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剥皮(二)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马尚宫是太后娘娘心腹,是太后娘娘信任的人之一。

    “呈上来。”

    “是,娘娘。”

    马尚宫把搜查出的小本子毕恭毕敬呈到太后跟前。

    发黄的纸张泛着一股特殊味道。

    太后的鼻子不甚舒服,抬起手拿过册子,翻开看了几眼,这册子可不是马尚宫能伪造出来的。

    汝阳郡王妃满口的冤枉,被马尚宫陷害,太后恼怒把手中画着鬼画符一般的小本本重重砸在她身上。

    太后提高声音:“给哀家封了她的口,证据具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你竟然赶在皇宫带腌臜的册子?”

    “哀家到是要问一问,你到底是何居心?!”

    太后依然不敢肯定自己中毒是否同汝阳郡王妃有关,毕竟她的吃用都由专门负责,汝阳郡王妃根本插不上手。

    但是汝阳郡王妃若是学了南疆巫女的蛊术的话……皇上既然有意处置汝阳郡王,太后也不会对汝阳郡王妃客气了。

    汝阳郡王妃跪伏于地,哀求道:“这些物什不是臣妇的,臣妇虽是……从来不是南疆巫女啊。”

    “那你又是何身份呢?”

    顾四爷慢悠悠且好奇的问道。

    顾瑶暗暗为顾四爷竖起大拇指,只要有人在背后支撑他,顾四爷便能把狐假虎威演绎到极致。

    顾四爷背后有皇帝和太后压制汝阳郡王夫妻的气势,有陆铮在旁边帮忙布置,顾四爷好似无法阻挡。

    汝阳郡王夫妻同时沉默。

    汝阳郡王妃对汝阳郡王还有几分期望,她落到被算计被陷害的地步,只是因为她是异姓王的王妃。

    隆庆帝并非针对她,而是她如今的丈夫。

    顾湛只是恰好在适合的时间出现而已。

    换个时候,汝阳郡王怎会被一个窝囊废为难?

    此时顾四爷站在隆庆帝之前,矜贵英俊,骄傲睿智。

    竟是能同陆侯爷一争高下。

    谁还敢说顾四爷是绣花枕头?!

    明明就是一个英俊成熟,有权有势的勋贵侯爷。

    汝阳郡王看得因为顾湛,李氏以后在太后跟前怕是很得宠了。

    已经能想到命妇们簇拥着李氏,围着李氏谈笑,逢迎巴结李氏。

    李氏只是一个妾扶正的,太后她们都看不到顾家不大规矩么?!

    汝阳郡王妃想回到西南去,虽然那里没有京城这么热闹繁华,也没这么多勋贵重臣,可西南的官员夫人们都是看她的脸色的。

    在京城李氏都能骑到她头上去。

    她只能可怜兮兮跪在太后面前苦苦哀求,而李氏却可以站在高处,看她的热闹。

    她跪着,李氏站着!

    彼此的差距令她难受难堪。

    倘若她不离开京城,如今李氏的一切本该是她的。

    去西南那几年,她过得并不算太好,照顾继子继女也着实辛苦。

    “王爷……”

    汝阳郡王妃眼见丈夫不开口,“您能证明我不是南疆巫女,我根本不懂巫术啊。”

    汝阳郡王眸子凝重,他的心早已不在汝阳郡王妃身上了。

    自然听不到妻子的呼唤,如今他只想着如何摆脱眼下必死的局面。

    他同样没想到今日竟被顾湛坏了事!

    顾四爷眼里只有自己那点仇恨,根本无心去关心隆庆帝针对汝阳郡王。

    “爷倒是可以说几句话,帮你证明并非巫女。”

    顾四爷以气死人的口吻,说道:“你愿意求爷么?”

    汝阳郡王妃:“……”

    汝阳郡王说道:“本王早就说过……她并非你早逝的发妻,一块根本不存在的胎记无法证明你说的话,本王见得人多了,断然没见过主动把别人的妻子认错的男人。”

    “永乐侯也是堂堂侯爷,把脏水污名往自己头上泼,不觉得让陛下颜面受损?你让同僚勋贵如何面对百姓的非议?”

    顾四爷瞪圆眸子,仿佛看到了稀奇的物种一般。

    隆庆帝等人都被他震惊的样子逗笑了。

    汝阳郡王面皮燥热,只是顾四爷一个眼神,他就有原地爆炸的冲动。

    顾四爷轻声道:“倘若爷被祠堂的火烧死了,爷就没法见到无耻,不忠不孝,枉顾祖宗名声的汝阳郡王了。”

    汝阳郡王:“……”

    “你勾引有夫之妇,拐带爷的嫡妻都不觉得羞耻,反而洋洋得意借着异姓王的身份倒打一耙,干尽龌蹉下作的事,你不怕百姓非议,同僚鄙夷,爷不过是失去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伸张正义而已,有何丢脸的?”

    顾四爷转身拽住李氏的胳膊,“她比那个贱人好一百倍,其实爷很想说一句,没有你们淫奔,爷还娶不到李氏嘞。”

    他甚至不管不顾在李氏额头吻了一下。

    隆庆帝眼里闪过震惊,虽有摇头笑道:“顾湛啊,你还真不愧纨绔之名。”

    “臣本来就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顾四爷握住李氏的手,紧紧攥着,扬起骄纵的俊脸,“做该做的事,臣一向很有自知之明的。”

    隆庆帝道:“朕没称赞你!”

    你骄傲个屁。

    顾四爷回嘴:“臣不是怕陛下对臣委以重任么,让陛下看清楚臣是怎样的人,大事小事,您别找臣啊,臣办不了的。赏花听戏,享受风月,臣可以陪陛下。”

    隆庆帝食指点点顾湛,颓然又放下来,“也罢,你是永乐侯,朕疯了才会对你委以重任!朕可用的人多了,何爱卿和铮儿都比你强,你大哥和你儿子也比你出众。”

    顾四爷一脸骄傲,身后的小尾巴甩得可欢快了,以后皇上重用的人都同他有关啊。

    “十几年前,汝阳郡王是在大佛寺同她碰见的,若是爷没猜错,你身负重伤,是她救了你!把你偷偷养起来,给你寻医问药,在床前伺候你!”

    汝阳郡王惊慌失措,“不,我没离开过西南的。”

    顾四爷到底是真糊涂,还是扮猪吃老虎?

    他怎敢把一个异姓王轻易离开封地偷偷潜往京城的事堂而皇之说出来?

    顾四爷自顾自说道:“那段日子,她时常出门上香,爷只当她求子心切,没想到竟是在大佛寺伺候汝阳郡王。”

    隆庆帝抿着嘴唇,他在夺嫡时,拉拢过汝阳郡王,没让他亲来京城!

    陆铮道:“大佛寺还在,当年的和尚也在,派给人去问问也就是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