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初恋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方母气得差一点摔倒,面色阴冷深沉,眸子闪烁着浓浓的不悦和恨意。

    顾璐正在重生后最狼狈最无助之时,方展突然出现令顾璐残破冰冷的心瞬间被温暖了。

    失去顾家并非她表现出来的平静。

    她拽着哥哥顾瑞跨出顾家大门时,重生后从未有过的恐慌涌上心头。

    仿佛前面有很多艰难险阻等着她,而她再没有任何栖身之地,没有一个安稳的家了。

    哪怕顾璐在外凭着先知先觉经营出一番势力,此时骤然离开顾家,她隐隐觉得不安。

    毕竟前世她是从顾家长大出嫁,嫁到了另外一座府,从未似现在身单力孤。

    方展最是见不得女子落泪,何况顾璐也是一位清丽文雅的美人。

    又是他爱慕的小师妹之女,同青春年少的小师妹汪氏像极了。

    方展率先扶起故作坚强的顾璐,眼里常满怜惜,“别怕,有我在呢。”

    顾璐眼泪如同崩溃的堤坝滚滚流淌,鼻间微红,“方伯伯怎会总是在我最难时候出现呢。”

    上一世,她就是被顾家拒之门外遇见的泰安伯。

    他宽慰自己,鼓励自己,甚至送她回婆家,警告丈夫不可再欺辱辜负自己。

    那时候她对丈夫已经绝望,武夫哪里会动她的心思。

    泰安伯的仗义执言,她铭记于心,在他身上,她感到了父爱。

    此时此刻又是泰安伯出面帮了她!

    顾璐哽咽道:“倘若我是你女儿就好了。”

    方展更为心疼,“我早就说过把你当做女儿看待,璐璐,以后没人能再欺负你。”

    脆弱又坚强,渴望被疼爱的女孩子,他如何舍得下?

    方展同顾璐对视,一人心疼,一人仰慕,彼此久久难言。

    一旁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难怪顾家会把顾璐赶出去家门,这也太就算是嫡亲的伯父,做侄女也得顾及一二。

    顾璐一直是汪氏养大的。

    前世她敏感多思,纤细温柔,如同娇花一般,需要爱情的滋润,需要丈夫捧在手心。

    方展忍不住回忆起那段美好单纯的日子。

    他同小师妹总有说不完的话,谈不完的诗词歌赋。

    在落樱树下,他们坐在同一张古琴后,两人四双手一起波动琴弦,明明没有任何交流,他们只需要彼此对视一眼就能明白下一个音节。

    偶尔小师妹抚琴,他会站在旁边旁边,少女含笑,落樱纷纷,一切如同一幅隽永的画作,充满诗情画意。

    方展以为自己一辈子会同小师妹做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仙眷侣。

    然而父亲突然病逝,让方展品尝到世道的艰难,为顺利承袭爵位,为入不敷出的伯府,他只能舍弃温柔雅致,才华横溢的小师妹,舍弃他的清高,去陪脑满肠肥的官吏饮酒作乐。

    他同自私自利眼里只有铜臭的商人们商谈合作。

    纵然他压抑自己的厌烦,抛弃他崇高的理想,依然无法得到满意的结果。

    承爵旨意依然遥遥无期,没有疏通的人脉,纵然他是世袭伯爵,请封的折子只能在内阁中落灰,而无法顺利承给刚刚登基的隆庆帝。

    他被粗鄙低贱的商贾欺骗,不仅没赚到银子,反而被坑了一大笔钱。

    商贾还嘲笑他是傻瓜。

    万般无奈之下,方展只能听从母亲的安排娶了倾慕他文采和俊美相貌的郡主为妻。

    他成亲时整个人似死掉了一般。

    王府郡主性情倨傲蛮横,不如小师妹温柔可心。

    而且郡主的相貌比小师妹差了很远。

    不是所有的公主郡主都是美人!

    他被郡主管得死死的,哪怕在书房偷偷描绘小师妹的画像,郡主都要大闹一场,大吵一顿。

    他渐渐变得顺从,郡主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在书房读书的日子越来越多,在得知小师妹嫁给有名的纨绔子弟顾湛为续弦后。

    他几乎是绝望了。

    更为恼恨郡主。

    然他不敢对郡主不好,只能躲在暗处舔舐上伤口,书写诗词排解自己的苦闷。

    他会特意路过顾家,只为隔着大门遥望在深宅中的小师妹一眼。

    偶尔他同顾四爷在外碰到,眼见顾湛花天酒地,他会心疼小师妹,为得到小师妹的消息,他刻意同顾湛交往。

    一个清高的才子伯爵同一个家族米虫一起喝酒,天知道他受了多大的委屈。

    顾湛满嘴胡言乱语,他看不起顾湛,甚至顾湛说他的诗词写得不错,他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侮辱。

    顾湛懂得诗词么?

    他期望小师妹见到自己的心意,便鼓动顾湛购买诗词送给汪氏。

    同书斋合作,方展把自己的情诗夹在顾四爷购买的诗词画作中,以顾湛的眼界永远也看不透其中的玄妙。

    他期望小师妹记住自己,也期望小师妹明白他从未忘情。

    “展儿,不把倒地的人搀扶起来吗?”

    方母后脚赶过来,看到遥遥相望的两人,死死咬着牙根,控制扇顾璐一巴掌的冲动。

    同她娘一样,又是个勾引男人的贱货!

    顾璐突然想到自己哥哥还躺在地上,抹去泪水道:“方伯伯送我和哥哥回先去城东的凝脂阁吧。”

    没同大舅和外祖父交流,顾璐不敢贸然把哥哥带回汪家去。

    待到顾瑞高中,外祖父就不会再生她的气了。

    顾璐拿定主意趁着这段时日好好劝说外祖父和大舅,“方伯伯,我有一个消息告诉你。”

    本是怒气中烧的方母慈爱上前扶住了顾璐,“可怜的孩子,你爹着实太狠心了。”

    顾璐对慈眉善目的方母印象很好,泰安伯偶尔提起方母,也多是说方母是一位慈母。

    能养出温润如玉的泰安伯,方母绝不是顾家老太太般无情偏心。

    “去凝脂阁成吗?不如先去我府上?”

    “不用了。”

    顾璐感激说道:“那处本就是我的产业,顾家人都不知道的。”

    方母笑容更浓了几分,“展儿还不快扶他们上马车?”

    凝脂阁可是京城最为赚钱的胭脂铺子,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听说凝脂阁背后还有勋贵王爷支持,即便有人惦记凝脂阁的脂粉方子,也没人敢对凝脂阁不利。

    方展勉强抱起顾瑞,一行人上了马车,方展暗暗庆幸不用去顾家送礼赔罪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