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奢望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又是渣爹坏了她的好事?!

    为何渣爹总是同她过去不?

    顾珈带出一抹几分莫名的激愤,在顾家,她是最被忽略的孩子。

    虽然生母比李姨娘得宠,生母性情软弱总是让顾珈退让,让她跪着过日子。

    在书中,顾珈反抗顾四爷给自己安排的婚事,于表哥私奔,最后却是被顾四爷赶出家门。

    只为不连累淮阳王妃顾瑶!

    因为王妃怎能有个私奔的姐姐?

    渣爹丝毫不念着骨血亲情。

    他也不想想,顾珈若是不私奔,按照渣爹的意思,嫁给一个被秦元帝降职使用的知府庶子,跟着他们一家去西南结交蛮夷,顾珈哪里受得南疆的气候和瘴气?

    最后顾珈惨死在后宅中去,不过白家也没得了好。

    连顾瑶都只是十八线配角,顾珈的结局也只是书中一行字。

    重点提到顾瑾如何把白家玩弄鼓掌之中,毁了白家一切。

    有人说顾瑾是为顾珈报仇。

    有人说顾瑾只为占据白家的商道。

    众说纷纭,顾珈穿越过来,渐渐感到顾瑾的冷酷,在他温润如玉外表下,对顾珈的漠视。

    “……父亲怎么可能得到地图?”

    顾珈整个人似崩溃一般,转身就往外走,不找个地方大吼一声,她怕是要被憋屈死。

    甚至顾不上勾引陆铮。

    此时,她完全明白顾璐的郁闷。

    陆铮眯起眼眸。

    顾瑶默默叹了一口气,“我这几个姐姐运气也是不错的。”

    她能说什么?

    陆铮方才已经说顾璐神神叨叨了,再多出一个了然一切的顾珈。

    听陆铮提过一嘴,顾珊对四皇子另眼相看。

    而陆铮也同她说过,四皇子忍了太久,心思太深,除了身体不大好之外,在野心上是最似隆庆帝的一人。

    陆铮笑道:“没有你爹运气好,有她们在,顾四爷的气运会越来越盛。”

    顾瑶:“……”

    此处应该留有空白的。

    陆铮去寻顾瑾,不知他们商量了什么事,陆铮很快离开顾家。

    *****

    顾璐看着请罪的人,有几分失落,轻声道:“又没赶上么?”

    本来她打算拿着这份地图去同冠世侯谈判的,她不是仰慕陆铮的顾珈,对陆铮兴趣不大。

    “不是顾四爷突然很插一脚,我等未必不能在书斋燃烧前,找到小姐您要的书卷。”

    “又是他!怎么哪都有他?!”

    顾璐气得摔了茶盏,平复一会儿说道:“算了,这笔账,我一点点同他讨回来,我让你们盯着顾二爷,可有消息?”

    “话已经传到了,顾二爷对小姐的建议好似挺有兴趣,但不曾去过约定的脂粉铺子,看起来他还在犹豫。”

    男人咳嗽的声音空洞,嘴角渗出鲜血,顾璐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你受伤了?”

    “同人较量了几招,射箭的人还有同伙,身手颇为高明,我为甩掉他们的追踪,正经废了不少的功夫,受了点暗伤,多休息几日就没事了。”

    “那你快去休息吧,最近几日不要再出门,我命人给你去请最好的大夫。”

    顾璐对他颇是关怀,马奔为逃避锦衣卫追捕,以及荣国公的报复,不知所踪。

    她身边可用的人越来越少,眼前这人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是她捡回来的。

    在顾璐前世曾做到近卫副统领,同她前世的丈夫是袍泽兄弟。

    今生她在他最为艰难时,给了他一笔银子,足以让他养活全家的银子!

    虽然他可能今生无法入仕为官,顾璐不觉得委屈了他,毕竟不是她的银子,他父母妻儿怕是都会死在贫苦病痛之下。

    现在他的父母儿子还活着,唯一救不会来的人是他的妻子。

    顾璐隐隐觉得他同妻子的感情不算太深,有时顾璐会在他眼中见到痴迷的神色。

    她并不喜欢男人对自己露出痴迷倾慕之色,不是着实无人可用,顾璐根本不会私下亲近他。

    “不用。”男人眸子明亮,脸上的疤痕如同染血一般鲜红,“多谢小姐,我没事的,不用请大夫,我怕被追杀那人的黑衣人看出端倪。”

    他盯着顾璐,轻声道:“有小姐关心我,我纵是死了也是开心的。”

    顾璐后退半步,低垂下眼睑,“别这么说,你能留下帮我,我才能离开顾家依然过得安稳。”

    为安他的心,顾璐忍着恶心同他相对,前世的经历,她尤其是不喜欢粗狂的军人。

    似方伯父文雅清高,有诗人情怀的男人才是理想的丈夫人选。

    “上次你说帮我再找几个帮手……”

    “我已经给兄弟们送信去了,再过几日,他们一准来投靠小姐,到时候我把他们介绍给小姐。”

    他嗅到淡淡的幽香,是少女身上的味道,更靠近顾璐,从她手中抽出了帕子。

    顾璐脸涨得通红,眼见男人拿着帕子放在鼻子下轻嗅,着实太过分了!

    男人握紧帕子,深情道:“小姐,我来保护你!”

    顾璐脸庞更红,气得胸口都比往日高上几分。

    忍住,顾璐知晓自己一旦翻脸,根本无法面对粗鲁的汉子,更清楚这些领兵的人在床榻上有多疯狂!

    前世丈夫每次亲近她,她都倍感痛苦。

    后来许是丈夫也感受到了,摔门而出。

    顾璐始终不觉得自己有错!

    是,他挑逗她了,让她放松,可是夫妻之间的情事让她害怕恐惧。

    本就不是她所倾慕的男人,让他在她身上为所欲为,她只觉得耻辱难堪。

    唯有娘亲理解她。

    男人以为顾璐的脸红是少女的羞涩,是对她亲近的紧张。

    以前他是不敢对小姐表白的,当时她还是顾家小姐,阁老侄女,永乐伯嫡女。

    他只能用手解决对小姐的*。

    后来小姐离开顾家,他的心思渐渐不可控制,在小姐拿出银子帮他时,他就对干净文雅的少女有了情愫。

    妻子故去正是时候,他可以全心去爱慕顾璐。

    他不嫌弃顾璐是顾家弃女,并且愿意为她出生入死,依照她古怪的命令行事,这一切不过是他想得到顾璐的手段。

    顾璐推了男人一把,快步道:“我去看看我娘,你先去歇息吧。”

    她提起裙摆快速跑远,男人再次深嗅帕子,嘴角缓缓上扬。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