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愤怒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方母眼前一亮,挤开明显不情愿仿佛无意施恩何大人的方展,热情拉着顾璐的手:

    “到底是世家大族养大的小姐,这见识,这品貌同寻常小姐就是不一样啊。”

    顾璐脸颊微醺,浓密团扇般睫毛扇动,好一个钟灵毓秀的俏丽少女。

    方母有一瞬的惊艳之色。

    然而她从未把顾璐当做孙媳妇的人选,哪怕将来顾瑞顺利入仕,甚至占据高位,她也不会让顾璐嫁进方家的。

    被家族驱逐的女孩子不够资格般配方家子弟。

    倘若她想得到顾璐握在手中的银子和好处,可以用关爱顾璐,疼惜顾璐,无须把顾璐娶进门。

    方展再次觉得顾璐同小师妹太过相似,顾璐身上有小师妹没有的骄傲。

    不过他并不喜欢顾璐提起施恩何大人的事,女孩子本就不该关心俗物。

    顾璐抬起明亮的眸子,“一切等我哥放榜以后再说,毕竟想要施恩何大人总要有个适当的时机,有些话现在说出来就不灵了。”

    “璐姐儿,我不希望你帮忙,更不希望你被这些庸俗所困扰,我只想给你宁静安宁的日子。”

    方展轻轻摇头,“当日我无法保护小师妹,这次我只盼着小师妹的悲剧不在降临你身上,倘若将来你婚后过的不好,我会心痛心痛致死的。”

    方母差一点把舌头咬碎,怔怔望着面前陌生的儿子!

    她确定儿子方展此时对顾璐没有男女私情,只是疼惜晚辈,但是这番话被人听去,少不了给方展扣上一个勾引女孩子的罪名。

    汪氏是贱人,勾引儿子且让儿子这些年阴郁多愁的贱人!

    她生的女儿是小贱人!

    方母觉得自己儿子碰见汪氏母女就变得不正常,似被下了降头一般言行失当。

    顾璐却是一脸感动,对方展更为依恋信任。

    前世的顾湛可从来没为她着想过,也没说过这样动人关心儿女的话语。

    她明明不想嫁给武夫,顾湛却说武夫适合她。

    而新婚三日,丈夫就随军出征,把她一个人扔在府上,惹了不少人的笑话。

    一走就是五年啊。

    她独守空房,没人关心过她一句。

    当时她同娘家关系还没闹僵,她回娘家去看望汪氏时,顾四爷竟然问她为何不去边关找女婿?

    这是当父亲该问的话?

    明明应该是顾四爷为女儿幸福费心把女婿调回京城呀。

    她身边不少的武将妻子娘家都是这么做的。

    只有娘家低微的女子才会跑到边关去。

    倘若她是方展的女儿,即便她又嫁给前世的丈夫,方展也会想尽办法帮她把丈夫弄回京城。

    别说顾家当日没有能力办到,毕竟当时顾瑾已经崭露头角了,顾清也在内阁站稳脚跟,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可他们谁都没帮自己,眼见着她一个人在婆家空耗岁月,等到丈夫好不容易荣升回京,他身边已经跟着一个小妾和庶子了。

    她怨过哭过,可顾四爷面都没露,娘家传话让她接受忍耐。

    “方世伯千万不要这么说,您同我娘有多年的情分,对我也有疼爱之恩,我和生父只有两看两厌,今生再无可能和解,在您身上,我感到了缺失的父辈疼爱。”

    顾璐眸子望着方展,“您被夺爵,失宠于太后娘娘,未尝没有顾湛的原因,我仔细想过,他入宫一趟就能提升爵位,又得了太后娘娘的旨意休掉我娘,他怕是在太后跟前没少尽谗言。”

    方母闻言眼里闪过浓浓的恨意,总算找到算计方展的人了!

    “怎么会是顾湛?”

    方展大为吃惊,仿佛一只蚂蚁突然一脚踹倒大象,“他应该没那么大的本事,我记得在宫中,他宛若丑角不要脸面在皇上和太后跟前耍宝,只为了一点点的铜臭便扔到节操小师妹跟了他这么多年,太委屈了。”

    顾璐真诚说道:“倘若您因为钟情我娘被顾湛报复,被顾家刁难,你可会后悔?”

    方母额头冷汗淋淋,这丫头莫不是疯了?

    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前脚才说方展夺爵是顾四爷的原因,她如何还能让儿子同汪氏母女纠缠?

    她也不是傻瓜,看得出眉眼高低。

    方家风雨飘摇,而顾家渐渐显贵,方家拿什么抗衡顾家?

    方展道:“你还不相信我么?当初我错过了一次,让我们彼此痛苦了十多年,上苍既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怎会再辜负小师妹?”

    “我同小师妹情投意合,又无欲无求,我本无心仕途,也不愿意时常入宫给太后献上诗词,不是先妻几次相逼,我岂会做讨好太后的诗词?”

    “诗词是高贵的,是诗人的情怀,是诗人的傲骨,而不是邀宠求富贵的工具。”

    “我已经受了几次侮辱,以后无需再勉强自己了。”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才是我和小师妹共同的向往!”

    方展突然有了终于从污秽肮脏的俗物中脱身的感觉。

    以后他只需要同小师妹写诗论画就好了。

    顾璐喃喃说道:“我娘终于等到了,她等到了。”

    突然一只拳头重重砸向方展,一声怒吼打破马车里淡淡的宁静暧昧,“你竟然肖想勾引我娘?竟然侮辱我父?!”

    “哥哥!”

    顾璐惊呼,连忙阻止暴怒不已的顾瑞,“你冷静一点,这不是方世伯的错!也不是娘的错!”

    虽然顾瑞因为体弱力气不大,但因为突然袭击,方展正在诉说自己的志向和对小师妹的无悔深情,他来不及躲闪。

    顾瑞的拳头砸在他鼻子上,方展感觉鼻子一热,血流直流。

    方母一瞬间扑向方展,愤恨看着顾瑞兄妹。

    贱人生的贱种!

    顾瑞不似顾家子弟的相貌,又被永乐伯赶出家门,汪氏勾引方展,方母隐约觉得许是顾瑞并非顾家人。

    否则顾家如何也舍不得已经站住了子弟。

    当然顾瑞兄妹也不似方家人。

    毕竟当年郡主看管方展可是很严的,别说同汪氏偷情,就算方展同哪个小丫鬟多说几句话,郡主都是要闹的。

    顾瑞还想再揍方展几拳,却被顾璐死死拦住,问道:“你也知道知道他勾引娘亲?”

    “哥哥怎么不明白,他们本来就是有情人,娘亲离开顾湛才能得到幸福啊。”

    啪,顾瑞使劲浑身力气重重抽了顾璐一记耳光,“下贱!”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