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好牌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

    顾瑞没能走出考场,被锦衣卫带走关进锦衣卫的消息,终究是被顾璐打听出来了。

    谁也说不准顾瑞犯得案子有多严重。

    毕竟他是在考棚中被人带走的,而且没能考完乡试,按说考生犯事该由大理寺等官衙审讯。

    如何都不该关进锦衣卫去。

    听到顾瑞被关押的消息后,汪氏直接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顾璐连忙扶住汪氏,她的脸色也很是苍白,没半点血色,双腿也是松软的,撑着汪氏更显得费力。

    若是可能,她也想昏过去的。

    两世为人,她对锦衣卫本能是绕着走的。

    顾璐叫来仆从把汪氏送上马车,别看凭着先知拯救笼络不少前世她记忆中的能人,比如马奔等豪侠义士。

    以女儿身命令他们做一些替天行道的善事,或是帮她处理不好处置的事。

    她做一切事都避开了锦衣卫。

    她相信锦衣卫不会对无官无职的自己过多关注。

    上一世,顾璐经历过锦衣卫大牢,只要一想起那半月的折磨,直到现在她还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前世丈夫的上峰在边关突然领兵失去踪迹,皇上震怒,命令锦衣卫擒拿所有于之相关的人。

    顾璐连同公婆等人被关进锦衣卫。

    婆婆一直安慰她没事的,一直说她儿子不会叛国。

    顾璐望着昏厥的汪氏,自己是指望不上娘亲的,不知为何她想到相处多年的前世婆婆。

    她之所以没有报复上辈子的丈夫,也是看在前世婆婆的面子上。

    毕竟在锦衣卫监牢中,没有婆婆的维护宽慰,她怕是活不到被放出来的那一日。

    她不曾想过干扰前世丈夫的仕途,还有一个私心……最后她同丈夫形同陌路的那段日子,那名丈夫带回来的小妾曾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说自己如何得宠,如何为男人牺牲。

    并且嘲讽她不配为人妻!

    顾璐想看看又有哪个倒霉的姑娘嫁给前世的丈夫,她又怎么面对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

    汪氏悠然转醒,不曾开口眼泪顿时落了下来,“怎么办?璐姐儿,我们可怎么办?”

    顾璐勉强压制住心慌恐惧,揽住汪氏颤抖个不停的肩膀,轻声道:“我相信哥哥是清白的,他许是被皇上保护起来了。被关进锦衣卫的人也不都是有罪的。”

    比如上一世她不就是从锦衣卫出来么?

    不仅无罪,还得到皇上的赏赐嘉奖。

    因为她的丈夫没有叛国,而是掩人耳目领兵设伏还是怎么的,顾璐并不大清楚,当时她只顾着同跪地向婆婆请罪的丈夫大声争吵。

    说他不顾家里的亲人。

    怒斥他不孝!

    顾璐连哭带喊怒斥了丈夫一通,非要丈夫同她去娘家求调回京城的门路。

    ……顾璐一手轻轻按了按太阳穴,前世的事,她很少去回忆,尤其是嫁人之后的记忆每一次回忆,她都更恼恨顾家的无情无义。

    不过她好似发觉前世时,她同丈夫争吵,婆婆渐渐转冷的目光,甚至她要去求娘家时,婆婆对她是怀着恨意的,再也不似在锦衣卫牢房中,把她死死护在身后。

    一遍一遍不停说,她儿不会叛国!

    她会让儿子跪下给咱们赔礼道歉的。

    顾璐到现在都不明白,她为何会招了婆婆的嫉恨,莫非回京不好吗?

    前世她忽略的细节此时到时全看明白了,那次之后,丈夫对她越发冷淡,婆婆再也不见往日的慈爱。

    不是说婆婆拿她出气立规矩,而是客气生疏得如同外人一般。

    在丈夫领回小妾和庶子后,婆婆一直很沉默,后来更是疼爱那个庶出的孙子。

    当时她是没有注意到的这一切,私下舍了脸面回顾家求助,可已在吏部武选司主持大局的顾瑾对她敷衍了事。

    要知道吏部武选司可是掌管四品以下武官的升迁,对四品上的官员同样有建议权。

    吏部中谁不卖顾清的面子?

    否则顾瑾凭什么年纪轻轻就做到掌握武选司大权的位置?

    顾清为顾瑾安排官职,却不能帮她的丈夫,还让她和汪氏求到顾瑾跟前。

    顾四爷不仅不肯帮忙,在一旁对顾瑾说,不可徇私!且绝对不得把她丈夫调回京城,说丈夫使得她们被锦衣卫关了半个月,怎么也不能吃亏。

    当时顾瑾笑着点头,把进京跑官的武将特意送顾瑾的一匹名驹转送给顾四爷。

    而顾四爷丢下她和娘亲,乐颠颠去看名驹了。

    让她一个人面对顾瑾。

    当时顾瑾已经很有派头了,被他深邃的眸子盯着,顾璐只能扶着娘亲落荒而逃,顾瑾当时好似想同她说什么。

    她却不想听顾瑾那堆理由。

    没过几日,丈夫回了边关,可她却听说顾瑾将丈夫同在边关的同僚武将调回了京城。

    只是因为她没给顾瑾送礼么?

    她很想抓着顾瑾问清楚原因,汪氏虽不是顾瑾生母,从未亏待过顾瑾,她也从未在顾瑾面前摆出嫡女的架子。

    为何顾瑾不仅不肯帮忙,还落她面子一般提拔丈夫的同僚?

    本以为她娘家哥哥提拔丈夫的同僚会招致婆婆的不满,她甚至已经准备好被夫家责难。

    然而那几日婆婆好似对她亲近了不少,还问她是不是同顾瑾说了什么。

    她当时正委屈着,想要找人倾诉,婆婆这么一说,她索性自曝家丑,说了顾瑾很多以庶出压制嫡出的事。

    把一切都推到顾瑾头上,只因为她没有给顾瑾送礼。

    她痛骂顾瑾后,婆婆对她更为……无视了。

    她在夫家被边缘化,婆婆甚至几日不曾见她一面,而已成为淮阳王妃的顾瑶来专程过来看她笑话!

    顾瑶同婆婆单独谈了一会儿,出门时顾瑶同顾璐说了一句,求你了,别再诬赖三哥!

    此时汪氏哭得令顾璐心烦又心痛,也打断她的回忆。

    前世她除了哭泣外,再无人帮自己一把。

    重生后她暗暗发誓绝不做软弱的自己,决不让让母亲再落泪。

    然而最近她们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离开顾家并没有顾璐想得那么美好。

    如今顾瑞在锦衣卫生死不知,顾璐除了担心之外,竟是无计可施。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