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剥皮(一)五更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湛有何资格对汝阳郡王失望

    坦dàng)骄傲的顾四爷明明才是头戴绿帽子的男人。

    偏偏汝阳郡王备受打击和屈辱。

    “这么愚蠢烂俗的垃圾故事连爷都骗不过,还想欺骗陛下”

    “汝阳郡王果然是个臭未干的孩童儿,爷可没心思同你玩过家家的游戏。”

    汝阳郡王强行咽下口中的血沫子,中气十足说道“你又有何证据说她是你早逝的发妻英国公虽是糊涂了,不记得以前的事,英国公夫人绝不会忘记自己到底生了几个女儿。”

    “臣恳请英国公夫人作证。”

    何大人不由得为顾四爷捏了一把冷汗,本该嫉妒顾四爷的,可见顾四爷被汝阳郡王欺负,何大人浑不舒服。

    倒也不全是为阿,而是没有汝阳郡这么欺负人的。

    当顾四爷没人护着么

    勾引有夫之妇本就是错了,汝阳郡王还大言不惭说谎,欺辱顾四爷,即便何大人妻妾成群,也不是善男信女,他无法认同汝阳郡王。

    隆庆帝更是恼恨汝阳郡王,毕竟方才汝阳郡王想把陆恒给牵扯进来。

    这不仅让陆恒陆铮难堪,隆庆帝的面子也没有了,更会引起世人旧事重提。

    虽然陆铮明晃晃存在着,但是隆庆帝时常自欺欺人盼着百姓们忘记此事。

    一个念头在隆庆帝心头转过,即便汝阳郡王妃不是顾湛的发妻,他也要把此事实锤了。

    有汝阳郡王这个例子在,隆庆帝以后许是能被少念叨几句。

    虽然这么做让顾湛受些委屈,他可以在别的方面补偿顾湛。

    臣子为帝王牺牲是应该应分的。

    顾四爷慢条斯理抚平衣袖,轻描淡写说道“汝阳郡王是不是还要叫稳婆入宫你真把慈宁宫当做审问你家腌臜事的地方这些琐事也亏着你有脸提起,阿猫阿狗都能进入慈宁宫。”

    噗嗤。

    很多人都笑了。

    顾四爷报仇从不过夜啊。

    方才汝阳郡王才嘲讽顾四爷如同后宅妇人只会纠结琐事。

    现在顾四爷骂得汝阳郡王更狠。

    “其实最有利的证据就是胎记什么的,即便是双胞胎姐妹,胎记也不可能一模一样。”

    汝阳郡王眼里闪过一抹欣喜,“那就”

    还没说完检查胎记,顾四爷又道”汝阳郡王编故事是垃圾,到底是王爷,手底下有不少人听你的命令行事,你让属下死士做什么,哪怕是丧尽天良,背叛陛下,死士们也不会犹豫的。”

    顾四爷是不是怕他不够惨

    怕隆庆帝还不够猜忌防范他

    “我何时养过养过死士,你不要诬陷本王。”

    “你养没养死士,爷是不清楚了,不过爷确定她上的胎记是没了的,毕竟她在西南生活十几年,学到一些奴虫蛊的手段也不足为奇。”

    “其实爷记不住她上的印记,爷同她成亲三年多,行房的子算起来不过几十天而已。”

    “爷又不是个折磨女人的,一向规矩,她不给爷看,爷也不至于没趣讨好她。”

    “她时常今不舒服,明儿没心的,要不就把爷往外推。以前爷想不明白的事,现在全通了。”

    顾四爷说道“她左肩膀上的蝴蝶形状胎记应该不见了,不信娘娘让她脱下衣服验看一二。”

    汝阳郡王气得两腮如同吹气的蛤蟆,恨不得把顾湛抽筋拔骨。

    她左肩原本就没什么蝴蝶形状的胎记

    顾湛这是无中生有

    太后看了看汝阳郡王妃,冷声吩咐“哀家也很好奇,旁人哀家信不过,你宽衣吧,哀家亲自看看到底谁说了谎话”

    “娘娘您是要让臣妇死么。”

    在此地宽衣,她只有死路一条,名声等等全毁了。

    顾四爷挑选肩膀处有胎记同样就是踩在底线上头,再私密的地方,太后就算是厌恶汝阳郡王妃也不会当众验看胎记。

    “方才你要死要活的撞柱子,说是以死证明清白无辜,现在一块胎记就能证明真相,比死简单多了。”

    顾四爷嘲讽般勾起嘴角,不好意思,爷从不心疼不值得珍惜的jiàn)人

    你带给爷多少屈辱,爷会加倍奉还。

    不太后娘娘疑心汝阳郡王妃下毒时,狠狠报复jiàn)人,他白顶个小人的名头

    从来他都不是君子

    哪怕喜欢旁人说他义薄云天,他也做不成君子。

    “你连死都不怕,还在乎宽衣解带”顾四爷嘲讽之意更浓,“何况你的衣带本就扣得不紧,别耽搁功夫了,大家都很忙,没心思看你的烂事。”

    汝阳郡王妃死死咬着嘴唇。

    太后娘娘示意边的尚宫动手,顾四爷挡住迈出一步的汝阳郡王,“你着急什么你当爷稀罕看你妻子酮体爷只贞烈干净的女子,她一气,爷看着辣眼睛。”

    说完,顾四爷嫌弃转,后背朝着汝阳郡王妃。

    隆庆帝干脆闭上了眼睛,慈宁宫所有男人齐齐学着顾四爷转。

    然而有些事不是男子不看就能抹平的。

    汝阳郡王妃衣襟被撕开,她哽咽般哭诉“不,王爷救我,救救我。”

    汝阳郡王不敢动

    顾四爷勾起嘴角,这就是她宁可诈死也要跟着的男人

    可笑至极。

    他绝不会让李氏被人如此羞辱的。

    顾四爷想过一旦真相揭穿,他会暴怒,会倍感耻辱,甚至想要掐死那个jiàn)人。

    然而一切在今拆穿,他并没有预想的难受。

    他始终感到李氏的陪伴,好似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李氏也不会离开背叛。

    尚宫们把露出膀子的汝阳郡王妃压在太后娘娘眼前。

    太后仔细看过后,道“果然没有胎记”

    汝阳郡王妃挣脱了尚宫们的拉扯,慌忙掩盖露出的膀子,“本来就没胎记,娘娘,我不是不是顾湛的发妻,顾湛是报复我,故意羞辱我。”

    太后最是珍惜自己的命,眸子变了变,“去个人搜检汝阳郡王妃的随之物,哀家到底看看她从南疆带来了怎样的莹蛊之术。”

    陆铮轻轻且不懂声色弹了弹手指,马尚宫带人出去,不大一会,捧回来几本画着古怪的书册。

    “这不是我的东西。”汝阳郡王妃高声说道。

    “此物就是奴婢在她枕头中搜出来的,奴婢带去的人都可作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