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认真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方展对汪氏正热和着,颇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之情。

    眼见母亲还有力气砸茶杯骂人,母亲的病情并不严重。

    横竖母亲身边还有女儿等人在,他留下也做不了什么,只会惹娘亲生气。

    方展快步出门,兴致冲冲的急迫样哪有半分乡试落第的沮丧伤心?

    “你爹!你爹他糊涂啊,被姓汪氏那女人迷得神魂颠倒,顾璐死丫头没脸没皮,她来作甚?帮着她娘拉皮条!生怕你爹忘记汪氏。”

    “祖母。”

    “慧姐儿,我就指望你和你哥哥了,你们可得好好的,你对死丫头多些小心,我看彪呼呼的邪性得很,千万别被她牵连了去,让你哥哥离她远一些,同她那个下贱娘一样,专门勾引男人。”

    比顾璐还要大上一岁的少女清丽脱俗,天生美人胚子,眉眼更似其父方展。

    方展当年能迷住王府郡主自然相貌不差,比之顾四爷也不差的。

    一样的眉眼在男子身上展现出儒雅,放在女子脸上显出柔美来。

    因为给母亲守孝,少女定下的婚事耽搁下来,父亲降爵后,少女也不知夫家会不会等到她孝满继续履行这门亲事。

    毕竟自从外祖父获罪后,往日同她亲近的朋友大多变得生疏了。

    即便有几个依然联系的,怕也是拿她取笑的。

    婆家倘若悔婚,她得为自己将来谋划,父亲和祖母未必指望得上。

    为不给婆家落下口实把柄。

    她守孝期间几乎不出门,只在家里抄写佛经或是陪伴祖母。

    原本她同顾璐交好,自从父亲时常提起汪氏后,她从府上老人口中听说,父亲一直爱慕着汪氏,她娘只是迫于祖父祖母的威逼娶回来的妻子罢了。

    她打听出不少当年的事,原本对顾璐的几分友爱,也因顾璐鼓动汪氏来抢她父亲而消散不少。

    即便她娘横刀夺爱做得不地道,方展当年也没拼死反对呀。

    也许她将来会有继母,但是继母绝不能是汪氏!

    否则她枉为母亲的女儿。

    不过她在祖母面前却是为父亲说了几句好话,祖母再疼她和哥哥也很难越过父亲去。

    她还要家在待上几年,此时得罪祖母,惹父亲不痛快,为汪氏吵闹不休,一来显得很没教养,二来有可能把父亲直接推给汪氏母女。

    促使他们三人做了一家人!

    顾璐不要生父顾四爷,非要同她抢爹,方慧不知该说顾璐是聪明?还是蠢笨。

    顾四爷封爵永乐伯,如今又中了举人,还有一个解元儿子,神机营侍卫次子,几个女儿也在京城颇有名声。

    无论是顾珊,还是顾瑶都是闺秀们口中羡慕的对象。

    当然她做不出嫌弃生父的事,但是她的父亲以前还能压顾四爷一头,现在她爹不仅被顾四爷赶超,且拉开了一辈子也难以追上的距离。

    倘若她是顾璐,绝不会同母亲离开顾家,更不会帮母亲给情人传递消息!

    方慧伺候祖母,心头却想着如何让汪氏进不了方家门。

    ******

    顾璐是打着来看好友方慧的名义来得方家,见到方世伯后,她完全把借口扔到一旁。

    “我娘怕方世伯为乡试的事伤心,特意派我过来给您送些补品。”

    “让师妹挂念了,乡试于我而言,不过是遵从母亲之命的考试罢了,能中只能哄母亲开心不中却是正合我心意。”

    方展领着顾璐去书房,把顾璐带来的礼盒随意交给奴才,“我寻到了一方砚台,用它研磨不仅墨汁均匀细腻,还有青莲般清香,砚台最适合师妹用了,一会儿你帮我转送给师妹。”

    顾璐点头答应下来,一路走来,她发觉方展不在意科举成绩,不在意蝇营狗苟的仕途。

    他是那般潇洒,懂得享受生活,只求岁月静好,一世倾情。

    唯有方世伯才配得上诗情画意的母亲。

    顾璐暗恼自己不够坚决,方才竟对娘亲多了几分不满。

    似娘亲纤细敏感又单纯的人就该被人捧在手心呵护。

    娘亲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同一心人白头偕老。

    方世伯可是从未纳妾,身边比顾四爷干净得多。

    “璐姐儿来看看我这幅画如何?”

    方展将画作展开,温柔浅笑:“你是师妹女儿,也当继承师妹的天分,等师妹嫁过来,我们可以亲自教导璐姐儿绘画,带着你游览山河大川。”

    顾璐眼圈微红,有父母疼爱的日子,是她想都不敢的。

    “怎么又哭了?我竟是忘了你还是个小姑娘。”

    方展语气有中蕴含宠溺和腻死人的温柔,轻声道:“我见璐姐儿如同弓箭一般紧绷着,以前师妹在顾家,你怕师妹被顾湛欺负,如今你们母女已经脱离了火坑,你无需再把一切都背在肩上,女孩子当是天真浪漫的,如此才不负你的好年华。”

    顾璐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温柔体贴的方世伯就是她心中最好的父亲!

    前世今生有些事和人改变了,唯一不变是方世伯的温柔和慈爱。

    方展怜惜擦拭顾璐的泪水,“哭吧,哭出来,你会好受许多的。”

    “我哥哥……还在锦衣卫,我想不到办法救他。”

    顾璐隐隐记得方世伯好似同锦衣卫指挥使麾下的一个姓柳的主簿交情莫逆。

    前世泰安伯同柳主簿交代过善待被关进锦衣卫的顾璐和婆婆。

    “锦衣卫呀,我并无太熟悉的人,不过我想皇上是英明的,只要你哥哥没有做过错事,他总会被无罪开释的。”

    顾璐无法开口提起柳主簿,许是方世伯不想让自己感激他。

    方世伯做好事一向不留名的,绝不会似顾四爷做了一丁点的好事就恨不得嚷嚷得整个京城都知道。

    义薄云天的顾四爷?!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顾璐在方家书房消磨了一下午,直到离开时,她还是没记起去看望好闺蜜方小姐。

    再过一年方小姐就要嫁人了,她打算在母亲身边多留几年,好好陪陪且孝顺母亲同方世伯。

    到时候他们一家人会是整个京城都羡慕的,谁再会说母亲选择离开顾湛就是错误?

    母亲永远都不会后悔。

    幸福不是拥有权势就能得到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