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争执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

    顾瑞罕见的强势,不甘心再被顾璐几句话摆布。

    他捂着顾璐的嘴,拽着她回到寄居的宅邸。

    以前他顾及顾璐和汪氏,总认为亲生母亲和嫡亲妹妹不会害自己。

    甚至他听顾璐的话觉得母亲汪氏受了父亲的冷遇。

    顾四爷整日在外玩乐,又有两位姨娘在,顾瑞难免心疼母亲。

    现实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他娘竟然同方展偷情!

    哪怕顾璐随后解释汪氏没有红杏出墙,可他们以诗词书画传递诗是个男人就不能容忍。

    顾瑞以前也佩服方展,把方展看做可信的长辈。

    自从知道方展同汪氏的奸情,他对方展只有恨意。

    “你是不是打算害死我?”

    顾瑞指着顾璐,“明明我已经是头名,你这么一闹腾,让我如何有脸面对点我头名的通童大人,如何面对同样考过县试的同科?”

    顾璐满心委屈,“我不是怕哥被顾湛牵连了嘛,听说顾湛得罪过童大人,我都快急死了,我一心为你好,你还怪我?”

    扭过身去,顾璐往日一说为顾瑞好,顾瑞总会服软听她的话,耐心哄着顾璐。

    “别张口闭口直呼长辈姓名,你可不把他看做父亲,他是皇上册封的永乐伯,应当称他一声四爷或是伯爷。”

    顾瑞还是更想似以前叫他父亲。

    在顾家没觉得父亲有什么好。

    可出了顾家门后,顾瑾发觉事事不顺,远不如在顾家舒适。

    他在顾家只需要读书就行,若是没有顾璐添乱,他什么事都不用管,即便父亲爱玩,母亲沉迷于诗词,他的衣食住行都有奴才伺候。

    祖母总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三哥有的,没有的,他都有。

    即便他不如三哥读书好,也总能得到最好的物什和照顾。

    “哥后悔了?就算你还把顾湛当爹,他也不会认你。”

    顾璐失望摇头,“你竟然被荣华富贵迷了眼儿?看不到娘亲的痛苦,看不到大舅被顾家陷害,看不到外公被顾湛气病了……看不到我为你忙前忙后,只盼着你好!”

    顾瑞眉头拧成疙瘩,怎么听着怎么不对劲,这些都是因他惹出来的?

    不是娘亲被祖母发现同方展偷情,会有今日吗?

    “你却只记得永乐伯的富贵,宁可抛下对你好的亲人,去讨好一无是处的顾湛,顾湛,我就叫他顾湛,他根本不配做父亲。”

    “疼我维护我的哥去哪了?”

    顾璐抓住顾瑞的胳膊,哭诉道:“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你难道都看不到吗?真心为你好的人只有我一个!您清醒清醒吧,顾湛谄媚君上得来的爵位不如脚踏实地凭政绩军功封爵。”

    “他迟早会被夺爵,皇上会发现他就是酒囊饭袋,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冷心无情之人!”

    “现在旁人自然奉承他,等他落魄时,落井下石最狠的人莫过于现在这些吹捧他的人。”

    顾瑞被顾璐摇晃得头很疼,“小妹放开我,我恶心想吐。”

    顾璐没有放手开顾瑞,“咱们不指望他,只要哥哥听我的安排,脚踏实地的,哥将来的爵位会比永乐伯更高!”

    “你相信我,谁都有可能害你,唯有我一心一意为你好。”

    “……”

    顾瑞考试大半天,而且他进考场前波折重重,尚未复原的身体本就虚得难受。

    出了考场又有顾璐搅局,再被顾璐满口的为他好说得头疼欲裂,气虚道:“让我静一静,让我想一想。”

    顾璐也知该让顾瑞歇息,顾瑞偏向顾湛令她很难受,也很痛苦。

    更怕顾瑞因为一点点小恩小惠……顾璐高声道:“顾瑾没安好心,他借助你洗脱赶走我们的恶名,他根本就是把我们当做垫脚石,哥你不能被他骗了。”

    顾瑾为顾瑞作保根本不是恩惠,是心机深沉的算计,是为了顾瑾自己的名声!

    顾璐对顾瑾的恨意更浓。

    她不许顾瑾再欺负兄长!

    “你不要污蔑三哥。”

    顾瑞头晕眼花,恼恨自己这不争气的身体。

    同时他明白再同顾璐争辩下去,他怕是没有体力和心力应付接下来的考试了。

    突然他想起三哥也会参加乡试:“你给我的考题,我打算给三哥一份。”

    “你说什么?你疯了?!”

    顾璐本心疼顾瑞面色难堪,正准备扶他去歇息,听到这句话立刻原地爆炸:

    “你不想中解元?你和顾瑾是竞争对手,你竟然告诉他考题?!”

    顾瑞嘴唇动了动,“还是去同他说一声吧。”

    “世上本就没有公平一说,大伯父带着顾瑾待客,耐心给他辅佐功课,介绍官吏旧友,哥哥在顾家的时谁关心重视过你?”

    顾璐压下所有的火气,耐心说道:“不是他们更看好顾瑾的前程么?哥哥既然想回到顾家去,旷古烁今的六首状元足以让祖母改变主意,你把题目告诉顾瑾,以他的心机未必会相信,反而误会你故意引导他。”

    毕竟今科的乡试题目出得足够偏,也不知何大人是怎么想的。

    没考试之前,任谁也想不到。

    “何况他若问你题目从哪里来的,你打算怎么解释?顾瑾若是借此卖考题或是告发你,你该如何?”

    顾璐每说一个隐患,顾瑞的脸色就白上一分,身体后退一步。

    “今科是何大人主持的第一次科举,不仅是他,即便陛下也格外重视,正是何大人展现自己实力的好机会,一旦牵扯出泄题的舞弊案子,何大人不仅会被降职查办,更有可能满门抄斩,五年前就因为舞弊案,大大小小十几个官员脑袋落地。”

    顾璐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们的家眷提前得到消息的多是自尽免受侮辱,没有来得及自尽的小姐不是被发配蛮荒之地,就是没入教坊。本是千金小姐,最后却沦为踏上玩物。”

    “哥哥忍心何小姐有此遭遇么?”

    顾瑞面色白似纸,整个人跌坐回椅子上。

    顾璐继续说道:“何小姐曾说过只嫁状元!顾瑾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知道考题,最有可能就是出卖何大人!这样他的名声更好,顾清也会得到更大的好处,没准能一跃成为首辅!”

    </br>

    </br>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