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威胁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ABL ali=ri><R><></></R></ABL>顾璐从顾瑞手中夺走酒**子,关严实房门,“哥,你知不知道你再继续喝下去,咱们都完了!”

    “……我不想听你说话……”

    顾瑞醉醺醺的,睁着迷蒙的眸子看清楚面前的人,苦笑道:“你害了我,害了娘,顾璐,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你为何是我妹妹?”

    顾瑞连连摇头,“不,你不是我的妹妹!”

    顾璐听到这话变了脸色,“哥你嫌弃我?”

    即便在上一世,她都那么惨了,也没见顾瑞嫌弃自己。

    反而顾瑞用尽所有的方法帮助顾璐,甚至抛弃自尊去求顾四爷,去求顾瑾,只为帮她稳固在婆家的地位。

    顾瑞瘫在椅子上,“嫌弃,嫌弃你又有什么法子?你不会听我的,我也不会再听你的。”

    “我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这条命了?你想要吗?我可以给你!”

    “哥哥……”

    顾璐泣不成声,一脸凄苦,“我是为您好,为您花银子包下凌云阁,为您寻找谋士,为您……一切都是为了你。”

    “我也没想到顾四爷会在天香楼请客!我唯一想到得是他打击哥哥不留情。”

    顾璐擦拭泪水,“他就是这么无情自私,从来只想着自己!为了他的面子不顾我们的死活。”

    “哥你怎么怪我都成,可您不能糟蹋自己的前途。”

    顾璐咬牙说道:“不去乡试……我们会死的,那些题目来路有点问题,我担心走露风声。”

    “哥,就算不是为了我和娘亲,为了你自己的性命也不能颓废下去。”

    “只要哥能高中,以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

    顾璐举起手发誓。

    顾瑞眸子转过一抹光芒。

    到底还是在意性命的。

    倘若他死了,连祖坟都进不了。

    顾瑞深深吸了一口气,宿醉的脑子好似清醒了几分。

    仆从回禀,“五小姐到了。”

    顾璐面色微沉,“哥先歇息,养好精神,您记得按时用药,我去看看她来此地的目的。”

    “会不会是父亲……”顾瑞挣扎站起,顾璐按住他的肩膀,“她是来寻我的,能劳动顾湛的人只有顾瑾顾瑶。”

    顾瑞失落般点头,道:“三哥和六妹不会再帮我了。”

    是他辜负三哥的好意。

    在凌云阁外,他真不该……不该任由顾璐胡闹。

    顾璐强行咽下那句自己不需要他们帮忙,兄长怎么就看不出顾瑾的伪善?

    他们落到今日被人嘲笑的地步,少不了顾瑾顾瑶推波助澜。

    在门口,顾珈同桑公子道别,她受伤的腿不能使劲,又不想让桑公子见到她瘸腿走路,便道:“我看公子离开。”

    桑宁本就不愿同声名狼藉的顾璐碰面,“改日我再登门拜访永乐伯。”

    顾珈点头道:“家父该向桑公子道谢,父亲很是疼爱我,今日多亏桑公子仗义援手,这份情,我铭记于心。”

    宅邸的门开了,桑宁领人离开,顾珈转身面对顾璐,冷着一张脸,“我来讨债了。”

    顾璐问道:“你的脸被谁打了?”

    “这你不用管!”顾珈单腿蹦跳进门,埋怨道:“你就不能扶我一把?”

    庭院布局落落大方,屋舍墙壁都重新粉饰过一遍。

    顾珈有几分羡慕,“你没少捞银子,女人银子果然是最好赚的。”

    顾璐眼底闪过得意之色。

    顾珈又说道:“你前世的婆婆现在也用不上脂粉卖钱了,她已经是东城指挥使夫人!”

    “……”

    “不过你这么盗用她的祖传方子,不会内疚么?”

    顾珈似笑非笑说道:“当年为给戍边的儿子筹措更多的银子安葬战死的袍泽,你不舍得你的嫁妆,她只能同商贾做起脂粉生意。”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顾璐面色苍白,竟有人知道胭脂方子不是……不是她的?!

    更清楚知道她前世的经历过的一切。

    太吓人了。

    “以后的事情谁也谁不准,没准他依然会去边关立功,没准你婆婆依然需要脂粉生意的银子,然而你去先占了一步,等她需要筹措银子做脂粉时,许是再也赚不到那么多的银子了。”

    顾珈抓着顾璐的胳膊,稳住身体,“你扶我进去,我渴了。”

    对顾璐,她不需要客气。

    她知道顾璐的前世,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顾璐最后落得最后那样不清不淡的结局,曾经很多人感慨过,也读者同情她,错生在顾四爷膝下。

    不过顾璐的结局比顾珈好很多。

    在书中顾珈的结局才悲惨,被男人花言巧语诱惑,私奔做了妾,又被顾家彻底放弃,最后惨死在后宅中,除了田姨娘为她哭了几声,没人同情她。

    按说她才是炮灰。

    该逆袭也是她!

    等她腾出手来,那家人进京,她绝不会放过他们!

    给原主报仇雪恨,狂虐渣男渣爹,也是她占据这具身体的报酬了。

    顾璐摸不清顾珈的深浅,扶着她向客厅走去,不管顾珈还知道些什么,此人都不能留了!

    咕噜噜,轮椅滑动地面的声音,顾珈回头向发声的反向看去,一位穿着玄色衣服的老人坐在轮椅上。

    他向顾璐拱手,“恩主。”

    然后便吩咐一旁的小童推着轮椅转去书房。

    他好似只是同顾璐打个招呼而已,并不关心好奇顾璐身边少女的身份。

    顾璐挡住顾珈炙热的视线,“客厅就在前面,我们进去说。”

    “好啊,好啊。”

    顾珈冷笑道:“我说我怎么没能救下他,让他叫我一声恩主,原来被你抢先一步!”

    “真真是手快有,手慢无!”

    顾珈的嘴被顾璐堵上,顾璐心有余悸看着已经远去的老者,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喝道:“你胡说什么?我救下他是赶巧了,不是有意去救他……”

    顾璐硬是拽着顾珈去客厅,把门窗关严实,隔绝外人的窥探。

    顾珈站着吃力,堂而皇之坐下来,冷笑道:“既然你是赶巧救他,不求他回报,为何让他叫你恩主?为何怕他听到真相?!”

    “你明知道他唯一的牵挂,他孙女会发生什么事,你却没有阻止,只是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出现,还不是为了他神鬼莫测的谋算?”

    顾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