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入宫(十一)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清愣在当场,呐呐无言。

    顾瑶理解顾清此时‘悲喜交加’的感觉。

    劳心劳累半辈子,最大的目标达到了,顾清自是高兴的。

    然而其中有顾四爷不少的功劳,顾清只怕为自己往日的付出新劳不值。

    他反而沾了幼弟的光。

    还不如学着幼弟吃喝玩乐,然后爵位到手了。

    虽然顾清也知道正是因为往日自己努力处置朝政,才有今日封爵的事,可他就是忍不住想没有幼弟会怎样?

    也许一辈子就同爵位无缘了。

    顾清更清楚比自己有功劳的大臣直到死也没混到个爵位。

    隆庆帝宠爱的朝臣,如陆侯爷,何大人直流爵位财富都不缺,隆庆帝看不中的臣子,你就是为帝王累死了,也得不到赏赐。

    帝心难测,帝王薄凉。

    一个念头突然在顾清脑海中闪过,幼弟跟着这么薄凉难得的帝王,顾四爷能坚持到最后么?

    除了陆侯爷外,隆庆帝曾经宠爱信任过的大臣也不少,如今这些昔日的宠臣不是身死,就是被流放了,京城再难见踪影。

    顾清缓缓握紧拳头,以他现在的实力未必能护住失宠后的幼弟。

    哎,他还需要努力呀,不能因为得了封爵就故步自封。

    然而当见到隆庆帝被顾四爷伺候得眉头舒展时,顾清又心疼起自己了。

    特么的,顾清在心里忍不住爆了粗口,幼弟就是个让他爱恨不得的妖孽!

    顾四爷最后为隆庆帝捏了一下腿,彰显自己还是很有格调的,没有为顾清讨得封爵就不帮隆庆帝按摩了。

    突然记起瑶瑶的话,他做过的好事都要讲解出来,省得旁人误会了他。

    本来他是不信瑶瑶的话,可顾珊她们不领情,对他喊打喊杀的,亲闺女都能误会他,更别说旁人了。

    顾四爷道:“陛下再需要捶腿的人,记得叫臣啊,臣不会为清高名声就不陪陛下我顽,也不会为了得到好处就不理会陛下了。”

    这句话一出口,让准备上前的汝阳郡王妃缓缓收回自己的腿。

    不过太后娘娘却是见到了。

    顾湛撇下隆庆帝,屁颠屁颠跑到顾清身边,“哥,惊喜不?高兴不?爷早就说帮你向皇上进言的。”

    隆庆帝再次勾起嘴角,虽然过后依然会忘记顾清的相貌,但是此刻顾清的面色极是精彩的。

    有这么个弟弟,做长兄真是太辛苦了。

    如今看来恒亲王在隆庆帝面前的耍宝,远不如顾湛真挚。

    顾湛的确时刻都记得顾清!

    而他的兄弟只记得自己屁股下的龙椅。

    顾清忍耐敲幼弟一顿的冲动,“高兴,自然高兴了,今儿这么高兴的日子,父亲遗愿达成,回府一定要庆祝一番的。”

    “戏班子唱戏么?还要摆设上讲究的筵席,大哥不懂得享受,这些事交给爷,只要大哥同三哥说一声,让爷随意支取银子就成。”

    顾清还很坚挺,何大人却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太后再次揉了揉笑疼的肚子,说顾湛谄媚耍宝,可又不像那些谄媚小人一般。

    顾清抬手按在顾湛肩头,轻声道:“不如老四你让我揍一顿,庆祝一下?”

    顾四爷:“……”

    “哈哈哈,哈哈哈。”

    隆庆帝大笑,“朕总算找能制住顾老四这张嘴的人了。”

    “顾湛也有吃瘪的时候啊,顾爱卿做得不错,着实不错。”

    顾四爷耳朵的耷拉下来,蔫蔫的说道:“哼,大哥就会吓唬爷。”

    明显的色厉内荏,担心怕怕的。

    隆庆帝笑得更是开怀,反倒是何大人笑容多了几许深意,顾清也是个人物,不可小视!

    虽然顾清同荣国公在内阁排名很低,不过经过今日,顾清没准已经在隆庆帝心中有做次辅的潜质了。

    隆庆帝在选拔官员上,始终秉承一个原则,忠诚为上,听话其次,能力再次。

    比如赵炼,要才干有才干,忠心上也值得信任,但是就因为他不够听话顺从,隆庆帝几次把他扔到天牢中反省,就是不肯重用其才。

    “来,顾湛,朕护着你!凉你哥不敢打你庆祝他封爵。”

    “陛下是好人。”

    顾湛乐颠颠再次跑回隆庆帝身边,这次不仅捶腿了,揉肩也做了。

    顾珊面色通红,倍感羞耻!

    在命妇们面前,顾四爷这是做什么?!

    还能不能给女儿留点体面了。

    渣爹比戏子还低贱!

    “你爹他,哎。”汝阳郡王妃在顾珊耳边轻声说道:“他这样谄媚侍君,会连累珊姐儿的。”

    太后娘娘一直注意有几分异样的汝阳郡王妃,毕竟她判定汝阳郡王妃轻浮,在隆庆帝面前,汝阳郡王妃急于表现,这是要做什么?

    当初镇国公夫人就是……太后娘娘宁可拼着同隆庆帝决裂,也不能让当年的事重现!

    “顾珊是吧。”

    太后娘娘突然发话,顾珊身体一震,暗道渣爹果然害人。

    “臣女在。”

    “你是永乐伯的嫡长女?”

    “是。”

    顾珊面色更红,又被渣爹连累了!

    她气恼羞愧的模样,太后娘娘是看得见的,“哀家记得顾湛同汝阳郡王有过矛盾,因顾湛建议,哀家才把汝阳郡王妃留在宫中重新调教,你同她到是走得挺近,又好似不满顾湛?”

    良知和尊严告诉顾珊要堂堂正正做人,决不能趋炎附势!

    汝阳郡王妃也在私下教过她不可突破自尊的底线。

    顾珊扬起明亮的眸子,贞烈刚强,”臣女……”

    “臣女知晓她们方才说什么话。”

    顾瑶终究不忍心顾珊被生母利用彻底,何况她也很鄙视汝阳郡王妃这样的人品。

    她不仅不配做顾四爷的妻子。

    更不配做母亲!

    即便是卑微不识字的田姨娘都记得维护顾珈,汝阳郡王妃在做什么?

    被抛下的女儿就不是亲生骨肉了?

    顾四爷是把顾璐他们赶出家门,可也要比汝阳郡王妃强!

    熊孩子讨好皇帝怎么了?

    用你个抛夫弃子的女人羞辱?!

    顾瑶冷然面对汝阳郡王妃,柔媚明艳的五官有一种不可侵犯的怒意,犹如高岭之花:

    “你做什么挑拨二姐姐和我爹的关系?你鼓动二姐说我爹丢人谄媚侍君!就是为了报复我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