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狗血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瑶愕然。

    莫非顾四爷才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

    在顾璐那世,显然顾四爷一辈子过得顺遂,否则顾璐她们也不至于这么恨他。

    顾璐重生了,顾珊做梦了,顾珈穿书了,三个女儿都带着对顾四爷的痛恨,本该顾四爷会被虐得凄凄惨惨。

    偏偏她穿越而来,帮着顾四爷躲过不少次算计。

    陆铮指点顾瑶手中书卷,顾瑶打开一看,眸子突然睁大,“这……这份东西,他送我?”

    春宫图画得活灵活现,男女交合的姿势千奇百怪。

    饶是顾瑶看过更劲爆的真人版*****,猛然见古代春宫图,脸颊有几分热。

    不过她到是没有装纯洁扔掉,反而兴致勃勃的翻了几页,谁说古人刻板只会男上女下一种姿势?

    明明挺放得开嘛。

    陆铮扣着酒杯,散漫率性,也不催促顾瑶把春宫图拿过来。

    随着顾瑶的脸庞越来越红,双眸含情,陆铮感觉今日回宫怕是得在凉水中泡一个时辰才能压下燥热。

    “侯爷。”

    “进来。”

    顾瑶连忙收了春宫图,当着陆铮的面,她无需掩藏,在仆从跟前,总不好捧着春宫图看。

    不说是否和规矩,仆从都得被她吓出心脏病。

    常随低垂眼睑,几步走到陆铮跟前,轻声回禀了几句,陆铮手指微微一动,“消息确定准确?”

    “是。”

    “这么说先后有两拨人刚好碰到一处?”

    “是。”

    “顾璐的人还没被剪除干净?”

    “……”

    常随不敢吭声,顾瑶问道:“火是她让人放的?”

    陆铮摇头道:“倒也不是冲着令尊去的,顾璐此人倒是有些门道,如此隐秘的事,不知她从何处得知的。”

    顾瑶心说,人家是重生的!

    “射火箭的人可有眉目?”

    “还在追查,属下看即便寻到了,也会被人灭口。”

    常随没想到侯爷对顾六小姐没有任何隐瞒之意。

    主子尊重重视顾六小姐,他们做奴才更不敢在未来夫人面前放肆了。

    以后还要更尊重六小姐一些。

    顾瑶看出陆铮不是在找东西,就是在找人,怕塞进袖子中的春宫图掉落出来,她悄悄塞得更严实,随意问道:“你们这么一通忙乎,锦衣卫都出动了,到底在找什么?”

    她也就是随口问一问,关心陆铮一番。

    没指望陆铮回答。

    陆铮笑着道:“两个月以前我就开始布置了,翻遍了整个京城,刚刚有点眉目,知晓那人的隐藏之地,他到是聪明,知晓大隐隐于世的道理,结果我还是迟了一步!”

    “他的性命不值什么,重要是他手中的东西。”

    “听父亲说,是书斋起火,大多书卷都烧毁了吧。”

    顾瑶端起梅子酒,轻抿一口,“可惜啊。”

    一把火下去,若是书卷账本的话,都得烧成灰烬。

    “不可惜,因为你父亲已经把东西带出来了!”

    “……”

    顾瑶感到袖子里塞的春宫图分外烫人,“你不是说笑?”

    陆铮勾起嘴角,声音沙哑:“你若喜欢,赶明儿我再送你几卷更好的。”

    “胡说!”

    顾瑶直接拿出春宫图向陆铮砸去,红着一张脸,“谁会喜欢这东西?都怪父亲,胡乱塞我东西。”

    陆铮抬手稳稳接下到手的春宫图,常随抬眼惊讶看着主子手中的东西,呆愣好一会,“是永乐伯带出来的?这……这怎么可能?”

    喜欢看春宫图本没太问题,可顾四爷却在一堆书中拿了春宫图,在逃命时也没丢下?

    最不可思议还把春宫图给自己女儿看?

    常随自认随着主子见过不少的人,永乐伯这样的人从未见过。

    陆铮道:“动动你的脑子,顾四爷根本不知道自己打算买给女儿的话本被人在逃命时换掉了!”

    顾瑶连忙问道:“那人若是活着,会不会来找父亲?”

    能让陆铮用了这么大力气去寻找的春宫图,肯定藏着重要的秘密。

    陆铮把春宫图放到一旁,搬起椅子挨着顾瑶坐下,紧紧握住顾瑶的手,轻声道:“别担心,我保证他即便还活着,也无法伤到顾四爷分毫。”

    顾家许是会有危险,可天牢却是固若金汤的。

    顾瑶还是有点不放心,不想让陆铮看出来,给他太大的压力,“我得叮嘱父亲小心。”

    “不过你要找的东西藏在何处?”

    顾瑶从头翻看到尾,没发觉任何的异常,只是一幅幅男女的画像而已。

    陆铮向常随点点头,并未松开顾瑶的手,常随拿过春宫图,小心翼翼割开册子的封皮,然后又拿出一个瓷瓶,慢慢把瓷瓶中透明液体倒在封面上。

    封面的字渐渐消失,随之出现了一张地图。

    顾瑶轻声道:“地图?是隐藏得宝藏,还是金矿?”

    “都不是,这幅图是从关外传进来的。”

    陆铮缓缓说道:“本是谍子费劲千辛万苦得到的情报,可谍子中存了叛徒,有人效力于*太子。”

    顾瑶看过本朝的史书,虽然隆庆帝还活着,不过编写隆庆朝的史书已经有了几卷。

    *太子就是先帝册立的太子,不是他突然暴毙,皇位肯定不会落在当时只是四皇子的隆庆帝身上。

    有人传说*太子就是被他害死的,进而逼宫篡改传位遗诏。

    隆庆帝登基后,追封病逝的太子为王,不过世人大多以*太子相称。

    这位太子活着时,未必是先帝最宠爱的儿子,绝对是先帝最信任和倚重的儿子。

    他是先帝手把手教出去来的,隆庆帝给自己脸上贴金,说他自幼受皇祖父教导,就是为了证明他比*太子更适合继承江山。

    毕竟在当世,太宗比先帝的贤君圣主名声更高。

    “*太子的子嗣不都死了么?”

    顾瑶不信隆庆帝突然间记起*太子的儿子是自己的侄子,顾念骨血亲情而没有斩草除根!

    不管*太子是否死在隆庆帝手上,他都不会准许*太子的儿女活下来。

    自古皇家就是如此,胜者为王,失败者连性命和子嗣都留不下的。

    陆铮眸子微沉,手指划过图纸,轻声道:“据说*太子有一个外室,为他生下一子,也有传是一女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