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利用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到底是她亲生骨肉。

    汝阳郡王妃对顾珊还是有疼惜的,只要不威胁她的地位,她愿意善待顾珊。

    只是没想到她暗中让顾湛破坏继子和顾珊的姻缘,她依然没能完全躲开顾珊的纠缠。

    许是母女天性,顾珊对她总有说不出的亲近。

    在梦中,汝阳王妃对她温柔慈爱,宛若母亲一般。

    梦境照进现实。

    顾珊对汝阳郡王妃很信任,不介意把顾家的丑事暴露出来。

    恰好顾珊想找一个人诉说自己所承受的委屈。

    “顾家不似外人称赞的有规矩,重体统,我生母早逝,在继母面前长大,又没一母同胞的姐妹兄弟扶持,父亲又不是个慈爱的。”

    汝阳郡王妃轻轻摩挲顾珊的额头,似有所感说道,“顾家真不是个好去处。”

    顾珊得到认同感,继续道:

    “顾瑾高中解元后,祖母那么势力的人更加坚定抬举李姨娘,只为让顾瑾更好的出身,让顾家更加尊荣,他们打算扶正妾室,哪家有体面的人家会做出这事?”

    “她们又把我娘至于何地?当初若不是我娘点头,李姨娘怎么可能进门?现在我娘不在了,他们就忘了怎么求得我娘的应允。”

    顾珊眼泪流得更凶,抽泣道:“现在李姨娘和她生的儿女才是顾家的子孙,其余人,包括我在内都得靠边站,在顾家,我多说一句话都不成。”

    “祖母对我不似孙女,好似仇人一般冷漠。”

    汝阳郡王妃眸子闪过厉色,心疼般抚慰顾珊,“可怜见的,顾家让你和你娘受尽委屈,我这个……这个外人都看不过去了。”

    顾珊呜呜呜。

    汝阳郡王妃小声安慰着,“你娘生你不易,她就指望你了,我也听说她虽然身体孱弱,可不至于突然间就没了。”

    “您听说了什么?”

    这是第二个人提醒顾珊了。

    她不相信三妹的话,因为她能看出二伯父对顾四爷有心结。

    三小姐是她在顾家不多能说上话的姐妹,在她的梦中三小姐很少出现,她不信二伯父,对三妹也多有疑心。

    可是在梦中对她甚是慈爱的汝阳郡王妃也这么说,顾珊这回儿存了几分心思。

    “你也知晓我不是京城人,同京城任何人家没有任何关联。”

    汝阳郡王妃提着帕子给顾珊拭去眼泪,“若不是王爷被皇上召回京,我一辈子都不会踏进京城,西南自然没有京城繁华,没有京城百姓多,在西南我更觉得自在。”

    “您也受苦了,都是父亲的错。不是他胡乱诬陷汝阳王爷,仗着太后娘娘的宠爱贬低您,您也不会被困在皇宫学规矩!”

    她所承受的不幸全是顾四爷害的。

    顾珊感慨道:“您在我面前从未说过他一句不好,一句坏话,甚至还叮咛我不要同父亲拌嘴,当孝顺他。”

    “你是个好人。”

    无论是在她梦中还是现实中,顾珊能放下同汝阳郡王世子的情愫,做不到疏远汝阳郡王妃。

    汝阳郡王妃被顾珊信任的目光望着,心头荡起一丝的异样。

    本来坚定的心再次摇摆犹豫起来。

    伺候她的宫女上前倒了茶水,并给她递了个眼色。

    她在宫中受了这么多委屈,这么多苦是谁害的?

    不就是顾湛!

    害得他们夫妻分离,害得她同双胞胎儿子分离,她很是想念在郡王府的儿子,担心仆从伺候不周全。

    她在慈宁宫却也听说顾湛风光无限,儿子是解元,他竟然也中举了。

    这些消息戳得她心很痛。

    倘若她帮不了汝阳郡王报复顾湛,怕是王爷会误会自己对顾湛余情未了。

    “珊姐儿是个好女孩儿,对你母亲更是孝顺,我隐隐听到一些风声,涉及到你生母,原本我不想同你说,有句话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我不敢说你生母是遭人陷害,从顾家扶正李姨娘推测,李姨娘未必就是手脚干净,老实敦厚的,你娘怕是被她骗了。”

    顾珊指甲掐着手心,“我会查清楚的,倘若他们谋害我娘,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我也要给我娘报仇!”

    “你到底只是个女孩子,纵然你娘的死同顾家脱不开关系,你又能拿顾家怎么办?”

    “总之我有办法的!”

    顾珊转动着手上的翡翠镯子,“他会帮我。”

    同四皇子相比,她同姜世子那点情愫好感也不算什么了。

    汝阳郡王妃说道:“我同你一见如故,碍着王爷的原因,你做不了我儿媳妇,但是我一直把你当女儿看待,遇见难处,你尽管开口,我想法设法也会帮你的。”

    顾珊感动得连连点头。

    六公主辞别太后娘娘,顾珊也忙起身随着六公主离开。

    宫女送走顾珊后,走到汝阳郡王妃身边,“你没有按照王爷的吩咐去同顾珊说。”

    “我怎么同她说,还轮不到你来质疑,你别忘我才是王爷的正妃。”

    汝阳郡王妃似笑非笑,好似能看破宫女的心事一般。

    姿容清丽的宫女吹弹可破的肌肤泛起红晕,“王爷的吩咐我看着你,下一次再擅自更改王爷的命令,我会直接向王爷回禀的,到时候……我是不敢质疑王妃殿下,可您也得想清楚该如何同王爷交代。”

    “您现在是王爷正妃,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王爷能抬举您,未必就不能抬举旁人,别以为照顾大世子和郡主,给王爷生了一对双胞胎,您的王妃之位就稳了。”

    宫女同样回了汝阳郡王妃一切尽已知晓的笑容,掐着腰肢离开。

    啪,杯盏落地。

    汝阳郡王妃手臂哆嗦,面孔泛白。

    宫女头都没回,轻声道:“明儿王妃又要被尚宫教训了,您怎么就记不住,气不顺也不能表现出来,摔茶杯同市井泼妇有何不同?”

    汝阳郡王妃一头倒在床榻上,脸庞埋入被褥中,泪水簇簇的滚落。

    不是顾湛让王爷降爵为郡主,她哪里会受一个奴婢的气?

    没有碰到顾珊和顾湛前,王爷对她温柔体贴,王爷的下属也不敢不把她当主母看待。

    利用顾珊针对顾湛的愧疚渐渐随着她对顾湛的恨意而散去大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