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复仇(六)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镇国公陆恒,当今帝王隆庆帝的表弟兼妹夫,他年轻时曾被成为京城第一俊美无双的男子。

    有玉郎的昵称。

    当年他若出现,必然引起满城百姓的轰动。

    即便是如今已嫁为人妇的女子都还记得当年的盛况。

    镇国公陆恒和其姐陆皇后被先帝称为宫中芝兰玉树,比之先帝的许多皇子公主都要得先帝喜爱。

    当日陆氏决定嫁给四皇子时,先帝曾说自己的儿子配不上陆氏。

    这门婚事是四皇子如今的隆庆帝在御书房外跪了三天三夜求回来的。

    正因为迎娶陆氏后,四皇子母子才渐渐才有了地位权势。

    承袭镇国公爵位的陆恒带着其父的人脉投靠了四皇子。

    待到隆庆帝登基后,陆恒为其南征北讨,远征过西域天山,亦南下去镇压过南疆的叛乱。

    镇国公陆恒身材伟岸,相貌俊朗,一身的儒雅模糊了他的年龄,即便他把京城第一美男的身份让给冠世侯陆铮。

    此时他依然是风度翩翩的儒雅男人,因为岁月的打磨,他身上反而多几分成熟魅力。

    他穿着宝蓝色直裰,披着玄色外敞,腰间坠着先帝赏赐的美玉。

    此玉只有一块,先帝没舍得给太子,也没舍得给得宠的齐王,更没有给隆庆帝,反而给了外甥陆恒。

    镇国公陆恒脸上挂着歉然的浅笑,明明相貌清雅,书卷味十足,然而无人会轻视他。

    认为陆恒好欺辱。

    在南征北讨中,死在镇国公陆恒手中的人已有数十万。

    因此即便世人皆知晓陆铮是帝王私生子,对镇国公陆恒也不敢指摘一句带绿帽子的窝囊废。

    汝阳郡王更不敢轻视镇国公,毕竟他可是亲眼见过,陆恒轻描淡设伏一把火烧了三万南疆铠甲军。

    如今在南疆和西南百姓心中,镇国公陆恒如同阎罗一般,他能让婴孩止住啼哭。

    “镇国公且慢。”

    汝阳郡王阻止陆恒离去的脚步,哀求之意十足:“还请陆兄帮我通融一二,咱们两家世代交好,高祖曾经并肩作战过。”

    只是一个被封镇国公,一个领了异姓王爵出京镇守西南边陲。

    如今镇国公陆家依然显赫荣耀,稳居勋贵第一。

    而汝阳郡王只能在蜷缩在京城。

    不是说王爷就一定比国公爷爵位显赫。

    镇国公淡淡说道:“我愿帮你通融,然而陛下不肯听,所以我只能告辞了。”

    “你——只值得几句话,再多我亦无能为力。”

    陆恒不紧不慢离开,依旧是风云霁月,文雅矜贵。

    不是隆庆帝对陆铮太过宠爱,同镇国公夫人的私情闹得很大,谁也不会相信陆恒和陆铮不是亲生的父子。

    不过陆恒同隆庆帝是表兄弟,先帝同陆恒生母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他们相貌本就有几分相似的。

    汝阳郡王眸子一变再变,王公公带着冷笑甩了甩手中的浮尘,“陛下宣召郡王,您还是别再耽搁功夫了。”

    敢把镇国公搬过来,汝阳郡王是自己找死呢。

    让镇国公和冠世侯这对明面上的父子为难,只会更惹隆庆帝的记恨。

    别看方才陆侯爷云淡风轻,但是一手养大陆侯爷的隆庆帝如何看不明白陆侯爷情绪波动?

    不得不说,汝阳郡王走了一步错棋。

    英国公老迈昏聩,走路都需要人扶着,他干瘦的身躯颤颤巍巍,口齿已是不清楚了,“陛下,陛下,老臣……”

    英国公世子扶着自己的老父亲,面容苍白,痴肥的脸庞肥肉乱颤,“王公公,陛下宣召我们父子是……到底所谓何事?”

    “杂家也不怕多说几句,同汝阳郡王妃有关,永乐侯把汝阳郡王妃给告了。”

    英国公世子下意识去看汝阳郡王,额头冷汗更是成股的流淌,顷刻就湿透了衣服,“永乐侯?”

    王公公道:“就在方才皇上以功晋升永乐伯顾四爷为永乐侯了,可惜英国公世子运气不好,白白错失永乐侯这等好女婿。”

    “……永乐……侯?”

