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归还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从未放在眼中的纨绔子弟突然越居顾二爷之上,轻而易举得到他想要而得不到的爵位和荣宠。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顾二爷很难保持平稳的心态。

    “二爷。”

    二夫人提着帕子擦拭泪水,“这次儿子遭受得折磨,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顾二爷苦笑道:“直到现在我还没能后补上正式的官职,你再同母亲暗暗较劲,大哥更不会轻易松口。倒是能求你娘家帮衬,可是……我不甘心。”

    他不愿意自己沦为依靠妻子娘家的人!

    而且过于依靠那边,以后他很难再脱离妻子娘家的掌控。

    顾家的大权无论如何都不会交给无法在朝廷上自立的人。

    “爷想证明,父亲错了。”

    顾四爷虽是幼子,比顾二爷小不了几岁。

    原本他才是父亲最宠的儿子,可随着顾湛的呱呱落地,一切都变了。

    父亲的眼里心里只有顾湛。

    顾家祠堂,顾二爷领着妻儿赶到。

    顾四爷张口不耐烦说道:“二哥也贼慢了一些,耽搁了时辰祖宗可是要怪罪的。”

    顾二爷:“……”

    他刚想解释一二,毕竟误了祭祖时辰的罪名可大可小,传到外面总是不好听。

    “爷听说你儿子一整夜不在府上?”

    顾四爷连珠炮般说道:“行啊,他比爷的两个儿子更荒唐,以后二哥就不用再教训爷了,先把你儿子教好,省得出门中了仙人跳惹祸上身,或是被歹人给绑走了。”

    顾二爷拽住二夫人,平和笑道:“时辰刚刚好,四弟再多说几句才是耽搁时辰了。”

    顾四爷:“……”

    有种熊孩子又被人欺负的感觉,顾瑶觉得方才顾四爷未必没有提醒顾二爷多注意儿子安全的意思。

    只是顾四爷欠扁嘲讽的语调,又无意识给顾二爷泼脏水,仇恨值着实拉得稳稳的。

    本就对顾四爷心存芥蒂的顾二爷对他恨意更浓。

    顾四爷经历过荣国公幼子被绑走的事,也见过荣国公幼子被乞丐折磨和羞辱。

    她听陆铮提过一嘴,顾四爷把顾家几个侍卫送去给陆铮,说,帮爷训练侍卫。

    被陆铮调教过的顾家侍卫多是跟在了顾瑾身边,顾瑞也有的。

    只是顾瑞不信任顾四爷给的人,又好似从事秘密活动躲避任何人,他一直都把侍卫打发的远远的。

    顾珏在神机营受训,自然无需担心。

    当然顾四爷留下身手最好的侍卫保护自己……去外面吃喝玩乐,在同伴们面前显摆。

    即便是顾瑶也一度认为顾四爷特意训练的侍卫只是为他自己,儿子什么的,也许才是顺便而已。

    顾瑶等一众孙女站在祠堂最靠近门的地方,儿孙们站在中间,以此来凸显以子嗣为重。

    今早顾四爷从宿醉苏醒后,好似完全忘记昨日酒醉时的惆怅,忘记他对陆铮的交代和那丝对顾瑞的不舍。

    他穿着一身玄色深衣,发髻一丝不乱,衬托得本就如玉般的脸庞犹如白瓷一般,星眸明亮,贵气肃穆宛若世家公子。

    “老四,我代替祖宗问你一句,驱逐顾瑞,你不后悔?”

    顾清是顾氏一族族长,站在众兄弟之间,顾四爷老老实实跪在蒲团上。

    他不喜欢祠堂。

    记得最深是老侯爷曾经因他不读书而罚跪祠堂。

    上面供奉的灵位给他很压抑不舒服的感觉。

    当年他就不明白毫无生气的木头牌位怎能代表祖宗。

    “顾湛!”

    顾清对明显不走心的幼弟着实很是无奈,“我问你话呢,到底是否后悔?”

    顾四爷果决摇头,“无悔!”

    他为何要后悔?

