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优待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在文官家族,嫡庶有着严格的差距。『→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除非庶子是天生的读书种子,如同顾瑾这般的天资才有可能突破嫡庶的界限。

    相比而言,将门在嫡庶上相反没那么多规矩。

    毕竟古来就有上阵父子兵之言,只要是男丁对将门同样珍贵。

    因为他们都要在疆场上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对方,兄弟骨子里的血脉牵绊更为可靠。

    对顾家而言,顾清少不了兄弟们的辅助,顾二爷除非奇迹否则很难追上顾清。

    以前顾二爷的官声不错,外放为官年年考核都是优等,有顾清的关照嫌少有不开眼的人特意给他下绊子。

    因此很多人都认为顾二爷将会是顾清的左膀右臂,毕竟顾老夫人对庶子很尽心,并非刻意打压庶子的嫡母。

    一直顺风顺水的顾二爷遭遇突然崛起的顾四爷后,顾阁老明显更信任一母同胞的兄弟。

    顾阁老也更重视顾瑾。

    任谁都看得出,顾阁老已在着力培养顾瑾了。

    顾瑾年纪虽轻,他不曾被顾家的希望压垮,顾瑾反而越发出色。

    “顾阁老还是心善,否则就不会把顾二爷安排进翰林院了。”

    “你是不是傻?何大人何时提过顾阁老?明明是顾四爷走得何大人门路!”

    “难道你们不知何大人同顾四爷关系亲近?不知他们两家有意联姻?何大人明显是在帮忙未来的亲家!”

    “联姻?何小姐同顾三少爷?”

    “据说是永乐伯如今的次子,顾家排行第五的少爷,你可别小看了他,人家已经是神机营八大校尉之一,那也是在陛下面前留过姓名的。”

    官员们凑在一起也愿意交流一些八卦消息,尤其是涉及到重臣勋贵的消息,更是他们热议的对象。

    底层官员期望能从这些小道消息中得到些许的风声,起码不会得罪风头强劲的人。

    比如不可一世的永乐伯顾四爷!

    他的儿子在何大人的女婿名单上,又能求动何大人,京城的官员勋贵们轻易不敢得罪顾四爷。

    “我现在不羡慕何阁老,也不羡慕兢兢业的顾阁老,最是羡慕一人。”

    谈天的官员几乎异口同声说出了羡慕人的名字。

    是他。

    是他。

    还是他。

    永乐伯顾四爷!

    *******

    锦衣卫大牢,顾瑞被锦衣卫从苦牢中提了出来,边走边道:

    “小子,你有福气了,原本按照规矩,是要让你经历苦牢和水牢的,以此杀杀你的志气,等到指挥使大人提审你时,你更容易交代。”

    顾瑞面容惨白,只是经历了几日苦牢,已经差点让他崩溃。

    他瘦弱的身躯虚晃,嘴唇干裂,双眸无神般随着锦衣卫前行。

    此时让他交代什么,他都会说的。

    锦衣卫的牢房太可怕了。

    “当然比苦牢和水牢更受罪的牢房也不是没有。”

    顾瑞麻木的心头闪过庆幸,随即他又露出苦笑,竟然因为他没去最差的牢房而感激锦衣卫对自己仁慈。

    难怪他总是被顾璐摆布,明明想着拒绝,不想按照顾璐的建议行事。

    每次最后都会被顾璐说服。

    这几天他在苦牢中,除了担心自己的前程之外,也努力回忆往事,他到底是怎么从顾家少爷沦为顾家弃子的?

    他的确有对顾瑾的羡慕和嫉妒,可这些不足以让他失去控制,一切的始因在于顾璐。

    从他有心过继到大伯名下,从他被顾璐逼着用功读书,从他知晓假的考题开始。

    他无法完全责怪顾璐,毕竟若是他坚定沉稳,不去嫉妒顾瑾,不去想着荣华富贵,如今他还是顾四爷的嫡子!

    父亲最终把他赶出宗族,也是他的报应。

    他真的想过做大伯的儿子。

    “你小子弱不经风不显山不漏水,家中长辈挺有能力呀,我在锦衣卫这么久很少见皇上下令关押的人能转到最为上等的牢房!”

    “是有人递话了?”

    顾瑞眸子突然亮了一瞬,“是不是……”

    他干涩的喉咙不敢说出顾四爷。

    父亲那么生气绝情,又怎会再照拂他?

    “是何大人派人传得话,不过据上面的交代,求到何大人头上是永乐伯。”

    锦衣卫也不都是消息灵通的,眼前这位就是看管犯人的。

    常年都在牢房,他是听过永乐伯是谁,未必知晓顾瑞同永乐伯的关系。

    永乐伯即便是他都知道是惹不起的。

    据说冠世侯非常敬重他,称永乐伯为世叔,执晚辈礼。

    前一阵,冠世侯送来一个少年,让少年亲眼见到锦衣卫最残忍的一幕。

    他当时想着少年回去怕是得做一年的噩梦,谁也不明白少年怎么就得罪了陆侯爷。

    顾瑞身躯僵硬,站在打开牢门前,牢房中的布置比苦牢好太多了。

    不仅有座椅长凳,还有一张简单的床榻,被褥也很整齐,甚至在墙壁上还开了个小口,一缕阳光斜射进来。

    原来现在是白天吗?

    顾瑞有种落泪的冲动。

    “你同永乐伯熟悉?”

    锦衣卫好奇的问道,“倘若他帮你说话,在意你的话,你的案子也不是不能通融,听说永乐伯颇得皇上喜爱,就算指挥使大人亲审此案,也会给永乐伯一个面子,不会轻易对你用刑。”

    顾瑞蹲在地上,脸庞埋入臂弯中,嚎啕大哭,“我……我以前是他的嫡长子,现在我爹不认我了。”

    “我把我爹弄丢了。”

    锦衣卫吃惊不小,这是怎么闹得?

    既然永乐伯不认儿子,又为何关照弃子?

    永乐伯是个好父亲!

    求人不需要银子么?

    何大人可是出了名的拿钱办事,你给多少的银子,就帮你办多大的事。

    *****

    隆庆帝听笑话似听到何大人的回禀,放下顾瑾的试卷,轻笑道:“朕知晓了,顾老四就是个嘴硬心软的。”

    何大人赞同般点头,“拿着礼物来求奴才时,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好似生怕旁人看出他还在意顾瑞,在奴才面前吭哧了半晌,被奴才逼得不得不开口,他还说是……顾家老夫人逼他来的。”

    “奴才一眼就看出他撒谎,顾老夫人也心疼孙子,但是更疼他,如何都不会为个不在族谱上的顾瑞让永乐伯招惹是非。”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