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相遇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京城如今最热门的话题都在乡试上头,毕竟往年北直隶的解元都是状元有利争夺者。

    偏偏这次科举的考题意外的简单,学子落第后都恨不得捶胸顿足以表后悔。

    下一次乡试是很难碰见这么简单的试题了。

    解元顾瑾是最常提起的名字。

    他的出身,他的求学经历,他的相貌等等是百姓所热议的。

    当然也少不了高中第十名的永乐伯顾四爷。

    相比较是人都知道顾瑾会中举,向来以不学无术闻名的永乐伯中举更值得热议。

    “他就是生养了个好儿子,顾三公子高中解元,他亲生父亲落榜有违父子纲常。”

    “可就算为父子伦理也不该取他为第十名啊,何大人怕是……不是说很多人都见到顾四爷给何大人送礼了么?”

    茶楼酒肆这样的声音不在少数,毕竟顾四爷时长在京城‘横行八道’,又被读书人所鄙夷胸无点墨,平庸蠢笨。

    虽然封爵后,读书人收敛许多。

    可以前读书人写文骂顾四爷时,很多京城百姓都曾经围观过。

    顾四爷是纨绔子弟的偶像,但对京城百姓来说更似个奇迹。

    他们好似看着自家的熊孩子前一刻被读书人喷得啥也不是,后一刻就成了皇上亲封永乐伯!

    因为普通百姓同顾四爷地位相差太远,他们反倒没有多少的嫉妒之心,乐呵呵继续围观被顾四爷打脸的读书人。

    因为顾四爷不仅得了爵位,还一脚踹开了读书人引以为傲的自留地——科举的大门。

    嘲讽顾四爷的读书人十有*都落第了,以后再见到顾四爷,他们可以不称呼四爷或是永乐伯,却不能不叫一声举人老爷。

    即便以后他们能也能中得举人,也得自称一声后辈晚生,尊顾四爷为大前辈!

    “你可知晓他们为何遮遮掩掩的。”

    茶楼中,临街的一人指着盖住头面的人,问道:“你见过他们掩袖而奔么?”

    明显有不知详情的人摇头道:“不知道。”

    众人轰然大笑,不少人拍着桌子,高声道:“他们的面子被顾四爷狠狠踩在脚下摩擦摩擦,别管顾四爷是不是因为儿子高中的举人,横竖他是板上钉钉的举人!”

    “生子当生顾公子,做人当如顾四爷!”

    清净一些的茶室,坐着一位俊俏的公子哥儿,他听到这句话后,噗嗤笑出声,端茶来的茶博士楞了一瞬,怎么听着好似个姑娘?

    不过他也不是没见过女扮男装的女公子,不外是小姐们家里待腻歪了,出门逛一逛或是私会情郎。

    男装总比红妆方便。

    茶博士躬身说了一声慢用退了出去。

    不该管的不要管,不该看的不好看,不该懂得就得装糊涂,升斗小民就是这么过日子的。

    “郡君。”

    同样做小厮打扮的人有几分着急,“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王爷同世子见不到您,又该着急了。”

    坐在临窗旁的少年不紧不慢说道:“只要你不说,他们又哪会发现我不在王府?父亲和哥哥现在顾不上我了,何况我在外行走习惯了,回到京城整日闷在王府,我可忍受不了。”

    “王爷交代过,京城不比西南,在西南川省,您可率性而为,即便是骑马伤人也无人敢指摘汝阳王府郡主半分不是。”

    在西南时,汝阳王就是土皇帝。不仅西南的百姓认可汝阳王,就是被汝阳王几代人镇压的南疆蛮子也都当汝阳王比皇帝还厉害。

    每年南疆蛮子为同汉人百姓换取粮食食盐等物,会向汝阳王‘上供’,宝石珍奇之物数不胜数。

    隆庆帝一道旨意,汝阳王经过纠结衡量后,只能遵从圣旨举家回京。

    本以为只是述职个一年半载的,没想到朝廷中枢已不是汝阳王所了解的,他回京后备受冷遇,还因为招惹顾四爷,堂堂亲王被削成郡王。

    安然郡主变成郡君。

    对父亲恼恨的顾四爷,安然郡君到是对他很是好奇。

    有人说他只是运气好,是个不学无术的人,也有说顾四爷大智若愚。

    郡主和郡君的爵位,她没察觉出太大的不同,不过就是少领几两的俸禄而已。

    汝阳郡王府不缺那点俸禄银子。

    安然郡君反而认为父亲不做汝阳王更好一点,毕竟异姓王太扎眼了,郡王总比亲王低了一等。

    隆庆帝对他们的疑心许是降低几分。

    安然郡君说道:“在西南有西南的好处,王府安在何处,我说得不算,父亲怕也是做不了主,得看皇上的意思,即便将来父亲能回去,我同哥哥,以及母亲也得留在京城。”

    “以后不要再提西南的事了,早日适应京城,我的日子也能好过些。倘若早知晓顾四爷的能耐和身份,父亲也不见得同他发生冲突。”

    安然郡君眸子闪过忧虑,“总要早日解开同顾四爷的误会才好。”

    以前顾家只有顾清一人,即便顾清入阁,同汝阳王还有不少的差距。

    然而现在顾家新崛起了顾瑾,又有顾四爷这样得圣宠的新贵,汝阳郡王在想针对顾家,已是难上加难。

    安然郡君叹息一声,“父亲怎么就不能同永乐伯化敌为友呢?两家只是意气之争,并无血海深仇啊。”

    “郡君您看,那人是不是顾四爷?”

    “嗯。”

    安然郡君点头。

    顾四爷一身华服,被仆从侍卫簇拥着,他俊美的脸庞带着几分洒脱肆意,同身边人谈笑风声。

    明明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明明很多人都看着他。

    偏偏他好似没有被围观的感觉,该怎样就怎样。

    他反而似在红尘中行走的贵公子,很难让人移开目光。

    姜五爷心头这个气啊,他怎就没长记性和顾老四一起并肩前行?

    他也是勋贵子弟,父亲爵位可比顾老侯爷高多了。

    可没顾四爷英俊,没他会伪装,姜五爷以前还能不被顾老四比下去。

    现在他如同顾四爷的跟班儿。

    太特么伤人了。

    顾四爷潇洒的笑道:“姜老五你就认命跟着爷吧。”

    安然郡君把顾四爷笑容看在眼中,他可真不像是……有儿女的父亲,说他只有三十也有人相信的。

    “郡君去哪?”

    婢女连忙追着主子下楼出了茶楼,见到主子向顾四爷走去,婢女脸都吓白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