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双剑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二爷一脸的委屈郁闷。

    顾瑶猜他心头怕是一万头马疯狂奔过。

    他汲汲以求不就是不让老侯爷失望么?

    他埋头苦读,努力为官,不就是想证明顾家没他不成。

    最气人得是顾四爷玩着就把顾二爷想做而没做到的事给办了。

    倘若顾瑶是顾二爷也不会甘心的,毕竟他读书时,顾四爷在玩耍,他做官时,顾四爷在享乐。

    十年过去了,顾二爷爵位没有顾四爷高。

    他的官职还是顾四爷帮忙‘安排’的。

    顾二爷没有被憋屈吐血,已经算是身体健康了。

    也许这些年顾二爷不停被顾四爷打击,他的身体已经转为受虐体质了?

    顾四爷扬手把一笔写出两个顾字的宣纸甩向顾二爷。

    宣纸正好集中顾二爷铁青的脸庞,随着宣纸飘落,顾二爷面色青中透红,身躯受辱般轻颤。

    顾四爷向后退了半步,已经离着大哥比较近了,他已经打算好见情况不妙,就往大哥和娘亲身后一藏。

    谅二哥再生气也不敢对母亲不敬。

    只要二哥还要名声,还想做官,不敬嫡母的帽子,二哥背不起的。

    顾四爷就没认识到躲在母亲身后有问题,有优势不利用,才是傻瓜。

    正因为有底气,顾四爷站在母亲和大哥身前的身姿挺拔,“别总是拿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糊弄人,你方才也看到了,爷亲笔写出两个顾字!”

    “在你有好处时,从来不记得兄弟,在你有难处做错事需要家里人掩盖时,把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搬出来,你不觉得惭愧么?”

    顾二爷频频深呼吸,呼出去的气息格外沉重。

    看了一眼飘落在地上的两张宣纸,顾二爷再次压缩自己的愤怒,“依四弟的意思,想让我怎么做?”

    顾四爷失望般摇头,“二哥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犯的错,听您这话就是一肚子的怨念委屈!父亲说过不能因为情绪而影响自己的心智,二哥口口声声最敬重父亲,可父亲活着时教训兄弟们的话,二哥是一点都没记住。”

    “你只记得爷怎么得父亲的宠爱了,没有妒忌无法促使人进步,只有妒忌却能让人面目全非,失去精明的头脑。”

    “二哥离着被妒忌所支配的状况不远了。”

    “爷劝说二哥今早悬崖勒马,否则你一辈子都不会幸福,许是还把你自己和你的妻儿都搭进去。”

    “……”

    顾二爷鲠住了,这番话是顾四爷能说出来的?

    顾清再次觉得是自己和父母耽搁了老四。

    当日他不肯读书,就该狠下心揍他一顿的。

    顾瑾眼角余光扫过顾瑶,心领神会勾起嘴角。

    熊孩子的理解和自有发挥能力还是蛮强的,当然顾瑶能把东西交给顾四爷,也多亏祖父当年对顾四爷的言传身教。

    顾瑶只是把这些道理说得更直白,更容易让顾四爷接受。

    对一个不爱读书的人长篇累读说圣人教训,满篇的之乎者也,顾四爷能听进去还是他么?

    顾四爷扬起头,顾瑶预感他有得自吹自擂了,任何时候都不忘显摆的熊孩子。

    “二哥当像爷学一学,爷羡慕过陆侯爷所拥有的权势,羡慕过他骑的御马。”

    顾瑶闭了一下眸子,不能掐死他。

    “羡慕过何大人比爷有钱,羡慕过他养戏班子都是养两三个的。”

    “同样爷羡慕过……不,爷从来不羡慕大哥,他没爷会享受,整日的清心寡欲,十年他就是持重的模样,没点年轻时的放纵激情。”

    “老四!”

    “爷又没说错,您该羡慕爷才对。”

    顾四爷梗着脖子嘀咕了几句,顾清尴尬道:“你同二弟说话,提我作甚?”

    跑题是不是太快了?

    他是喜欢见老四欺负人,可没说喜欢被老四扎心!

    顾四爷看着顾二爷,朗声说道:“爷知晓自己能得到什么,拥有什么,从不会被羡慕嫉妒等情绪迷了深智,有些人天生富贵,如陆侯爷天生拥有旁人积极以求的一切财富地位。这是凡夫俗子无法比的,即便嫉妒也得不来。”

    “也许上辈子陆侯爷是拯救了很多人,这辈子生来就能大富大贵,而且陆侯爷会投胎……”

    顾四爷摸了摸鼻子,理直气壮道:“爷觉得自己上辈子即便没有救世,也救了一村镇的人吧,要不然也不会投胎成娘的儿子。”

    顾老夫人热泪盈眶,老四就是她的心肝儿。

    就这撒娇卖萌的功力,十个顾清也赶不上。

    顾珈的目光就不曾离开顾四爷,这是书中只知晓吃喝玩乐的窝囊废?

    “纳她为妾的事,二哥最好亲自去英国公府说上一嘴,外人议论二哥从侄女的屋中纳妾,可同爷没任何关系,是二哥自己失控同她滚在一起。”

    顾四爷轻易自然不会被黑锅,“爷把丑话说在前头,倘若被爷知晓一切是爷设计二哥的话,爷可是要拽二哥出去衙门说明真实状况。”

    “此事闹不到衙门去。”顾二爷眸子复杂,“英国公那边,我会亲自去给个交代。”

    “还请母亲约束下人奴才,此事尽量别往外传了。”

    “二哥也知晓丢脸啊,那在同她滚到一起前,怎就没想到后果?”

    顾四爷大摇其头,“二嫂别太伤心了,男人的话是信不得的,二嫂好歹享受了十几年二哥的专一相待。”

    二夫人:“……”

    “顾珈撞破此事,爷会交给李氏教训顾珈,二哥自己不检点,总不能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她头上。”

    李氏脚步轻盈上前,福了一礼,接过顾四爷的话,说道“珈姐儿莽撞冒失,该挨二爷一记巴掌,这也是给她一个教训。不过,二夫人倘若拿珈姐儿撞破此事做引子,意图烧到四爷头上,妾身也不会眼见着四爷承受不白之冤。”

    “四爷说得话有些不大中听,却也是为二爷好。”

    顾四爷努嘴,真是把李氏惯坏了,都敢‘指责’他的不是了。

    到底他没有当面反驳李氏,喝令李氏闭嘴。

    毕竟李氏是为他的好意,他是明白的,而且李氏是他的夫人,该给他的尊重不能因为李氏是扶正的就忽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