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开考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四爷不再理会一脸苦逼的顾三爷,平时他去账房要银子吃喝玩乐也不会觉得愧疚。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此时他已经封爵又有大笔的进项,他去支取银子更是理直气壮。

    “四弟,四弟。”

    顾三爷追出门。

    顾四爷闲庭信步般挥手,“爷同姜老五有约,三哥帮爷同母亲说一声,今晚爷就不会来用膳了,许是在外面安置……母亲没有要紧事不用找爷。”

    得罪人的活儿都让他去做?!

    告诉顾老夫人?

    他还不得被母亲骂死?

    如今顾家谁又能管得住永乐伯?

    顾四爷来到相聚地点,姜五爷笑道:“最近见你不大出门,寻思着你是不是被家里的小妾栓住了?”

    “听说你的小妾又有了?”

    姜五爷子女多,似他们这样的纨绔子弟,唯一能报效家族的就是延续血脉香火。

    最让姜五爷等人佩服是顾湛儿女都是有名分的妻妾所出。

    他们可都有往回家抱外室所出子女的经历,甚至还把外室弄回府去。

    姜五爷弄不明白同自己一样好美色养外室的顾四爷是如何做到不让外室有身孕的。

    养在外面的女子为早日得个正式的名分,早日被接进府,她们使劲浑身解数伺候男人。

    姜五爷曾经坚决不让外室有孕,然而面对娇媚可人的外室时,他总会迷失。

    在*兴头上,什么都答应了。

    在那节骨眼儿上能停止不前的人都不是男人!

    顾四爷眼角透着得意,淡淡说道:“一会去猫眼胡同,该去看看她了。”

    “还以为你把她忘了。”姜五爷满脸的羡慕,“去听个堂会,还得到一个名角儿的女弟子做礼物,啧啧,顾老四,你最近运气真好。”

    顾四爷更显得意,同姜五爷一起去猫眼胡同,他们两个养得外宅都放在一条胡同中。

    “你真把顾瑞族谱出名?”

    “爷何时说话不算话?!”

    顾四爷满不在意回道:“你别以为爷会后悔,纵然他求爷,爷也不会把话收回去。”

    姜五爷面色有几分尴尬,顾四爷问道:“又怎了?”

    “汪家就不提了,你既然休了汪氏,同汪家已是结下仇,他们没少在外说你坏话,但有太后娘娘的懿旨压着,也几个人会站在汪氏那边。”

    姜五爷轻声道:“方才我从考场那边路过,见到顾瑞了,他消瘦得厉害,好似风一吹就能摔倒似的,他身子不好,又在这当口他还有心思考试,外人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

    两人转眼已经到了胡同口,之风提前送了消息过去,被养做外宅的女子含情脉脉站在门口。

    她娇媚的身段柔得似棉儿,清纯中又有几分妩媚,眸子似钩子挑起男人的*。

    姜五爷咽了口唾沫,真是个尤物。

    不是当日何大人笑呵呵让顾四爷在众多‘礼物’中先挑选,顾四爷纵然是永乐伯也捞不到这样的好货色。

    此女不仅娇媚,还是处子。

    唱腔和身段极佳。

    那妖娆的小蛮腰,笔直修长的双腿,轻盈悦耳的声音,男人恨不得醉死在她身上,

    顾四爷突然停下来,“主持京城童子试的人是……”

    姜五爷盯着尤物流口水,“我家也有考秀才的,老二被你弄去神机营,老大他们没少同我折腾,索性我就都让他们去考秀才,听大哥说过这次主考是老童家的老二,就是上次写文章骂你,然后你把他揍了的那个童齐。”

    “得亏顾瑾已经是秀才,今年只参加举人考试就成,童齐说是秉持公道,但童老头可是一向看不上咱们。他常说咱们就是废物,说废物生的儿子也是废物。”

    姜五爷好奇问道:“我就不明白你怎突然和童齐对上了?”

    顾四爷冷哼:“看不上他呗,没想到他竟是能混进京兆府去,还能主持京城的童子试!看来爷三年给他的教训还不够深。”

    “顾老四去哪?你走错方向了!”

    姜五爷喊转身向胡同口走去的顾四爷,“她都迎出来,你不进门要去哪啊?”

    顾老四何时能抗拒美色了?

    他同顾四爷的差距有点大了,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

    站在门口的女子含泪欲泣,“四爷。”

    顾四爷好似没听到一般大步离去,姜五爷甩了袖子,“你不去享受美人,爷还想呢,就不陪你瞎跑了。”

    “小美人,你别急,老四他一会准回来。”

    虽然口水眼前的美人儿,不过姜五爷知晓顾湛的脾气。

    他对外室可以调戏,可以动手动脚,想尝尝美人儿的味道,至少要等顾四爷不再碰她。

    姜五爷暗暗腹诽顾湛奇葩毛病。

    他们这群人一起开个无遮大会也不是没有过,每次顾四爷都很抗拒,也不会让他的外室加入。

    其实一起玩美人儿更刺激!

    姜五爷觉得顾四爷这辈子少了很大一块的享受。

    美人唤不回顾四爷,向姜五爷福了一礼,锁好院门。

    她后背靠着院门,抬头望着碧蓝的天空,眸子闪过挣扎和痛苦,她的手抚在肩头的印记,“难道你真的忘了我?”

    ******

    因为只是童子试第一场,考试时间充裕,基本上都在上午天色大亮时开考。

    考试自然少不了盘查,等待入场检查的考生特别多。

    在隆庆朝,匠人等下九流的子女是不能参加科举的。

    所以每次考试查明父母祖宗异常严格。

    顾瑞站在人群中间等候检查,他手中握着去衙门开的证明和秀才禀生的作保。

    此时证明上的父亲还是写着顾湛的名字。

    毕竟今日才是顾家开祠堂的日子!

    顾家还来不及派人去衙门登记。

    今早顾璐送他出门,顾璐说,母亲就指望他了。

    “咦,你父亲是顾湛?是永乐伯?”

    旁边的人探头看到了证明上的字,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容,“你一定是……是永乐伯的五公子吧,我见过你三哥的。”

    “蠢货,永乐伯的五公子是神机营校尉,又怎会来考童子试?”

    顾瑞胸口在被扎了一刀,给他作保的秀才禀生道:“顾瑞。”

    每个秀才联保五个考生,一人出问题,其余四人也要连坐受罚。

    顾瑞同记在秀才名下的其余四人一起上前。

    “他是被永乐伯赶出家门且族谱除名的顾瑞?”

    “他娘被顾家休了。”

    “太后娘娘说她娘不守妇德,不配为顾家妇。”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