道:“你们也一起。”

    “臣遵旨。”

    走出一步,隆庆帝又停下,意味深长说道:“顾湛的话,朕不相信,不过汝阳郡王也当谨慎少见外臣旧部。”

    “皇上您忘了,方才您罚他闭门思过半年,罚俸三年。”

    顾四爷果断提醒道,“臣觉得半年是不是少了点?还不够汝阳郡王认识到错误嘞。”

    汝阳郡王:“”

    他最大的错误就是娶了顾湛的发妻。

    最后悔就是没有趁着顾湛尚未混出头时,派人杀了顾湛!

    谁能想到他十几年后再回京城,昔日浪荡子变成在皇上面前甚是得宠的永乐伯!

    隆庆帝点头道:“汝阳郡王府家大业大,不在意这三年的俸禄,罚俸改为十年,朕会把这笔俸禄银子全部发放到西南,资助西南兴办学堂善堂。”

    “你可愿意?”

    “陛下善举,臣愿意一辈子不领俸禄。”

    汝阳郡王表态,他耳边传来顾四爷的声音:

    “陛下就成全汝阳郡王终生罚俸吧,俸禄银子对他来说是负担,陛下罚他的银子给更需要的人以减轻汝阳郡王的罪过,您这是为他着想,汝阳郡王会感激陛下一辈子!”

    顾瑶深深吸气,她怕自己笑出声。

    太后娘娘提着帕子捂嘴掩饰闷笑。

    顾老夫人等人肩膀一颤一颤的,忍笑极是辛苦。

    隆庆帝瞥见汝阳郡王漆黑愤怒的脸色,龙心大悦,玩味般问道:“你把俸禄捐出来怎样?朕也帮你施舍给穷苦之人。”

    “陛下,臣同汝阳郡王不一样,您也知道臣有三儿四女,他们婚嫁臣都是要出银子的,而且臣吃着家里的,用着家里的,以前没官职爵位,大哥和母亲不会挑理,现在臣可是顾家子弟中爵位最高的人,再不给家里银子,说不过去了啊。”

    顾四爷苦着一张脸,“其实您给臣的俸禄都不够臣花的,每次臣都是厚着脸皮管三哥要银子,三哥不给,臣只能去求母亲了。”

    “臣可不是掌握西南财权十几年的汝阳郡王,臣以前过得都是捉襟见肘的日子,到现在女儿的嫁妆还没攒齐全。”

    西南财权?!

    顾瑶暗暗竖起大拇指,顾四爷时时刻刻不忘黑汝阳郡王一把。

    她怀疑顾四爷再同隆庆帝见几次,汝阳郡王还有命吗?

    “你儿女的嫁妆,朕帮你出了。”

    隆庆帝拍了诉苦的顾四爷肩头,“以你花钱如流水的习性,朕也不敢多给你,让你这么大人去找你母亲要贴己银子,朕都觉得丢人,朕加赏你双俸。”

    “皇上受人予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即便双俸都不够永乐伯使。”

    何大人说完后,低头想着自己不是为了顾四爷,是为了阿娇!

    他决不能让顾四爷因缺银子而动用阿娇的嫁妆!

    “他已经是永乐伯,朕特许他从内务府营生中挑一项分红。何卿家帮他安排,别挑太赚钱的,朕不想纵出一个整日花天酒地的永乐伯!”

    “臣遵旨。”

    何大人快速盘算内务府哪一项买卖最赚钱?

    最适合顾四爷入股?

    这可是关系到阿娇将来在婆家的生活质量,他做爹的必须徇私,不能不慎重。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