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打脸(三)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陆铮倘若再顾及这,顾及那的,以后的麻烦定然少不了。

    虽然他没把皇子们放在眼中,却也不曾轻视过任何一位皇子。

    尤其是同他有过交手的几位皇子。

    尤其是在册立太子的消息喧嚣尘上之时,因为陆皇后早逝,也没留下血脉儿子。

    宫中位份最高的皇贵妃同样没有生下皇子,名下亦没有抚养妃嫔之子。

    所有成年皇子都有机会。

    毕竟自从太祖起,就不曾有过立长子的习惯,以立贤为主。

    最奇葩是太子都没能活到登基为帝。

    可太子位置即便被诅咒了,依然是皇子们奋斗的目标。

    太子是名正言顺的储君。

    皇子们都想以前的太子没能熬到登基,是运气不好,他们成为太子后,总能破除诅咒的。

    四皇子隐忍内敛,外表冷漠不争,却是准备最为充足的一人。

    同隆庆帝还是皇子时采用了同一个策略。

    唯一的区别就在四皇子妃上头,四皇子妃可没陆皇后显赫的出身和得用争气的娘家兄弟。

    陆铮嘴角微扬,“认真盘算起来,瑶瑶的出身甚至不比姑姑差太多。”

    “你是说陆皇后……”

    顾瑾没想到陆铮自然轻松称陆皇后为姑姑,据说正是因为陆铮的降生,陆皇后才气绝而亡。

    “顾四叔不似我父亲责任多,担子重,被条条框框生生的磨灭了棱角和爱恨,顾四爷永远不会掌兵。”

    陆铮神色淡淡的,提起镇国公犹如提起一个陌生人。

    顾瑾偶尔会觉得命运不大公平,曾受困于庶子,因为身份压抑掩藏自身才华。

    这些庶子成长的烦恼,他都遇见过,也曾经被困住迷茫过。

    甚至埋怨过顾四爷。

    可他今日听陆铮的话语,莫名觉得对比陆铮的父亲镇国公,生父隆庆帝,他还是挺幸福的。

    倘若他是陆铮那样的身份,未必能如当下的陆铮。

    横竖他现在只想着孝顺顾四爷了。

    还是珍惜顾四爷这个父亲吧。

    顾瑾显然不想再继续下去,岔开话问道:“你说谋划的事进行得如何?当日小妹入宫,我的心一直提着,陛下他……”

    “那位圣女已在来京的路上,不过是路过大同时,稍微碰见了些麻烦。”

    陆铮玩味般浅笑,“别看你舅舅不声不响,时常被你爹说成木头,在关键时刻帮了我不大不小的忙。”

    “你舅舅着实敏锐,有他派人名正言顺护送圣女入京,我的人也能轻松许多,毕竟他们不方便完全暴露。”

    陆铮的底牌不知多少,能多隐藏一张是一张。

    顾瑾不自在咳嗽几声,轻声说道:“我娘给舅舅送了封家书,是我代笔的,娘说让他尽可能给陆侯爷方便,多多注意圣女的动向。”

    陆铮:“……”

    顾瑾目光真诚,不带任何的虚伪。

    “你向她透漏过口风?”

    “没有!”

    顾瑾郑重其是摇头,有几分无力挫败,有个聪慧过人的娘亲,做儿子压力很大的。

    陆铮眸子变了变,亏着瑶瑶不似李氏!

    他也许会欣赏李氏这样的女子,然绝不会心仪喜爱。

    “也就顾四爷能……横竖顾四叔觉察不到令堂的心机,也只有顾四爷把李夫人当做需要自己维护保护的弱女子。”

    顾四爷的眼神着实不好。

    不过也可称之为傻人有傻福吧。

    顾瑾不满道:“那是我娘!你喊我爹为四叔,喊一声四婶委屈你了?”

    “小妹最是孝顺我爹,可最是敬重信服我娘!”

    明明是两个少年老成,心机深沉的人,凑在一起反而有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天真。

    做一些他们所鄙夷的拌嘴或是互相甩锅的事。

    “那也得等我亲自给李夫人端杯茶才喊得出四婶,其实我更想直接喊岳母的。”

    “你想得不要太美!”

    顾瑾同陆铮一边拌嘴,一边去见顾四爷。

    本来跟在他们身后的顾珏一脸的迷茫,仿佛在问,我在哪?

    你们把我三哥弄哪去了?

    然而在顾珏见到顾四爷后,确信他还处在自己所来了解熟悉的世界。

    其他人再怎么变化,顾四爷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

    一张躺椅,旁边的小桌上堆放着瓜果点心,零嘴茶点。

    顾四爷眯着眸子,自在悠闲躺在躺椅上,翘着二郎腿,骨节分明且白皙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膝盖。

    随着戏台上花旦的唱腔而摇头晃脑,极是陶醉。

    顾瑾想到在前面应酬宾客的大伯父,莫名很有几分心塞。

    大伯不能太高傲,也不能太随和,他说出的每句话都要考虑再三,怕旁人抓到把柄。

    宾客越多,来往的客人身份越是贵重,大伯父越是累心。

    同样是侯爵,顾四爷可以躲在树荫下悠闲的听戏品茶?!

    顾瑾觉得让大伯父瞧见了,顾四爷少不了一顿竹板炖肉!

    这戏班子绝对是陆铮送的!

    顾瑾瞪了陆铮一眼。

    唱戏的花旦貌美细腰,肌肤吹弹可破,有着江南女子独有的婉约柔媚。

    尤其是含情的眸子水汪汪的,男人见到很难把持。

    起码顾珏脸庞有点红了。

    这班戏子中最为出色的女子也不过是二八年华,明明是豆蔻少女,却仿佛被催熟了一般,有了几分女子的魅惑。

    她脚步轻盈,巴掌宽的腰带紧紧束着腰,显得腰肢不可盈握,而双胸犹如玉兔一般,丰满高挺。

    这名女子慢慢蹲在顾四爷身前,声音宛若黄鹂,“侯爷……”

    陆铮暗道不好,倘若顾四爷破了她的身子,李夫人即便不说,瑶瑶也会怪他的。

    顾四爷睁开眸子,享受的神色还没完全褪去,纳闷问道:“你怎么不唱了?!”

    “突然跑到爷身边作甚?”

    顾四爷的双腿移开,好似怕被脏东西沾上一般。

    女子:“……”

    “奴婢想天天给您唱戏,只唱给侯爷一人听,奴婢还会许多的曲目,只给侯爷……”

    她还想再依靠着顾四爷的大腿,就不信她的身子挨上永乐侯后,永乐侯还能狠心拒绝自己。

    她可是打听得很清楚,永乐侯好享受,也是个风流的,绝非正人君子。

    即便是正人君子,她也有信心让君子为自己痴迷。

    顾四爷直接从躺椅上起身,一个箭步拉开同少女的距离,摇头道:“你早说想男人了啊,爷自然会成全你的!”

    “之风,把她送去给姜老五,省得他总是嫌弃姜家的戏班子唱腔不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