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妻谋(十五)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原本代表永乐侯身份的令牌不会这么快就做好。

    大多数勋贵的令牌得拖个几个月。

    顾四爷刚封永乐侯,何大人就使人颠颠得把令牌送了过来。

    一来,隆庆帝也担心顾四爷会因为太臭屁骄纵而被人揍。

    二来,何大人自然不会放弃卖好未来亲家的机会,生怕永乐侯过得不快乐。

    毕竟隆庆帝可是再三强调让何大人保证顾四爷永乐的。

    作为帝王头号忠臣,何大人想皇上之所想,急皇上之所急。

    永乐侯令牌一出,汝阳郡王再不乐意也得开大门迎接!

    这已经不是踩汝阳郡王的脸了,根本就是顾四爷骑在汝阳郡王头上拉屎!

    吃瓜群众吃瓜香甜,也有几分怜悯汝阳郡王的遭遇。

    不是遇见顾四爷,汝阳郡王别说拐走一个纨绔子弟的媳妇了,就是当面明抢,那家人也不敢说什么。

    谁让顾四爷极是扎手还睚眦必报的小心眼呢。

    汝阳郡王听到前面的汇报,眼冒金星,猛然起身,再次呕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父亲。”

    一群人一拥而上,为汝阳郡王拍胸抚背。

    “世……大少爷。”

    常随眼见汝阳郡王一时无法清醒,转而向昔日的世子寻求主意,“方姨娘在棺材里关太久会出事的,有侯爷的令牌,也不能不开门。”

    汝阳郡王的儿子此时面容扭曲狰狞,目光闪过愤恨,“管她去死?!”

    不是这个丧门星贱人,他怎会丢掉世子的位置?

    汝阳郡王一脉又怎么会被人嘲笑?!

    此时倘若把棺材接进来,以后汝阳郡王一脉三辈子都洗不清这个污点。

    “谁也不许开门……”

    “可是大少爷,安然郡君打开大门,使人抬棺材回府。”

    常随得到最新的消息。

    刚刚缓过一口气,渐渐恢复神志的汝阳郡王再次被刺激得背过气去,双脚还颤抖了两下。

    又是一阵的兵荒马乱。

    汝阳郡王府口,安然郡君下令打开大门。

    顾四爷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嗤笑一声,安然郡君脸庞微红,面皮有几分燥热。

    总不能看着方氏被棺材活活憋死。

    顾珊向安然郡君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却无法否认内心的嫉妒。

    以前她时常听安然郡君提起继母的慈爱,把安然郡君当做亲生姑娘,眼珠似的疼惜。

    如今顾珊再想起此事,心头颇为不是滋味。

    诚然自从遇见后方氏也很疼她,若是她们彼此不是母女,顾珊感激方氏给了自己母爱。

    然而她这个亲生女儿还比不上继女。

    顾珊慢慢靠近顾四爷,多年对父亲的埋怨恨意很难一时消除,方才又被李氏抢白一通,顾珊着实拉不下面同顾四爷主动认错。

    而且,她不觉得有错!

    她是无辜的。

    只要顾四爷给她一个台阶下,顾珊就会暂且原谅顾四爷对自己的忽视。

    毕竟永乐侯嫡长女有利于顾珊争取四皇子……许是继妃也做得的。

    只要顾四爷去皇上跟前闹一闹,她再在六公主面前敲敲边鼓,这门婚事就有可能促成。

    大不了她做了皇子妃后,

    关照顾四爷。

    “你知错了么?”顾四爷趾高气昂的问道。

    “……”

    李氏抱着古琴起身,浓密的眼眉在眼睑下投下淡淡的暗影。

    此时她就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顾四爷忍不住戳了戳李氏的额头,“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啦,敢哄骗爷出门?!”

    李氏头更低了几分,嘴角却是止不住上扬,乖巧道:“妾身错了,爷别生妾身的气。”

    顾四爷冷哼一声,高高扬起头,转身就走,李氏默默跟在后面,伸手去拽顾四爷宽大的袍袖。

    顾瑶觉得这两位就是一只傲娇的二哈领着狐狸遛弯。

    她无需替母亲担心了。

    顾四爷脚步有意放慢,歪着头好似嫌弃李氏一般,眸子一闪一闪的。

    越来越像蠢狗了。

    顾瑶捂嘴偷笑,其实蠢哈也挺可爱的。

    “算了,算了,这么慢啥时能回侯府?”顾四爷抚平袖口,“把爷的衣服都弄皱了。”

    李氏连忙收回手,手指缠着衣袖。

    “把手借给你牵。”顾四爷直接拽住李氏的手,耳朵尖红红的,“再有下次,爷让你抄写一百遍女则女戒,哼哼。”

    李氏嘴角再次扬起,小跑两步追上顾四爷,同他并肩前行。

    吃瓜群众:“……”

    这么做有点过分吧,哪个勋贵会牵着自己夫人的手?

    然而他们还没说话,都被顾四爷凌厉凶悍目光一一瞪回去。

    爷想做什么事,想牵着谁的手,用得上你们多嘴评论?

    看热闹勋贵们摇头苦笑,避让开顾四爷的目光,任性放肆的永乐侯,连他娘和皇上都管不了的。

    小媳妇们眼里是藏不住的羡慕。

    顾珊咬着嘴唇,再次被顾四爷无视了。

    他怎能这么对她?

    安然郡君怔怔望着携手远去的顾四爷,明明顾四爷一脸不高兴,处处也显示着爷在生气,非常生气。

    然而他会歪头听着李氏低语,仿佛嘟囔句什么话,笑容缓缓在李氏脸上绽放。

    门口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方才还很热闹的地方一下子恢复清净。

    安然郡君叹了口气,“以后你们出门时不要再同旁人起冲突了,王府今非昔比,必须得低调不能招惹是非。”

    棺材被打开,刺鼻的尸臭味让几个离得近的奴才吐了出来。

    方氏手脚并用往外爬,狼狈至极。

    安然郡君也是不敢靠进,“扶着姨娘去后院梳洗歇息。”

    仆从无一人敢动。

    放氏同死人躺在一起,谁也不想触霉头。

    方氏爬出棺材后,双眸无神坐在地上,整个人痴傻了一般。

    换谁怕是都比她好不了多少。

    ******

    四房院落,李氏沐浴后,披散着半干不干的头发,一件松垮的外袍掩饰不住她的好身材。

    顾四爷揉着被抻到的手臂,脸上有着纵欲后的满足,嘴硬道:“爷可是还没原谅你呢。”

    李氏贴他身边坐下,轻轻按摩顾四爷的胳膊,“妾身知晓了。”

    顾四爷恨其不争般说道:“你有没有脑子?你是宗妇么?顾家何时轮到你强出头了?爷早就同你说过一切事都交给大哥,咱们只管享福就是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