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对比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

    不怪汪氏着急顾瑞的去处。

    不仅顾瑞体会到离开顾家的艰辛,汪氏被顾四爷奉懿旨休妻之后,从顾四爷正室到顾家弃妇的落差令汪氏一时很难适应。

    她同辈分的出嫁姐妹都被各自婆家好一顿责难。

    一个家族出现被休的女子往往会连累同族的女孩子和出嫁女。

    汪大舅的女儿也因为此事而几次议亲不成,汪老爷子越想越窝火,越想越郁闷,直接病倒了。

    以往对汪氏很疼爱友好的嫂子们全变了,整日指桑骂槐,在她面前摔摔打打的。

    汪氏敏感多愁的性子,她最是受不了兄嫂的薄待,姐妹和外甥女的怨恨。

    她整日以泪洗面,再也看不进诗词书画了。

    顾璐见娘亲难过伤心,她也很着急,同几个舅母大吵一架后,带着汪氏搬出汪家。

    得亏顾璐这些年做脂粉生意赚了一些银子,足够他们维持富庶的日子。

    顾璐也能感到和以往的不同。

    她出门行走时,总能或多或少感到旁人的异样目光,脂粉铺子时常被地痞骚扰,以前这样的事根本不会发生的。

    她隐隐绰绰明白失去顾家的庇护对脂粉生意很不利。

    顾璐同汪氏说起,只要顾瑞能高中,她们就可以重新得到宁静富贵的日子。

    因此,以前很少管顾瑞的汪氏对这个有着顾四爷血脉且随其父不会读书的儿子多了几分在意。

    汪氏对顾瑞寄托了极大的希望,盼着顾瑞明日就能如同女儿所言高中状元!

    如此一来,所有一切都能恢复原样了。

    父兄疼爱她如往日,姐妹们也都是和和睦睦的,在言谈中流露出对她的羡慕。

    虽然她只是做顾四爷的继室,汪氏在姐妹中却是日子过得最悠然的一个。

    她无需掌管家务也无需教养儿女,甚至也不用同妯娌相争或是算计利益得失。

    因为顾老夫人偏心幼子,对她这个幼子媳妇也很宽和,从嫁进顾家,她从未立过规矩。

    姐妹们烦恼的事,汪氏从未经历过。

    唯一让她犯愁就是丈夫能把自己演奏的悲伤秋月的乐曲听成喜气洋洋,阳光绚烂!

    她所写的诗词,本是借着莲花咏其品质,顾四爷却说她写得是野花!

    汪氏不是非要丈夫出息仕途得意,她只求一个知冷知热的丈夫,懂得她所有心思的丈夫,怎就那么难?

    最近这段日子,汪氏靠着方展的书信支撑过来,有个状元的儿子,她能更顺利嫁去方家。

    汪氏最后竟然没有等到顾瑞,反而见到顾四爷同顾瑶有所有笑,她心里突然很是愤怒,亦有满腹的委屈。

    她不顾顾璐的阻止,跑过来指责顾四爷,“你是不是把我儿给害了?顾湛,你就不是个男人!”

    书香门第养出的才女,自是学不来泼妇骂人的手段,汪氏说出这句话已经是羞愤得红了脸庞。

    顾四爷看都没看汪氏,仿佛不认识她一般,从汪氏同顾璐身边走过。

    “在去考场前,瑶丫头答应过爷,等爷顺利取得举人名额,你请最好的戏班子只给爷唱半个月堂会。”

    “嗯。”

    顾瑶若有所思斜睨脸色煞白的汪氏,顾四爷的心眼很小的,也懂得如何扎心!

    怒气冲冲的汪氏被顾四爷彻底无视了,这就很尴尬难堪。

    此时汪氏肯定觉得挥出的拳头打在一团空气上。

    “顾湛,你站住!”

    汪氏还记得顾湛费尽心思讨好自己的画面,声嘶力竭喊道:“你没有心,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

    “爷是不是给你脸了?”

    顾四爷依然没有回头看汪氏,不屑般啐了一口,“哪里来得疯子?爷的名字也是你能唤的?回去多学点规矩尊卑,爷可是堂堂永乐伯!你叫声伯爷,还得看爷是否愿意搭理你!”

    “再让爷听到你唤爷本名,别怪爷命人扇你耳光。”

    汪氏:“”

    顾璐发觉学子们聚集过来,她记得老者的劝说,此时不宜过于引起世人的注意。

    她已经没有任何再犯错的机会!

    顾璐既然带着母亲和哥哥离开顾家,他们的日子越过越好,才能证明顾湛错了!

    倘若过得不如在顾家的时候顾璐不敢深想下去,为此她已经几夜不曾安睡过了。

    总是被不知名的噩梦惊醒。

    她清醒后也总是记不起梦到什么,只觉得自己身处绝望恐惧之中,好似比上辈子更痛苦。

    “娘,哥哥许是还没出来,许是被同窗留下了,顾他也是考生,又是通过银子捐得乡试名额,同哥哥中小三元的秀才不在一起。”

    顾璐死死托住汪氏,轻声道:“都是考生,他无法针对哥哥的。”

    到是比以前谨慎了,顾瑶察觉到顾璐的长进,不过可惜顾璐不明白捷径不是谁都能走的。

    顾璐把考题告诉给顾瑞,而顾瑞自己写不出适应考题的文章,只能求助旁人。

    顾瑞再谨慎也难免被汪大舅看出端倪破绽。

    他连一个可信的人都找不到!

    顾瑶在知晓考试范围时,直接找到顾瑾,又督促顾四爷把文章背熟吃透。

    即便旁人问起顾四爷所写的文章,他也能回答出来,因此不会连累何大人。

    毕竟何大人给了顾四爷优待,因为顾四爷不谨慎而泄露考题,以后必然同何大人交恶。

    两家以后只能成为仇人了。

    顾四爷冷哼一声,“晦气!也就爷今日着急回去洗漱,而且必然高中举人,否则”

    “爹,咱们走吧。”

    顾瑶拽了一把顾四爷,“哥哥交卷比你早,他在马车上都等着急了。”

    她着实不想同汪氏母女纠缠,又有这么多考生的时候,更不该同汪氏争吵。

    一来没面子跌顾四爷的身份。

    二来顾瑶知晓考场发生的事,此时顾四爷最该低调一点。

    顾瑶连哄带拽顾四爷上马车,而顾璐也拽着汪氏。

    马车中,顾四爷接过顾瑶递过来的湿毛擦拭脸庞,再次嗅到身上的酸臭味儿,随口问道:“顾瑞出事了?”

    顾瑶知晓瞒不住,把在考场发生的事情经过交代了一遍,顾四爷眸子闪过凝重之色,“锦衣卫么?!”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