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替换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啪,隆庆帝把奏折扔到御案上,眉头紧锁,阴沉着面容。

    何大人垂头,嘴角微不可见的勾起。

    他都没舍得‘欺负’顾四爷,竟还能被一个他随时随意处置的顾二爷欺负了,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他的官职是永乐伯安排的?”

    “回皇上的话,永乐伯一片好意帮他活动官职,他好似有更重要的事处置。”

    隆庆帝冷哼:“既然他不愿意去翰林院,嫌弃顾湛,就在京城待着罢。”

    何大人表现出惊讶来,上前一步轻声说;“到底是在外做过知府的能吏,奴才查过每年吏部评选也都是中上的,就这么让他……奴才担心浪费人才。”

    这得多恼恨顾二爷?

    锦衣卫指挥使知晓隆庆帝的脾气,何大人不求请,隆庆帝许是宽容一二。

    这一求情

    ……果然只听隆庆帝道:“马上就要举办抡才大笔,朕还怕无人可用?外放十几年,他才回到京城,还用顾湛帮忙疏通,朕瞧他不甚中用!”

    “何爱卿不必多言,朕意已决。”

    “奴才遵旨。”

    “不过他为何总是往礼部跑?”隆庆帝随口问道,何大人眸子闪过得意,轻声道:“他儿子在乡试落榜,而顾瑾高中解元,连一向他颇为瞧不起的永乐伯都中了举人。”

    锦衣卫指挥使嘴唇嗡动,只怕顾二爷得罪何大人太狠了!

    “他去礼部想要查阅其子的试卷,以证明他儿子落榜是因为奴才徇私舞弊。”

    何大人一脸冤枉,“也是因为这次前十的试卷没有昭示众人,这才引起一群人议论,毕竟奴才在士林中名声不大好。”

    说到此处,何大人略显圆润的脸庞已有了几许苦涩。

    何大人从内务府起步,执掌过户部,自从隆庆帝提拔何大人之后,花钱大手大脚的隆庆帝便没有再为银子发愁过。

    而且有不好的名声,何大人也多是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帮隆庆帝把黑锅背起来。

    比如前两年耗费不少银两的南寻,隆庆帝一趟江南好吃好玩,一路赏景。

    他是开心了,可铺张浪费的名儿都落在忙前忙后操持一切的何大人头上。

    即便隆庆帝知晓何大人也借着他的信任收了不少银子。

    他吃肉,总要让何大人喝点汤。

    总不能既然何大人干活背黑锅,又不让他得不到好处。

    何大人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即便他将来升任首辅也难以脱离隆庆帝的掌控。

    毕竟一个名声有瑕疵的首辅更听话,也更依赖于帝王。

    隆庆帝最近几年对朝政有几分倦怠,不如刚登基那几年勤勉,然而他对朝廷的掌控丝毫不弱于勤勉政务的先帝。

    京畿兵权更是牢牢的把握在他手中,几支拱卫京城的近卫统领,互相牵制,又互相监督,都是隆庆帝比较信任的。

    “何爱卿只是遵从朕的意思没有贴出中举前十位举人的试卷,外面的风言风语,何爱卿不必理会,朕是相信你的。”

    隆庆帝宽慰委屈的何大人。

    顾瑾的乡试文章,唯有帝王看出好来,必须得有远见才能看出文章的可贵之处。

    甚至顾瑾文章中蕴含隆庆帝未来几年想做的朝廷大事,他怎可能把这篇文章贴出去让天下读书人和朝臣鉴赏?

    当然还有顾湛,他的第十名是有水分的。

    再加上何大人不仅主持北直隶的乡试,他亦是隆庆帝钦点的会试考官。

    隆庆帝可不想何大人得到读书人的称赞和信服!

    何大人带着几分舞弊寻思的疑点,对隆庆帝最是有好处。

    倘若隆庆知晓以后会发生那么多的事,他一定会把试卷贴出去。

    正因为他对何大人这份心思,才促成顾瑾同陆铮第一次亲密无间的合作。

    何大人诚惶诚恐道:“奴才不敢辜负陛下的信任,在会试上为陛下选出最出色的人才。”

    “铮儿去了何处?朕今日就没见过他。”

    “……”

    何大人心头再被隆庆帝捅了一刀。

    他为陛下费尽心思,尽忠职守,可终究比不上陆铮。

    锦衣卫指挥使道:“陆侯爷探听反贼的消息,特意带锦衣卫赶了过去。”

    隆庆帝眸色深沉几分,何大人想要如何帮陆铮圆谎,毕竟他是神机营指挥使,而非锦衣卫。

    “你多派锦衣卫保护陆铮,朕不想他出任何的意外。”

    “臣遵旨。”

    锦衣卫指挥使明显是亲自领人去保护陆铮,何大人暗暗摇头,皇上对陆铮真是好呀。

    *****

    礼部衙门,顾二爷总算是走通同科的门路,其中少不了借助妻子娘家的人脉关系,他又拿出大笔的银子疏通,总算亲眼见到儿子的试卷。

    顾二爷草草扫了一遍,同儿子复述的文章没有半分相似。

    而且文章幼稚,破题都破错了,以这篇文章的水平,没能中举再正常不过。

    单看这篇文章,何大人没有徇私舞弊。

    顾二爷又仔细看了看试卷,发觉这篇文章的字同儿子只有几分相似。

    莫非有人调换了儿子的试卷?

    毕竟儿子是他亲自教导出的,对儿子的笔迹很熟悉,虽然这篇文章尽量模仿儿子笔迹,终究是瞒不过顾二爷。

    “顾兄尽量快一些,令郎的试卷是我偷偷拿出来的,被旁人知晓,我头上的乌纱帽难保。”

    不是欠着顾二爷夫人娘家的人情,他也不至于冒着得罪何大人的危险偷偷拿出这份试卷。

    方才他以抄录试卷的名义取出几份卷子,因为太过冲忙,他脚下还搬了一交,崴了左脚,半天起不来。

    后来还是路过的小官帮了他一把。

    顾二爷好似想看清楚卷子,将卷子更加贴近眸子,他宽大的袖口正好挡住频频向外张望的同科。

    快速准确换走儿子的试卷,并把早就准备好的文章攥在手中,顾二爷同科没察觉任何异样,接过顾二爷递过来的试卷,他匆忙而去,“下次令公子一样有机会的。”

    他必须得在被人发现端倪前,把卷子放到原位。

    顾二爷并没被同科安慰到,出名要趁早,少年举人比中年举人更被人看好前途。

    他当年就迟了三年参加会试,没有同大哥一起下场。

    他也以为自己很快就能追上大哥,现实是他不仅没追上顾清,连顾湛都拉他很远。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