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众相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浓烟四起,顾四爷似只没头苍蝇般拽着顾瑶四处乱窜,根本找不到确实的方向。

    几次顾瑶差一点被他拽倒。

    逃命再辛苦,顾四爷始终没有扔下顾瑶,手死死抓住她的手腕,即便声音颤抖,怕死极了。

    “爷洪福齐天,死不了,算命先生都说爷是长命百岁的命!爷还享受够,不能死,也不想死啊。”

    顾瑶一张口就感到浓烟往喉咙里灌儿,真难为顾四爷怎么在浓烟下说出这么完整的话。

    她死命拽住还想乱跑的顾四爷,抬手狠狠把他按蹲下来,“爹,别慌,咱们都死不了。”

    顾四爷本想立刻起身,然而他发觉下后浓烟向上翻滚,下面反而能看得清楚几分,甚至呼吸也不再艰难。

    见风使舵有好处就占也是顾四爷的特质之一。

    他立刻把方才的抱怨抛在脑后,乖顺老实蹲在顾瑶身边,女儿不仅是聚宝盆,还是救苦救难的小棉袄。

    关键时刻,瑶瑶从未让她失望过。

    顾瑶仔细辨别方向,此时换她拽着顾四爷了,“在地上爬着走。”

    “嗯,嗯,嗯。”

    顾四爷特别听话,一点不觉得被女儿护着命令有损尊严。

    尊严在性命面前什么都不算。

    此时他不是要脸的顾四爷,化身为爬行的顾四爷。

    切换身份完全没有障碍。

    顾瑶先带着顾四爷爬行到放着茶壶的桌旁边,毕竟桌子离着方才他们所在的位置比较近。

    在浓烟滚滚的地方,能否呼吸比什么都重要。

    顾瑶先要确保自己和顾四爷的呼吸不受太大的影响。

    将茶水倒在帕子上面,顾瑶转身劈头盖脸掩住顾四爷的口鼻,言简意赅说道:“堵着口鼻。”

    顾四爷乖巧点头,呼吸带着潮湿,隐隐还能嗅到菊花味儿。

    顾瑶再倒茶水时发现已经所剩不多,只够湿润一点点的帕子,她也没再多想,盖住自己的口鼻。

    祠堂分里外两层,出口的路线比较复杂,顾瑶只能辨别大致的方向。

    倘若顾四爷不曾偷懒,直接跪在祖宗灵位面前忏悔,在着火时,他们就能尽快跑出去。

    偏偏顾四爷躲在祠堂最里面偷吃鸭货啃鸡腿!

    是不是顾家祖宗发怒惩罚不好好思过的顾四爷?

    好在顾瑶不是路痴,隐隐记得祠堂门口的方向,带着顾四爷在地上快速爬行。

    时不时躲避掉落下来的物什,顾四爷紧紧跟着瑶瑶。

    他不能死!

    在火海中,体力很容易耗尽,顾瑶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

    顾四爷也发觉瑶瑶体力不支,咬了咬嘴唇,前面就应该是出口了,而他也没剩下多少的力气。

    若是他一人……顾四爷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猛然从地上站起来,抱起瑶瑶,埋头向外冲,“要死,咱们父女死在一起,下辈子爷还是你爹!”

    顾瑶:“……”

    有几分感动,亦有几分惆怅。

    说实话,她不想要个熊孩子当爹啊。

    烧断的房梁燃着落下,向顾四爷他们头上砸去,顾瑶发现时已经躲不开了,“爹,我不后悔做你的女儿!”

    祠堂起火时,整个顾家都惊动了。

    火势冲天,浓烟滚滚,旁人无法接近。

    顾老夫人急冲冲赶到祠堂,宛若滔天的火焰能带走任何人的性命!

    “老四,我的老四啊。”

    “母亲。”

    顾清等人也陆续赶,顾二爷面带几分担忧,死死咬着嘴唇,好似怕悲伤痛苦外泄一般。

    “都怪你,你若是不惩罚老四,他哪里会……会被困在里面?!”

    顾老夫人抓住顾清的胳膊,声嘶力竭哭道:“还我的老四啊。”

    顾清眸子闪过后悔难过,整个人比以前苍老许多,他是最为痛苦的一人。

    亲自把自己的幼弟关进火海。

    万一顾四爷葬身火海,顾清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形成的心魔也将影响顾清的心智,在仕途上再无寸进。

    “一个庶子,老四打了就打了,你做什么要替庶子出气,明明就是老二的错,我的老四又没做腌臜下三滥的事!”

    顾老夫人完全失去往日的冷静公允,再聪明干练的人在失去至亲时,很难保持冷静。

    顾清嘴唇抿成一道线,任由母亲打骂,如此他反倒好过几分,他也体会到母亲的痛苦,苛责他的话,也多是情急之下有口无心之言。

    他是不会责怪母亲的。

    毕竟这些话也都是实话,是他最为后悔的地方。

    二夫人面上闪过不满,庶子就任由嫡子打骂吗?

    不过顾四爷……二夫人也有几分可惜,随后想到顾四爷若是死了,二房将会得到的好处,她眸子明亮,火焰燃烧仿佛锤炼出自己的野望。

    李氏面容平静,死死拽住不要命就往火海立冲的顾珏。

    “娘,别拉着我,我进去救出小妹!还有父亲。”

    顾珏怕伤到李氏,不敢使一身的蛮力,“三哥快劝母亲放开我,时间不多了。”

    顾瑾望着火海,面容冷峻,在听到一声刺耳的响声后,稍稍勾起嘴角。

    顾家所有主子都在起火的祠堂旁边,唯有田姨娘和顾珈不在。

    因为她们母女即将离开顾家去庄子上,她们母女在与不在,也没没人太过在意。

    其实在起火之前,她们就已经来到祠堂了,然而火势突然间从小火苗成了漫天之势,令正准备进入祠堂的田姨娘愣在当场。

    顾珈也是连连退后。

    知晓和亲眼所见是两回事啊。

    她只听过水火无情,轻易吞噬性命,却从来没见过起火。

    火海燃烧喷出的灼热气浪灼烧着顾珈的皮肤,时刻提醒她并非钢铁之躯的超级英雄,她在张牙舞爪燃烧吞噬的火焰面前,只是一个渺小的凡人。

    她同样怕了。

    再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祠堂搬走顾家祖宗的灵位。

    她不是傻逼!

    灵位不过是块木头牌子而已,烧毁了再造就成了,何苦拿人命去搏?

    “娘,这是您的机会,您若是错过了,咱们谋划这么久的事可就白费了。”

    顾珈催促田姨娘赶紧进去搬运灵位,“您得为肚子里的弟弟想想,他若是生在庄子上,以后很难回到顾家这边。”

    田姨娘摇摇头,“珈姐儿,我怕。”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