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遭遇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

    “五小姐,您不能出去。”

    “你们别管我!”

    顾珈换上丫鬟的衣服,把丫鬟塞进床榻上,“不出吭声就没人能看破,乖乖在床上待着,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五小姐……”

    被推到床榻上下丫鬟都快哭了,一旦被人发现,不仅她被发卖出去,就是她的父母也会遭殃的。

    顾珈觉得自己仁至义尽,还记得给小丫鬟买东西,跟着她这样的主子是丫鬟的福气。

    中,这样的桥段可多了。

    顾珈顺顺利利偷溜出顾家的后门,能这么顺利,还要多亏了大伯母欧阳氏,以及接到顾珈消息,又叫嚷着肚子疼的田姨娘。

    即便顾老夫人和顾四爷放话不许田姨娘折腾了,可为女儿顾珈着想的田姨娘只能拿自己怀孕做文章。

    欧阳氏有心抱走田姨娘的儿子,对田姨娘格外慎重。

    顾瑶早就把府中的对牌交还给欧阳氏了,她婉拒继续帮欧阳氏管家的差事,寻常只守在李氏身边。

    她很少再过问顾家的管家大权。

    不过欧阳氏渐渐发觉四房院子里的事,尤其是李氏院子,她插不上手了。

    本就水泼不进的李氏院落,多了顾瑶后,欧阳氏和二夫人等人更是一点消息都探听不到。

    以后李氏正式被扶正后,欧阳氏更难影响四房了。

    顾珈不会骑马,又是偷偷溜出的,顾家自然不会派马车和侍卫随行。

    京城人来人往,顾珈不觉得自己会有危险,况且她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女子。

    中不少女孩子偷偷溜出门就没发生过意外。

    她也没听说京城有拐卖女子的事。

    前几次她去寻冠世侯都没出过差错。

    只是见不到陆铮而已。

    顾珈寻了一家车行,雇佣一个车夫一辆马车,吩咐车夫去京郊宛平。

    车夫的目光在顾珈饱满的胸口扫过,赶着马车出了京城。

    顾珈坐在马车上暗暗后悔,她怎么忘记了顾瑾最重要的谋士?

    此人深不可测,对顾瑾亦师亦友,没有他,顾瑾只怕很难攀上权臣顶峰。

    甚至此人为救顾瑾而受伤,最后顾瑾竟然拜他为义父,为他养老送终,对他比对顾四爷还孝顺。

    她身边就缺少一个能帮自己出谋划策的人。

    只是不知她能不能如同顾瑾一样恰好救下他!

    顾珈不会似顾瑾考察他很久,她直接拜他为义父都成!

    都怪作者描写得很含糊,没有说明具体日期,她又忙着别的事而忽略了此事。

    顾珈拍了拍自己的脑子,以后她得找个小本子把一些事先记录下来,省得将来忘记了。

    马车突然晃晃悠悠的,很是颠簸,顾珈扶着安置在马车内的扶手,皱眉看着简陋的马车,以后她出门再也不要雇佣外面的马车和车夫了。

    顾家的马车从来就没这么颠簸过。

    马车越来月颠簸,顾珈本能感到不对,聊起车帘,外面的环境很是陌生,马车走得也不是宽敞的官道。

    坑洼不平的小路僻静,没有行人。

    顾珈心头咯噔一声,道“这不是去宛平的路!别以为我不认识路,你立刻把马车赶到正道上去。”

    马车没有停下来,反而车夫加快了行进的速度,道路更偏僻。

    “没错,这条路没错。”

    车夫猥琐般坏笑,“小丫头别急,一会就到了。”

    顾珈脸庞白了几分,高声道“谁是小丫头?我是……是顾家的小姐,你听过顾家的名么?”

    “我大伯父是阁老顾清。”

    车夫突然顿了顿,回头望着顾珈,眸子闪过一抹惊慌之色。

    顾珈的手心全是冷汗,声音颤抖,“我爹是永乐伯顾四爷!前两天在天香楼宴客,京城所有的达官显贵都去了,有何大人,他把我当做侄女,还有……还有冠世侯。”

    车夫让马车停下来,此时他额头也多了几颗冷汗。

    太吓人了。

    顾珈见有了效果,底气足了不少,“我告诉你,冠世侯心悦我,我们已经定情了,只等镇国公向我爹求亲!”

    这句话一出口,车夫反倒长出一口气,狞笑道“小丫头胆子不小,我若是没听说冠世侯不近女色,好悬被你糊弄过去。”

    “我也是愚蠢,堂堂阁老的侄女,永乐伯的女儿怎会穿着丫鬟的衣服满哪乱跑?似顾家那等人家。小姐出行都有随扈保护。也不屑乘坐我这样简陋的马车……”

    “不,我真是顾四爷的女儿。”

    顾珈慌忙说道,“冠世侯并非不尽女色,他以前只是没有碰到我而已。”

    令顾珈绝望是马车再次飞奔,车夫猥琐笑道“继续吹,我听听你个小丫头还能说出哪位贵人。”

    “冠世侯看上你反而更好,老子也可尝尝陆侯爷心仪女子的味道,尝尝永乐伯的女儿!别说碰了,老子从我见过伯爷家的小姐。”

    他好色般舔了舔嘴角,看顾珈如同待宰的羔羊,“你若是伺候得好了,爷许是留你一命,倘若……爷打断你的腿脚,卖去穷乡僻壤给老男子生孩子去。”

    “即便是顾家也找不到你!”

    顾珈身体向后缩了缩,不由得双手环住胸口,“我……我有银子,你放过我,好不好?”

    车夫大笑道“你人都是我的,银子自然也是我的,一会儿,我慢慢在你身上搜,小美人,你只要听话,爷还是很温柔的。”

    顾珈咬着嘴唇,悄悄摸到袖口的药包,趁着车夫急于赶车,顾珈抬起脚狠狠踹过去,车夫身体一个踉跄,不过他并没有摔下马车。

    他再次回过头,伸手直接向顾珈抓来,“小丫头既然等不急了,我们现在就办事好了。”

    此处已经很偏僻了,他让马车停下,钻进马车车厢。

    顾珈眼见着露着大黄牙的猥琐老男人解开裤腰带向自己走来,顾珈撕碎药包,使劲向男人扔去。

    他吸入了不少的药粉,脑子昏沉沉,依然压向顾珈,“小丫头手段挺多嘛,这点药迷不昏爷……”

    顾珈躲闪不及,被他压在身下,臭气熏天的嘴急迫落在顾珈脸上,顾珈被他身上的臭味和汗味熏得差一点晕过去。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