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仗义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这项认知令顾二爷备受打击。

    好似比被人捉奸还难堪痛苦。

    其实他还真比不过顾四爷所娶的两位妻子。

    英国公府再落魄,依然是世袭国公爷。

    当年顾四爷的嫡妻也是京城顶顶有名的贵女。

    至于汪氏一直都是名满京城的才女的。

    二夫人无论是出身还是自身文采都比不过。

    只是后来英国公府在先帝末年的夺嫡中站错队,差一点被登基的隆庆帝清算,又没有鼎立门户之人,英国公一脉只能渐渐落寞了。

    如今顾四爷只是扶正李姨娘,可李姨娘却同二夫人抗衡而不落下风。

    顾二爷按着太阳穴,老四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你们都别再嚷嚷了,她以后会是爷的妾。”

    顾二爷对二夫人道:“一会儿爷再同你解释,现在你吵闹不停,只会让此事越闹越大,让爷再没面子。”

    “二爷以为现在就有面子了?”

    顾四爷哪肯这么轻松就放过犯错的二哥?

    顾瑶确定一点,每个熊孩子都是记仇的,在顾四爷心里绝对藏着一个小本本的,把以往的恩怨都记下来。

    一旦被顾四爷逮到机会,他定会闹得天翻地覆。

    令人哭笑不得,爱恨不能。

    “清清白白的姑娘说做妾就为妾?二哥一直是父母官,莫非不记得奸**子也是犯罪?”

    顾二爷脸庞立刻黑了,俊脸拉得老长,“四弟不懂其中的内情就不要胡说!”

    较真报复起来的熊孩子格外可爱!

    顾瑶暗赞一声。

    其实她最是不喜眼前这种一旦犯错所有的罪责都在女人身上的场景。

    是否纳妾并非主要的。

    难道不应该谴责顾二爷,保护弱势的女人?

    怎么纳她为妾就好似抬举她了?

    虽然这位表姑娘也没安好心,可是纵然有错也是男人的错更多一点。

    顾四爷立刻兴致勃勃说道:“啊,原来二哥同她早就郎情妾意了啊,怎么不早说呢,害得爷以为二哥是难得的专情之人,对二嫂一心一意,不纳二色。”

    顾二爷:“……”

    二夫人眼白缠满了红血丝,泪水顺着脸颊滚落。

    她的一双儿女犹豫不敢上前,父母发生争执,最为难就是儿女了,完全不知该站在哪一边。

    顾瑶就不用面对这种状况,万一李氏和顾四爷干起来了,她自然站在李氏这边。

    不过李氏最近看顾四爷的目光越发温柔,而且聪明且会过日子的女人绝不会让矛盾以争吵的形势爆发的。

    顾清扶着顾老夫人的手臂,两人颇有默契一声不吭。

    一来他们也爱看幼子(幼子)胡搅蛮缠。

    二来他们若是出面,没让顾四爷闹个痛快,一会儿顾四爷准保来闹他们两个。

    旁人痛苦,总比自己痛苦强,不是么?

    老奸巨猾的的顾清绝不会承认最近多了个新爱好——喜欢看幼弟欺负人!

    顾四爷笑嘻嘻走到顾二爷身边,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不过二哥这事做得不地道,不讲究啊,喜欢钟情她为何不同母亲说纳妾呢?爷从来就没在女色上犯过糊涂,什么样的女人该怎么对待,一向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绝不会似二哥这般窝囊,私下里偷情,坏了名声不说,还对不起自己对她这份喜欢。”

    顾四爷骄傲般扬起下颚,好似他成了男人的表率一般。

    顾瑶觉得自己还是年轻啊,搞不懂顾四爷他有何值得骄傲的?

    李氏唇边弯出弧度,当年若是顾四爷用强或是同顾二爷一般,她……还不好说会不会顺从。

    毕竟这些年李氏也有所成长,想法已同年轻时候有所不同。

    顾四爷让她等着,果然她等来了顾家的轿子和纳妾文书。

    “老四,这是我同她之间的事,你能不能不插嘴?!”

    顾二爷心头窝火,自己还需要听老四教训了?

    偏偏老四的话句句都扎在他心口上,似剥皮一般痛苦。

    “不能啊。”顾四爷无辜摊手,黑亮的眸子望着顾二爷,“肯定不能的,毕竟她是以照顾珊丫头的名义来顾家的,按照规矩礼数上,是珊丫头的客人,也是爷这房的客人,可如今她却被二哥占去清白,爷总得为客人多说几句吧。”

    “何况此事倘若没弄清楚的话,今日二哥同她的勾当传到外面去,二哥是为了美人不要名声了,爷还要脸面呢,更不想被说成,把珊丫头的表姨送给自己二哥做妾!”

    “当二哥向侄女屋中的女子下手时,这事注定同爷脱不开关系。”

    想让他放手不管,没门!

    他还没看够二哥的热闹呢。

    “娘,最近老四大有长进啊。”顾清小声对顾老夫人说道,“瞧瞧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又能继续为难二弟。”

    顾老夫人眉头蹙着得意,对幼子是没有优点,她都能看出好来。

    现在幼子在她眼里就是个宝贝疙瘩。

    顾二爷怒道:“我看你就是诚心的,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老四,你可是我的亲弟弟,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

    “拿笔来。”

    顾四爷转身对顾瑶道,“去给爷笔墨纸砚。”

    顾瑶立刻去准备了,总觉得顾四爷要搞事情啊。

    取来笔墨后,顾瑶把沾满墨汁的笔交给顾四爷,又在一旁的桌子上铺上宣纸。

    顾四爷暗暗赞赏瑶瑶聪明,还是这个女儿知晓自己的本意,同他心灵相通。

    他再次把沾满墨汁的毛笔沾了沾,笔尖上液体即将滴落,他下笔很重,力透纸背写了一个漆黑的顾字。

    然后把上面那层纸张揭开,下面自然也会印上一个顾字。

    “爷就是不爱听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这话,二哥可以求爷通融,都是兄弟,关照二哥也不是不成,但是爷最是反感二哥总是拿顾氏一族的荣辱兴衰堵爷的嘴!”

    “爷说过顾氏的荣辱始终就不在二哥身上,二哥想得太多了!你代表不了传承百年的顾家。”

    “以前即便爷身上没有官职,也没求过二哥,二哥一向独来独往,好似不需顾氏帮助就能有今日地位官职一般,可在二哥犯错时,就把顾氏抬出去了。”

    顾四爷神色严肃,“二哥,你让父亲很是失望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