    英国公世子不得不接受现实,然而这残酷的现实让他颇为不是滋味。

    别人升官封爵份外艰难,怎么到顾四爷身上头上如同喝水一般容易?

    顾四爷从伯爵提升为侯爵只不过短短半年而已。

    以前英国公世子想怎么收拾顾四爷就怎么收拾,如今他以世子的身份都无法同圣宠极高的永乐侯搭上话了。

    他同顾四爷已经不是一个牌面的。

    “郡王爷。”英国公世子艰难吞咽口水,“您可得……”

    汝阳郡王根本没有理会,迈步走进慈宁宫,把窝囊无能又胆小怯懦的因英国公世子撂到一旁。

    “臣拜见陛下。”

    “……臣……臣叩见陛下。”

    英国公世子扶着英国公跪下请安。

    他曾经无数次想着隆庆帝召见自己,想着怎么展现自己的才干赢得隆庆帝的欣赏。

    毕竟连顾四爷都能得宠,英国公世子自认比顾四爷强得多。

    然而面对阴沉的隆庆帝,英国公世子出人头地的心思全被吓没了,蜷缩着身躯,老老实实如同乌龟一般跪趴在地上。

    他稍稍抬起眼眸,一眼见到顾四爷同皇上坦荡得相处。

    隆庆帝手掌亲切般按在顾四爷肩上,好似在宽慰他什么。

    英国公世子眼珠快从眼眶掉出来,怎么会?!

    陆侯爷得宠不奇怪,毕竟陆侯爷是隆庆帝的种。

    可顾湛凭什么得宠?

    凭什么他颤抖得跪趴着,顾四爷却可被皇上关爱?

    都是一样的人,差距也太大了。

    汝阳郡王的表现远胜英国公父子,他跪得笔直,声音郎朗,本就有别于京城男子的粗狂此时显得更有几分肃穆气概。

    “臣应诏觐见,陛下可有要事交代臣去办?”

    隆庆帝目光扫了汝阳郡王一眼,随后便继续轻声宽慰顾湛,“还有什么话就说,无论对错,朕都是你的后盾。”

    “多谢陛下。”

    顾四爷同样挺起胸膛,俊美面容同样是一派严肃,清澈的眸子透出厉色。

    倒也不弱于汝阳郡王分毫。

    顾瑶却知晓熊孩子是害怕紧张的,她不知觉靠近熊孩子,李氏更是不动声色站在了顾四爷身边。

    无论是屈辱还是荣耀,她都陪着四爷一起扛起来。

    李氏望着顾四爷时,眸光柔和,然而在看向汝阳郡王时多了几分诡异般的威胁。

    当年她是没让兄弟李勇追查下去,不过当年的证据她也不曾扔掉。

    陆铮同顾瑾目光相碰既快速分开,顾瑾嘴角上扬,陆铮星眸流转,向顾瑶微不可见点点头。

    一切有他!

    顾瑶心头暖暖的,安定且有底气许多。

    随熊孩子闹吧。

    横竖犯错的人不是顾四爷,即便有人颠倒黑白,她也会连同陆铮让真相重现!

    慈宁宫中气氛极是凝重,命妇们可没看好戏的喜悦,一个劲后悔真不该听说太后娘娘病情好转就入宫来献殷勤。

    谁都看得出汝阳郡王同永乐侯之间有旧怨,仿佛有杀父夺妻的不共戴天之仇。

    夺妻的丑事迟早都会传扬开来,也就是命妇们都会知晓的,犯不着她们亲临第一现场啊。

    她们亲眼见证永乐侯最为不堪屈辱的一幕,会不会以后被永乐侯嫉恨上?

    从以往听来的消息,以及方才她们所见所闻,永乐侯典型是小人,得意便要报仇的。

    顾四爷不曾有爵时,可是从未听说他同汝阳郡王妃的消息。

    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啊。

    隆庆帝身体向后靠了靠,自然看得出顾湛的紧张悲愤。

    真是难为顾湛了。

    “并非是朕有事吩咐你才叫你入宫的,朕的永乐侯有几句话问你,朕也想听一听汝阳郡王如何自辩。”

    汝阳郡王闻言眸子凝重,很明显皇上向着顾湛!

    朝廷上的勋贵多了,唯有陆铮和顾四爷这对侯爷特别得宠。

    顾四爷深深吸了一口气,“爷只有一句话,汝阳郡王妃是不是已死之人?”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