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维护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顾瑶进门就听到顾老夫人这番话。

    真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顾老夫人把顾璐突然出现的意外变成再次为顾四爷洗白,甩锅汪氏的好事。

    无论顾璐能否争出汪氏和顾四爷谁对谁错,顾四爷休妻且对汪氏所出的女儿顾璐族谱除名,不会再惹任何的非议了。

    再没人说顾四爷心狠无情。

    同时他是因为奉懿旨休妻也会深入人心。

    正堂上,顾清一脸尴尬,狠狠腕了一眼在外吹嘘的顾四爷,生养得好女儿!

    “你怎么这幅打扮?还不回去梳洗换一身衣衫?”

    虽然婢女同顾璐身形相仿,但在细微出还是有差距。

    婢女的衣裙紧绷,很是凸显出顾璐纤腰大胸。

    顾璐到底当顾家小姐,在吃食补品上不是婢女能比的。

    她的身段凹凸有致,酥胸因为紧绷的衣裙而更显高耸丰满。

    顾璐冷着面孔,一身的悲凉绝望,黑墨的眸子夹杂着刻骨的恨意:

    “我哥才嫡长子,为何你领着代客的人是庶孽?这几年我对大伯父和大伯母一直孝顺恭敬,难道都换不回你们真心相待?”

    “难道你就不曾感激我去年不是我提前暗示你,你怕是早就被孟良一案牵扯进去了。”

    “我只想跟着娘亲,并不在意顾家的一切,帮你也不求你的回报,只希望你能正眼看我哥哥,一颗心不至于完全偏到庶孽上头。”

    “今日我被顾家拒之门外,本想着转身离开的,可是我放不下我哥哥。”

    顾璐抬手指着顾清,“你们都忘了明天我哥还要考试,这时候大肆操办酒宴,就没想过会打扰我哥复习温书?同样是顾家子弟,顾四爷的儿子,为何不给我哥和顾瑾公平竞争的机会?”

    “你们的心都不会痛吗?!就那么看低我哥哥吗?”

    顾清面色阴冷,宦海沉浮这些年,从来还没人指着他的鼻子说自己的不是。

    他脾气沉稳,但不意味着没有脾气。

    去年孟良一案,顾清的确因为顾璐收益良多。

    如何针对孟良,如何取悦揣测隆庆帝的圣意都需要顾清费劲心血谋划。

    总不能凭着顾璐一句话,所有功劳都归到她身上去。

    何况顾璐根本就不明白孟良案子的实质。

    她只说孟良是收受贿赂,贪墨粮饷才被隆庆帝处斩的。

    真实的原因是孟良牵扯到皇家密辛,泰安伯的岳父是如何被夺爵的?

    一个王爷即便君前失仪不至于被夺爵圈禁。

    泰安伯的郡主夫人病逝也未必就没有原因。

    这一切隆庆帝怎么可能让百姓知道?

    隆庆朝自然有贪官死在断头台上,真正处死的贪官大部分都不是因为贪墨银子。

    “顾大人,本世子见她说得可怜,顾家诗礼传家,应该不是过于偏心庶子的人家,不如把永乐伯的嫡子叫出来,让我们见一见。”

    顾璐欣喜看过去,还是有人支持任何自己的。

    坐在主位上的青年俊美沉稳,一双眸子黑亮仿若璀璨的星辰,鼻梁挺直,齿白唇红,矜贵昳丽。

    镇国公世子?!

    她方才只注意顾清,并没有留意过坐在勋贵最显耀位置的镇国公世子陆峰。

    镇国公陆恒所有儿子的名都含有山字,唯有陆铮特殊。

    陆铮的名字是隆庆帝赐下的。

    陆恒都没有资格更改。

    顾璐抹去眼角的泪水,向镇国公世子点头道谢。

    倔强又脆弱的少女令镇国公世子微微一怔。

    “世子爷见谅,不是伯父不遵世子吩咐,而是四弟在后院温书,祖母怕外面的热闹打扰四弟用功,特意把远离正堂的院落收拾出来给四弟使用。”

    顾瑾不紧不慢,不卑不亢,沉稳说道:“祖父当年就是在落瑛院养老的,这些年也只有四弟有福气住进去。”

    顾璐:“”

    “顾小姐。”顾瑾深沉眸子望向顾璐,“你是怎么混进顾家门的?我顾家的事还无需向外人解释!”

    一句顾小姐令顾璐心生寒意。

    前世,儒雅的顾瑾在众多紫衣阁臣簇拥下缓步走向皇宫。

    她只能远远的看着。

    拥立幼主,摄政天下。

    顾瑾将来完全站在了权臣的顶峰,狠狠压制至高的皇权。

    即便顾璐不甘心,此时她也得承认自己的哥哥许是追不上顾瑾了。

    她已经是顾家的外人了。

    顾璐泪水滚落,镇国公世子陆峰皱了皱眉,道:“到底她也是永乐伯的女儿。”

    “爷没有不顾礼数的女儿!”

    顾四爷冷着脸走进来,无情道,“不分青红皂白一味的指责,母亲还真没看错你,看错你娘!爷有几个儿女,纵是庶女也都是知书达理,明辨是非,唯有你眼里只有爷亏待了你,只有你哥顾瑞!”

    “来个人去把顾瑞叫出来,省得脑袋不清楚的人以为爷会杀害自己的儿子。”

    随从不敢动弹。

    顾四爷直接扔了茶杯,“爷也命令不动你们了?”

    镇国公世子陆峰脸色一僵,这茶杯好似甩给自己看的,顾湛太不给他面子了。

    顾湛眼中是不是没有当朝第一勋贵镇国公府?

    一直顺风顺水的镇国公世子立刻起身,“永乐伯”

    陪坐在镇国公世子身边的勋贵大多起身,他们同文臣不是一个圈子。

    不是顾湛封永乐伯,他们多是不会亲自登门贺喜。

    顶天会送一份贺礼。

    毕竟随着老侯爷的故去,顾清走科举入仕,勋贵圈子已经完全把顾家排除在外了。

    镇国公在勋贵圈子举足轻重。

    他对永乐伯不满,勋贵们自然而然会站在陆峰一边。

    顾四爷面上还闪过慌乱,他能清晰感到镇国公世子的怒气。

    他俊脸绷得紧紧的,暗暗掐着大腿,就是怂也要多撑一会儿。

    “大哥,父亲派你来是为贺喜。”一道淡漠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别为一点小事惹世叔不快。”

    冠世侯陆铮出缓步走进来。

    他唇边噙着亲近的微笑,俊美无匹。

    陆铮拱手道:“小侄贺四叔封爵之喜。”

    顾四爷好似找到了主心骨,心头狂喜,放心了,有陆铮在,没人再敢威胁他。

    然而顾四爷面上淡淡的,道:“你来迟了,一会儿罚酒三杯。”

    陆铮笑盈盈应了,“当罚,当罚。”

    他虚扶顾四爷,“容我帮您引荐诸位爵爷。”

    还站着的勋贵此时满脸的堆笑,有人主动走上前来同顾四爷攀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