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深渊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一巴掌打愣了所有人。

    顾璐不敢置信望着自己一母同胞兄长,在前世总是尽量维护的哥哥,今生竟然打了她?

    她不愿意相信,也不肯相信。

    这记耳光不是重生后顾璐挨得第一个巴掌,却是最为让她伤心的一次。

    他的哥哥还说出了下贱这两个字。

    重生后,她虽然也有意扶持外家,但所有的心思都用子了娘亲和顾瑞上头。

    她为顾瑞能顺利过继长房去讨好去奉承大伯母,去书房提示大伯父朝廷动向。

    其实顾璐并不喜爱朝廷纷争,也不喜欢同命妇们应酬勾心斗角。

    她的性情随了汪氏,只是没汪氏那么有文采,她苦心经营生意除了让自己有自保的势力外,也是想积攒一些银钱。

    汪氏一辈子没掌过家,没为银子发愁,可顾璐在婆家起起伏伏,随着丈夫战功卓著,她的诰命品级也是节节攀升。

    当年她嫁过去时,婆家可没后来显贵,她眼过婆母捉襟见肘为银子发愁。

    她在顾家衣食无忧,可嫁人后,尝到了生计的艰难,

    缺银子肯定不行!

    重生后顾璐用了婆母教过自己的做胭脂水粉秘方开办凝脂阁。

    “哭,你还有脸哭?你知不知你在做什么?母亲被你毁了,被你彻底毁了。”

    顾瑞愤怒,后悔,痛苦,悲凉:

    “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妹子?若不是你……不是方展,娘亲还是父亲的正妻,现在她会坐在顾家正堂受人奉承,她还是永乐伯夫人。”

    “我也还是永乐伯嫡子。”

    顾瑞病弱的脸庞浮过几许不正常的绯红,看着苍白稚嫩有无力的手掌,“现在我是什么?顾家弃子,没有家族的弃子!”

    “哥哥。”

    顾璐被顾瑞落魄萧瑟吓坏了,顾不上脸庞疼,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顾瑞:

    “没有人敢说你是弃子,咱们自立门户也是好的,哥哥,别气,别急,我一定会让你把顾家踩在脚下,让顾瑾这辈子都只能仰视你。”

    即便在前世顾瑞同嫂子拌嘴且眼见顾瑾风光无限,顾瑞都没似今日这般仿若行尸走肉没有灵魂。

    “三哥,顾瑾?!”

    顾瑞眼里多了一份神采,手掌捂着眸子,哽咽道:“怎么能比不过他呢?我现在连他影子都看不到了,三哥天分比我好,又不比我懒惰,而且他现在是谁?永乐伯的长子,顾氏一族继承人,说是宗子都不为过。”

    “而我呢?被顾家逐出宗族的不孝子,人人都会戳我脊梁骨。”

    “我不会让顾家把罪名加在你身上,哥哥是无辜的善良的。”

    “有个红杏出墙的母亲,我还需要别的罪名么?”

    顾瑞痛苦失声,“你好傻啊,顾璐。我宁愿……宁愿做小妾养的儿子,也不想有个贱人荡妇的生母。”

    “顾瑞!”

    方展怒了,一把顾璐从顾瑞身边拽走,义正言辞说道:“方才我念你身体虚弱,脑子一时糊涂才责怪为你着想且忙抢忙后的亲妹子。可你最后的这番话是嫌弃你娘么?”

    “你指责你娘的时,又知不知道她为你在顾家受了多少的苦楚?!难道她就活该被顾湛折磨?”

    “是,她是没有顾瑾生母手段高超,让你吃亏了,可你也不能为了永乐伯的爵位就怪她。”

    “她也有权力选择自己有半辈子的幸福!”

    顾璐抽泣着赞同般连连点头,“方世伯说得对,我不恨哥哥,可是您不能怪罪娘,不认娘啊,你不知道她过得有多辛苦。”

    方展的话显然说到了顾璐的心上,只有重生的人才明白汪氏遭遇了怎样的痛苦。

    汪氏爱而不能,只能夜以继日面对冰冷无情的顾家,面对从来就没有交心过的纨绔丈夫。

    甚至汪氏还要面对出色又动弹不得的庶子庶女!

    男人永远不会了解妻子见到庶子庶女时的痛恨。

    顾璐前世就经历过,同汪氏感同身受。

    前世泰安伯深情专一,身边没有半个侍妾,更无庶出儿女。

    顾璐的赞同支持,令方展更加底气十足,方母缓缓垂下眼睑,儿子已经被汪氏**了头,支撑不起方家。

    她只能依靠孙子?!

    到底儿子才是她身上掉下来肉,孙子再亲近孝顺也是儿媳妇生的。

    “我娘受苦?在顾家的日子是煎熬?哈哈,好笑极了。”

    顾瑞眸子赤红望着方展,“连我这个在她身边长大的儿子都没发现顾家有任何亏待她的地方,你怎么知道她被我父亲折磨?”

    “是她告诉你的,还是顾璐说的?!”

    “你们早就有联系却瞒着……瞒着我父亲?”

    顾瑞恼怒道:“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不是没钱,也不是没有本事,而是他的妻子红杏出墙!给他戴了绿帽子!”

    顾四爷对顾瑞也说不上慈爱,他们十天半月都说不上一句话,只要设身处地为顾四爷想一想,顾瑞都觉得心口似撒了辣椒面一般。

    顾瑞以前对方展也很钦佩,甚至觉得方展才是正人君子。

    现在他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指着顾璐道:“你所做的一切,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停车,我要……要回去,即便跪死在顾家门口,我……我也要回去。”

    说罢,顾瑞就要往马车外跳,他甚至已经等不及停车。

    他恼恨自己病弱的身体,当时他怎么就稀里糊涂被顾璐给拽出了门?

    怎么就突然昏过去,被顾璐扶上方展的马车?!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向顾湛低头,向顾家摇尾乞怜,哥哥,我们的骄傲和自尊不准许那么做。”

    顾璐从后抱住顾瑞的腰,咬着粉嫩的嘴唇,哽咽道:“哥哥今日会埋怨我,等到……等到您功成名就,一定会感激我的。而我不求你感激,只愿你这辈子过得完美幸福。”

    顾瑞感到胸口沉闷,呼吸急促,昏昏沉沉的,“放开我,放开我。”

    他向前伸出手,仿佛要抓到什么,期望有人能帮他一把不要被死死拽住身体的人拖向黑暗深渊。

    ******

    顾家,声称自己很高兴的永乐伯顾四爷敞开衣襟,歪歪斜斜躺在躺椅上。

    人一旦喝醉就爱胡闹,他嫌弃屋子沉闷,非让陆铮亲自把躺椅放在庭院中,还要陆铮背着他出门去躺椅上看星星!

    之风等人都吓傻了,哎呦喂,顾四爷指使的人可是连隆庆帝和镇国公都没伺候过的冠世侯!

    陆铮纵容了无理取闹的顾四爷。

    他搬了个小马扎陪坐在一旁,修长的双腿略显委屈曲着,“四叔,女婿也是半个儿子。”

    “他没有回来,是不是?”

    “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