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妻谋(十)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特么的!

    陆铮差点忍不住爆粗口,顾瑶骑得那匹马是他从一堆名驹中精心挑选出来的。

    而且有他亲自驯化。

    往日可听他的吩咐了,然而在关键时刻却摆了他一道。

    喂食它的精选草料都是白喂了。

    陆铮到底担心顾瑶,不敢再耽搁,骑上自己的骏马,然而……特么的,往日很听他吩咐的坐骑不是不跑,而是不紧不慢的跑着。

    就让陆铮只能远远瞧见顾瑶,然后怎么都追不上!

    这些名驹是中邪了么?

    陆铮在精湛的骑术也是无处施展。

    没个将军都是爱马的人,陆铮对自己胯下这匹骏马感情更深,毕竟是从小马驹时就陪伴他的。

    可是它今日到底是几个意思?

    大大的马眼中闪过的戏谑之意更是令陆铮窝火。

    就是不让你追上去!

    陆铮突然想到初次遇见顾瑶时,当时他的坐骑就不听自己命令了!

    它执意跑过去,也让陆铮见认识了顾瑶。

    陆铮并没有责罚它,反而给了它不少的优待,毕竟它勉强算是陆铮同顾瑶的媒人。

    莫非他在喂食它吃草料时说了顾瑶太多的好话,才导致坐骑把顾瑶看得比他还重要。

    有一些不方便同人讲的话,陆铮有时会在遛马时同坐骑交流几句。

    更多得怕是……陆铮握紧缰绳,有些人天生和动物投缘,陆铮送给顾瑶的小白貂在顾瑶跟前撒娇黏腻得不成。

    在旁人面前,小白貂可傲气了,连根毛儿都不让人碰。

    顾瑶在现代是骑过马的,不过古代的马更凶悍一些,她那点上不得台面的骑术,操纵马匹着实有点困难。

    陆铮选得都是宝马良驹,疾驰飞奔速度着实惊人。

    凛冽的劲风吹得脸颊生疼,顾瑶找到了自己开跑车的感觉,不,比开跑车还要危险。

    顾瑶盯着外面的顾四爷,不是说熊孩子骑术寻常么?

    顾四爷手臂受了暗伤,抻到筋骨,他怎能还自如的操纵骏马?

    速度一点都不慢,顾瑶如何都追不上。

    顾瑶自己反倒有点抓不住缰绳,然而她的坐骑依然飞速疾驰。

    这是什么状况?

    啊呀,顾瑶此时有种开着跑车却可以放开方向盘,尽情享受急速刺激的感觉。

    隐隐约约,顾瑶觉得没准老天看自己太可怜,才勉强给了自己金手指?

    毕竟她不仅没有攻略,还要照顾熊孩子!

    ******

    汝阳郡王自从回到府后,当着儿女们和属下的面,狠狠扇了汝阳郡王妃——现在只是贱妾的方氏一记耳光。

    把方氏打得双耳失聪了还一段时。

    一句贱人灾星更令本就呕血的方氏大口大口吐血。

    一对双生子挣脱各自奶娘的手,跑过去扶着方氏。

    撒娇哭诉汝阳郡王是个坏爹爹。

    汝阳郡王更是气火攻心,直接把往日颇为疼惜的幼子一手一个提了起来。

    方氏挣扎着,哭喊着,才勉强保下两个儿子。

    汝阳郡王把母子三人赶去王府最为偏僻的院落。

    他在顾四爷面前受尽耻辱,失去男人的尊严,丧失祖业,失去对西南的控制,令他倍感痛苦。

    除了拿一切的祸首方氏出气外,汝阳郡王什么都做不了。

    他狠狠砸了书房所有的摆设,一晚上都没有合眼。

    毕竟一闭眼,他仿佛就能感到顾湛的嘲讽和鄙夷。

    他始终无法忘记自己在顾湛面前磕头认错。

    而顾湛却说永远不会原谅!

    他会原谅顾湛么?

    汝阳郡王不是不后悔的,若是时光能逆转,他如何都不会带走方氏。

    为了一个女人,他失去祖业,尊严,失去所有,连他精心培养的长子都无法继承王爵,以后他这一支会成为偏枝。

    这股火迟迟无法散去,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

    汝阳郡王好不容易因为疲倦刚刚合眼,外面就有人回禀:“永乐侯夫人亲自来扶灵来送还棺椁……外面尾随的人很多。”

    随从艰难的开口。

    砰,汝阳郡王睁开充血的眸子,狠狠踹了上前伺候自己的小厮常随出气。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顾湛,你辱本王太甚。”

    汝阳郡王嗓子腥甜,一口血喷出,“他们一个个是怎没把本王当回事啊。”

    常随暗暗揉着心口,这不是废话吗?

    永乐侯若是畏惧王爷,哪里敢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如今京城,又有几个把汝阳郡王当回事?

    他们这些下人走出去都被人戳脊梁骨,犹如丧家之犬。

    方氏诈死的棺椁若是当众接下来,汝阳郡王这辈子都会被钉在耻辱柱上,再无法翻身。

    顾家明明可以用更柔和的手段送还棺椁,或是汝阳郡王给顾清好处,让顾清自己处置棺椁。

    汝阳郡王虽然失去祖业等等,但他还有王爵,总能给顾清满意的好处。

    然而李氏就是要当众打汝阳郡王和方氏的脸!

    就是为给顾四爷出一口恶气。

    李氏看着紧逼的王府大门,汝阳郡王避而不见,也没有让她有过多的意外。

    “四夫人,门房不肯开门,只是推说汝阳郡王病了,不见客人。”

    李氏抚了抚衣袖,轻轻甩了一下裙摆,眸子明亮深邃,往日对顾四爷一片柔情,此时已是有着令人畏惧的寒意。

    “去把我准备的古琴取来。”

    “……是。”

    随从侍卫快步离去,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是他的错觉么?

    四夫人以前在府邸低调老实得仿佛和透明人一般,即便现身也总是和和气气的,腼腆柔顺。

    然而方才他感到四夫人身上的煞气。

    难怪李侍卫曾经提过一嘴,他姐当年也是进过山林给他采药的,据说李氏还曾同李侍卫一起设陷阱捉过野猪……

    当时他们可都当笑话听的。

    更是认为李侍卫就是个姐姐吹。

    其实顾家时常保护顾四爷的侍卫常随都……都曾被李勇偷偷操练过。

    顾四爷以前在京城能太平,除了他从不在打群架时出头外,更多是侍卫身手干练。

    甚至有两个侍卫就是李勇安排给姐姐和外甥们的。

    只是李氏和顾瑾把侍卫安排给了顾四爷罢了。

    侍卫将古琴交给李氏。

    李氏一手抱琴,一手轻轻拂过琴弦,琴音悠扬,识货的人知晓……这把凤尾琴并非凡品。

    抬入顾家为妾后,李氏无需再耕种操劳,有了更多的时间,她不仅学会了古琴,在字画上的造诣……其实不弱于汪氏的。

    只是她没让任何人知晓,连瑶瑶都瞒着。

    她只是把这些当做打发时间的玩应儿。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