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剥皮(四)三更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陆铮这句话不仅让汝阳郡王失去‘祖业’,更是打算把汝阳郡王的面皮剥下来。

    汝阳郡王如何肯答应?

    “陛下……”汝阳郡王按照隆庆帝的意思交出西南重地,“臣也是要脸面的。”

    可惜隆庆帝更看重顾湛。

    “要面子你还做勾引有夫之妇的事?要面子你还给朕编造烂到大街上的垃圾故事?”

    隆庆帝冷哼道:“朕看你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找上嫌贫爱富的女人,你以为她是倾慕你?她根本就是嫌弃顾湛没用!”

    “她也是个瞎眼的,看不出顾湛的优点,你们两个一个瞎一个残,到也是绝配,起码不用在祸害朕的永乐侯。”

    隆庆帝的嘴一如既往的损。

    又因为他是帝王,臣子纵然有能力反驳也只能默默听着。

    汝阳郡王脸庞一阵阵的燥热,太阳穴鼓鼓的,两腮也是一瘪一鼓,如同引火的风箱。

    慈宁宫气氛诡异,顾四爷同李氏堂而皇之秀恩爱。

    太后身边围着命妇。

    汝阳郡王妃失魂落魄。

    顾珊又羞又愧,垂着脑袋,好似旁人一道随意目光,都能刺破她的心,旁人说得话,好似都在说自己。

    她只想逃离慈宁宫,为何生母不是真得死了?!

    而靠近隆庆帝的汝阳郡王鼻尖冒汗,承受着隆庆帝巨大的威逼。

    一句朕的永乐侯足以表明隆庆帝的态度,隆庆帝就是要剥下汝阳郡王夫妻的皮。

    以此取悦顾湛,让顾湛‘永乐’。

    汝阳郡王一旦承认,他名声毁了,祖宗名声也没了,人品还被世人诟病。

    然而他若是矢口否认,陆铮甩出当年的证据,他同样也得不了好,没准会被隆庆帝彻底废了。

    汝阳郡王如今最是怨恨顾湛,其次就是勾引自己铸成大错的汝阳郡王妃。

    缓缓的,汝阳郡王再次弯腰跪伏在隆庆帝面前,额头抵触地面,冷汗泪水渗入地砖的缝隙。

    顾四爷停下同李氏‘调情’,眸子漆黑明亮,他再次紧紧握着李氏的手,手心也是冷汗的。

    李氏柔柔轻笑,抬起另外一只胳膊悄悄移到顾四爷后背腰眼处,轻柔又不是力度的抚摸。

    顾四爷眉目飞扬,显得极是舒服。

    顾瑶明了,李氏再次训‘大狗’成功。

    太后娘娘那边自然也停下谈笑,慈宁宫落针可闻。

    “臣……臣有错。”

    汝阳郡王没吐出一个字都犹如刀子在他身上割掉一块皮肉,鲜血淋淋,深入骨头。

    隆庆帝嘴角勾起,抬高声音问道:“爱卿有何过错?”

    汝阳郡王低声道:“臣不该因当日的救命之恩就对顾湛发妻产生爱慕,更不该听信她的谎话,当日她说顾家没有规矩,她嫁过去备受欺辱,不得自由,小妾爬到她头上,顾老夫人只会埋怨她生出儿子,整日指桑骂槐训斥她。”

    “她同顾湛没有半分的夫妻情分,顾湛在外花天酒地,回来时常对她粗暴以待。她说,她的日子过得很不好。”

    顾四爷气笑了,指着汝阳郡王高声道:

    “你是傻瓜么?她说什么你都相信?!当年你可是王爷啊,你听风就是雨,偏听偏信,还能让西南稳定至今,爷看不仅是南疆蛮夷被镇国公吓傻了,更有陛下隆恩恩泽西南百姓,令蛮夷臣服

    的德行,你才能稳稳当当坐在王位上。”

    骂了汝阳郡王一顿,顾四爷也没忘记拍隆庆帝的马屁,顺带讨好未来亲家镇国公陆恒。

    何大人心头泛酸水,他也是顾四爷的亲家!

    怎么没见顾四爷讨好他?!

    顾四爷给皇上认为单纯,于是顾四爷说得话,哪怕是直白的马屁都比旁人的称赞更容易打动隆庆帝。

    特么的,何大人有几分阴郁,他对顾四爷还不够好?

    汝阳郡王没有理会顾四爷,继续说道:“臣感念她救命之恩,只想着助她脱离火坑,当时臣并没娶她之心的。”

    “她说虽然顾家对她无情无义,英国公府同顾家几代的交情,她不愿意和离闹得太大,影响两家的交情和名声。”

    “你可拉倒吧,几辈子交情就让她做出抛妻弃女的事?”

    顾四爷同样接着剥皮,“明显就是恩将仇报,还交情?爷祖上也是被英国公糊弄了,有什么样子的子孙就有什么样的祖宗!”

    英国公世子耷拉下脑袋,面色极是尴尬。

    “明明她就是个自私狠毒的女人,装什么高尚?她是怕和离的身份无法嫁给你……汝阳郡王,你说你傻不傻啊。”

    汝阳郡王自动屏蔽顾四爷扎心的话,“臣发誓当日同她是清清白白的,带她回到西南后,她一直以客人的身份住在王府……”

    “慢着,爷再问一句,汝阳王妃当时是否活着?”

    “……”

    “哈,你嫡妃见你领回个女客人,还好吃好喝供着,你同她亲亲我我的,她是被你们活活气死的吧。”

    “并非如此,嫡妃当日身体已不好了,她是病逝。”

    “当日她还是病逝呢,结果却同你淫奔。你们总拿病逝做借口,倘若病逝两个字有灵,仔细病逝咬你们一口,你们侮辱了病逝这个词!”

    “……”

    汝阳郡王绝望闭上眸子,汝阳郡王妃再也坚持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隆庆帝食指点着顾湛,“说得好,顾湛啊,你口才了得嘛。”

    明明是沉重的话语,经过顾四爷一番解释,反而轻快搞笑了不少。

    顾湛的性子单纯又有趣。

    伤害顾湛的人都是咋想的?

    汝阳郡王艰难开口,艰涩道:“事情就是这样的,臣没有半句谎言。”

    “原来你果真勾引了有夫之妇!”隆庆帝招手让顾湛过来,“这是你同永乐侯的私事,你对不住永乐侯,你自己向他磕头赔罪。”

    顾四爷腰板挺得直直的,俊脸冷峻,气势矜贵,居高临下俯视跪伏于地的汝阳郡王。

    一高一低,足以证明谁占上风。

    汝阳郡王的心早已是被扎得千创百孔,还要向顾湛磕头?

    他配么?

    汝阳郡王的指甲深陷地砖缝隙,指尖刺破,抬眼瞥见隆庆帝一脸认真……遇见偏心的皇帝,他不是偏心皇帝的宠臣,就得把面子让成宠臣顾四爷践踏。

    “永乐侯,当年的事是我的错,错不该帮她诈死,错不该瞒着你,还请永乐侯大人大量,原谅我一时糊涂。”

    砰砰砰,汝阳郡王发狠一般磕了三个头。

    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再次抬眼同顾湛漆黑的瞳孔相对。

    顾四爷一字一句道:“不原谅,爷没有办法原谅你们!”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