    只是他心情不怎么好罢了。

    其实就算顾瑞不是顾家子弟了,以后他能帮也会帮一把,只是不能告诉任何人。

    他顾四爷还是要面子的。

    顾清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从族谱上抹去顾瑞和顾璐的姓名,以后他们生死荣辱同顾家再无任何的干系,再次碰面,顾家子弟同他们兄妹只是陌生人。”

    这句话是对所有顾氏一族的人说的。

    祠堂中老幼妇孺齐齐应喏。

    顾老夫人嘴角微扬,眼见着顾清不仅划掉了顾瑞顾璐的名字,还在汪氏的名字后写了休的字样。

    如同抹去老四身上的耻辱!

    整个祠堂心最平静也是心最硬的人莫过于顾老夫人。

    儿子是她生的,顾瑞是汪氏生的!

    顾清看着自己名下空白一片,心头隐隐有几分酸涩,不过他一向持重,缓缓合上族谱。

    他开始领头背诵顾家祖训。

    顾四爷嘴巴一张一合,看似认真,顾瑶却觉得顾四爷怕是连顾家祖训第一条都没背下来。

    他就是个‘滥竽充数’的。

    首次经历开祠堂,众人齐声背诵祖训,顾瑶还是挺好奇的,等到真正祭祖的时候,仪式感会更重。

    今早她沐浴更衣,李姨娘亲自为她披上的素白质朴的衣裙。

    祖宗,在国人心中是神圣的。

    忘记祖宗是不孝顺的。

    只是重生的顾璐怎么就不明白?!

    方展做她继父就一定比顾四爷好?

    祠堂大门缓缓关上,顾四爷解开衣扣,同顾瑶顾瑾抱怨,“玄色外袍笨拙厚重同黑乌鸦似的,难看死了。”

    顾瑶看了一眼已经走在前面的大伯等人,轻声道:“您都熬过去了,何苦再说出来?”

    这不是让人诟病嘛。

    顾四爷再次松了松衣领,重重喘了一口气,“爷不舒服,抱怨几句还不成?”

    庭院中摆放了好个箱笼以及一些沉重精致的家具摆件。

    仆从里里外外忙碌收拾。

    顾四爷见到熟悉的物什,抓过一人问道:“这些都是汪氏的嫁妆?”

    嫁妆单子,不仅汪家有,顾家同样有一份。

    汪氏被休,还是太后娘娘的意思,汪家不好意思上门讨要嫁妆。

    仆从恭敬说道:“除了几箱子书册外,其余的摆件物什都是四小姐……顾璐和顾瑞用过的,您昨儿吩咐扔出。”

    当年汪氏的陪嫁的确都是书册,家具金银很少,不过顾家不在意陪嫁多少,横竖顾家家底殷实,并不缺银子。

    顾老夫人还曾得意娶了个清贵人家养出的才女,陪嫁是书才体面。

    现在顾老夫人的脸都快被汪氏打肿了。

    “更多是这些年她添得书画诗籍。”顾瑾轻声道:“父亲想好怎么处置?”

    “不要了,统统不要了,扔到汪家去,爷嫌弃这些东西……碍眼。”

    顾四爷冷哼一声大步流星离开。

    少刻,之风捧着个盒子快速跑过来,向顾瑶行了一礼,尴尬道:“四爷说,这是……这里面的东西他也不要了。”

    顾瑶好奇打开一看,只是一叠银票而已。

    她眼见着之风把盒子放在即将抬去汪家的箱子中。

    “三少爷,六小姐。”之风轻声恳求:“您可千万别说见过奴才,四爷还在账房同三爷对峙……奴才得去伺候四爷了。”

    他飞也似的跑远。

    顾瑶又好气又好笑,“倘若不是我方才想看清楚那副画,不会见到之风送银子。”

    她好奇方展如何用情诗和画作让汪氏无法忘情,便在装着书籍的箱笼中翻看起来。

    顾瑾自然留下帮忙。

    “父亲即便做善事都是那么的……不可告人。”

    顾瑾扬起嘴角,同顾瑶相视而笑。

    好在顾四爷身边还有他们!

    虽然他们不会完全认同顾四爷,却会让顾四爷甩着手玩一辈子。

    账房传来顾四爷嚣张的声音:“爷是永乐伯,外出应酬当然需要银子,三哥先支取给爷银子,怎么了?二哥有意见的话……你让他直接去同大哥和母亲说。”

    顾三爷道:“四弟的应酬是不是太多了,你拿走的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足足有三千两,是这几个月的顾家开销。”

    “银子会有的,等内务府把爷的银子发下来,爷立刻把银子给三哥送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颤抖吧,渣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