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暗通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二夫人始终不相信科举是公正的,哪怕在先帝查贪官差得最严时,每次科举都有空子可钻。

    不过是相对公正罢了。

    何况有她儿子落第在,这次乡试肯定存在问题。

    顾四爷那样的废物都能高中乡试第十名?

    她儿子肯定是被人换了试卷的。

    但凡当娘的,总会认为自己的儿子是最好的,往日她儿子比同龄人优秀,这一切更给了二夫人信心。

    顾二爷说道:“此事你暂且不要声张,等我去过礼部,看过儿子的试卷再说。”

    二夫人此时恨不得就把顾四爷拽下来,不过到底也知晓轻重,勉强答应:“二爷可得尽快还儿子一个公道呀。”

    她对落寞的儿子更加怜惜了,不是儿子不肯努力,是他们做父母的让儿子在科举上遭受不公平的待遇。

    能推卸落第的责任,顾大少爷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何况他本就不认为自己会落第,哪怕因为冠世侯的恐吓,在备考那段日子他分心了,无法沉下心刻苦攻读。

    在朝廷上有不可战胜的冠世侯,他本能惧怕再同冠世侯碰面,他甚至不想入仕为官。

    倘若他不惦记顾瑶,就不会被陆铮扔去锦衣卫观看审讯烦犯人。

    他深知在乡试上并未发挥出自己全部的水准,给顾二爷默写的考卷也有他出考场后的润色。

    文章主要框架是没有改变的。

    他也知道自己发挥略有失常,又不想让顾二爷失望,只能让父亲认为自己考得其实还不错。

    倘若没有何大人的‘建议’,以他的试卷会被录取的。

    正因为名次太低,隆庆帝不在意他,才准了何大人所奏,不让世人认为中举名额都是顾家的。

    他若是正常发挥,名次高上一些,何大人未必就敢让他落第。

    一切巧合造就今日的局面,顾二爷对科举成绩存在疑问,更不愿意就此就去翰林院。

    他让二夫人带着儿子回院落歇息,一个人出门,直奔礼部。

    儿子还年轻,这次不中,明年隆庆帝再开恩科的话,儿子有很大几率高中,横竖不过是耽搁一年而已。

    顾二爷之所以如此上心,不是为儿子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而是他嗅到了机会,攀上何大人的机会!

    何大人有意同顾家联姻的消息已经传遍京城,所有人不是猜顾瑾,就是猜顾珏。

    他的儿子才是顾家长孙!

    而且尚未婚配,又是堂堂正正的嫡子,比顾瑾顾珏这种生母扶正后得到的名分更加贵重。

    倘若他能同何大人成为亲家,以后在官场上得何大人提携,他未必不能赶上长兄顾清。

    顾瑾是有才华,到底还年轻,顾家还不到时候培养顾瑾,把家族传承交到顾瑾手上。

    他这个做二伯父还在壮年!

    若是他能掌握顾家也会传给自己的儿子,顾清就是因为生不出儿子来才会重视顾瑾!

    顾二爷在心里盘算得明明白白,心急火燎来到礼部,找到在礼部任职的同科。

    他说明来意后,本以为很简单的查看试卷竟然让同科面露难色。

    “不是不肯帮顾年兄的忙,咱们同在宦海游历,与人方面就是与己方便,若是顾年兄查上几次的乡试卷子,小弟立刻就给年兄找来。”

    他凑近顾二爷小声耳语,“这次乡试的卷子,已经被何大人封存了,说是没有皇上的口谕,谁都不得阅看。小弟着实没有办法把令郎的试卷拿出来,连抄录的副卷也是没法子取出。”

    顾二爷眼里闪过失望之色,随后越发决定本次乡试有猫腻。

    否则何大人为何要封存试卷?

    他轻声道:“多出银子……”

    同科苦笑摇头,“何大人亲手封存的,谁敢动?我劝顾年兄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横竖令公子还年轻,刚刚及冠,多沉淀几年,下次给顾年兄捧个解元回来!”

    “我还没恭喜顾年兄,本科的解元不就是出自顾家?”

    同科不知顾家几房之间并不和睦,不,应该说顾二爷不服长房,恨着顾四爷,在外人眼中顾氏四兄弟守望相助,共同繁盛顾家。

    顾二爷心头再被扎了一下,忍下不痛快,笑道:“本官的侄子高中解元,好在还有顾瑾,否则指望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顾家还不得被老四闹成什么样呢。”

    同科:“……”

    怎么听着都不似高兴的语气,顾年兄所说的四弟是永乐伯?

    顾家真是太苛刻了,有子封永乐伯还不满意?

    名门子弟也不是各个都有官做。

    和同科辞别后,顾二爷没急着回府,他坐在马车里左思右想,如何能看到儿子的试卷!

    唯有见到试卷,他才能拿住何大人的‘证据’把柄,以此好同何大人商谈如何掩盖科举乡试上的不公平。

    马车车窗被轻轻敲响,顾二爷打了个激灵,因为要掩藏踪迹,顾二爷只带了自己的常随和车夫出门。

    他推开车窗,见到一个陌生的汉子。

    汉子半张脸掩藏在胡须之下,身形魁梧,浓眉阔目,不甚好惹。

    顾二爷不认识他。

    “你是哪位?”

    “我奉小姐之命来给顾二爷送个口信,若想搬倒踩下永乐伯,您可去脂粉铺子寻找小姐。”

    汉子说完后,利落转身而去。

    顾二爷眸子微沉,陌生男子点明自己的身份,又知晓自己同顾湛不和……脂粉铺子么?

    他是不是该走一趟?

    ******

    “大舅母,还有你们,别再吵我娘了。”

    顾璐护住差点崩溃的汪氏,心痛般望着气势汹汹,恨得不得撕碎她们母女的舅母们。

    她心痛得喘不过气来。

    前世,舅母们都是和善的,对她爱护有加,不是大舅母在她病逝前说出了真相,她也不会那么怨恨导致自己上辈子过得不如意的顾四爷!

    今生疼爱护着她的舅母们变了另外一副面孔,即便顾璐早有准备,此时她还是感到心头滴血。

    “我哥哥也在锦衣卫,他是被大舅牵连的,并不是舅母所言,是我哥导致大舅诬告何大人!”

    顾璐苦口婆心的解释,“眼下最重要不是该齐心合力救出大舅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