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牢记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

    一秒记住本站:m.    顾清一点不为自己使唤顾四爷内疚。◢9*7*小◢说щЩш.97xs.1a

    他前半生又是养大幼弟,又是给幼弟收拾乱摊子,好不容易幼弟出息了,攀上何大人,他用一用关系,不是应该的?

    嫡亲兄弟就要守望相助嘛。

    何况顾四爷这么做也是为顾瑶出口恶气。

    “用不用给何大人送点礼?听说何大人可是爱银子……”

    欧阳氏听过何大人不少的受贿传闻,不同顾清的‘廉洁’,何大人丰厚的家财来路都不怎么正。

    这也是何大人受人诟病的地方之一。

    何大人的信誉很好,只要收下银子就会尽力把事办妥。

    若是不成的话,何大人会把银子退回去。

    比光拿钱不办事的人强多了。

    给何大人送银子的人也很安心。

    在官场上,有时候上官不收下属的银子,反而令下属提心吊胆

    有隆庆帝的信任,何大人每年收银子无数,家底极是丰厚。

    “我没听说求何大人办事不送银子的,我怕四爷的面子不够,也担心四爷被何大人小看了。”

    顾清扯起嘴角,慢悠悠笃定道:“等他女儿过门,母亲对顾珏媳妇好点,何大人以后不仅不会收顾家的礼,怕是恨不得把一半身家都当女嫁妆。”

    欧阳氏见过老夫人疼爱顾四爷,好似何大人珍爱掌上明珠也不觉奇怪了。

    顾老夫人眉梢流淌出得意来,“看来咱们还沾了珏哥儿的光?我见过何小姐,是个活泼懂事的丫头,她看珏哥儿的眼睛亮亮的,瑶丫头也说她的好话。”

    “我给老四挑的媳妇都不怎样,以后孙子辈的嫁娶,我只负责出嫁妆,其余的事一概不过问。”

    顾老夫人已经被折磨怕了,生怕自己再看走了眼,耽搁孙儿们的终身幸福。

    顾清笑道:“母亲尽管等着喝孙媳妇和孙女婿的茶,除了瑶丫头她们,我见老四……娘,还别说老四在婚事上看得比咱们更准。”

    “怎么说?”

    顾老夫人最爱听顾四爷出息的话,哪怕只是婚事上目光精准,顾四爷取代媒婆的活儿,也能让她欢喜半晌。

    顾清道:“当初只有老四不同意她同东平伯世子的婚事,他同我闹过,说东平伯爵世子是个棒槌!”

    “姜家老五的次子姜祁同样被老四弄去神机营,姜祁没顾珏靠山硬运气好,可在神机营受训的勋贵子弟中,表现挺好的。”

    顾清眸子深邃,“他嘴巴笨了一些,不大会说好话,却有姜老五和老四身上没有的沉稳和老实,他若是攀上贵人,以后的前途未必就比姜世子差。”

    “老四一直看不上姜世子,总是同我说,姜世子太虚伪,假正经,连笑容都透着假。”

    “……”

    顾老夫人沉默良久,轻声问道:“他注意姜祁是打算把顾珊许给他?”

    “珊丫头同他到也合适。”

    “可拉倒吧,我可不想顾珊把咱们家棚顶都给掀了。”

    顾老夫人满是不屑,只要想到顾珊的生母,她就恶心,连带着她也见不得顾珊,“人家心气高着呢,瑶丫头建议我把她娘嫁妆的事点给她,为老四好,为她少折腾,我答应了。”

    “不过以后她同汝阳郡王妃是好还是散,她愿意嫁谁就嫁谁,我不过问,你们也不许给她安排。”

    顾清连声答应,欧阳氏自然不敢再多嘴。

    顾老夫人道:“我院子里的人会仔细查清楚,这次只是春药,下一次……我可不能让老四再吃亏了,但是家里的事,老大媳妇也要多上心,别总想着生儿子!”

    “命里有时中是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把心态放平和,反而有可能怀上。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别再让我失望了。”

    欧阳氏忍着泪,点头道:“母亲,我记下了。”

    顾老夫人还想再教训几句,见欧阳氏的模样终究心软了一分,“老大带着她回去,你们是夫妻,堂前教子,枕边教妻,为给你添个儿子,我看她都魔怔了。”

    顾清带着欧阳氏离开,顾老夫人立刻变了脸,把李妈妈等奴婢叫来,仔细盘问。

    除了一个小丫头失踪外,其余人没有任何的异常。

    李妈妈内疚道:“我见她嘴巴甜,就留在身边,没想到……老奴该死,该死。”

    “老四若是出个意外,你死一万次都不够。”

    顾老夫人气得摔了茶杯,“以后我不会再给老四熬补品了,有李氏和顾瑶照顾他,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终究是她老了,给旁人可趁之机。

    “老四给李氏挑选的首饰……”

    顾老夫人指了指塞得满满登登的首饰盒,“你给李氏送去,叮嘱她明日入宫的礼数,不用了,李氏虽然出身不高,但礼数上从来就没让人挑出任何的毛病。”

    李妈妈点头领命。

    请了大夫,吃了汤药,顾瑶沉沉的睡去。

    李氏坐在床边上,拿着帕子擦拭顾瑶额头冒出来的汗水。

    “大夫说出汗意味着热度散去了。”

    顾瑾站在旁边,小妹娇小的身躯完全陷入厚厚的被褥中,她小脸红扑扑的,眼睫毛垂下,即便熟睡也美得惊人。

    李氏没从女儿脸上移开一丝的目光,轻声道:“我宁愿中招得人是你爹。”

    顾瑾:“……倘若是父亲,您会很辛苦,或是父亲抓哪个女子上床榻……纵然是娘,在扶正前夕,父亲闹出这样的事,您少不了被人嘲笑。”

    这才是给顾四爷下春药的目的。

    而针对顾瑾的目的就更简单了。

    他一直洁身自好,不曾破过童子身,一旦尝过女子的味道,很容易沉迷其中。

    倘若他和顾四爷一起用补品,父子两人同时中招,难免不会一起享用一个女人。

    到时候这就是一桩顾瑾无法抹去的丑闻。

    进而影响他考乡试。

    李氏眸子微沉,“我不会放过下药的人,哪怕不是二房做的!”

    “解毒的汤药,你……”李氏握着顾瑾的手,感到偏高的体温,“瑾儿。”

    “我就吃了一口就被小妹打掉了汤碗。”

    顾瑾语气同往日一般无二,“我要记住这一次的疏忽,小妹为我承受的折磨,我要牢牢的记住。”[搜索本站:97小说网]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