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甩锅(一)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当顾璐对渣爹存有恨意偏见时,无论渣爹做什么都是错!

    尤其是顾四爷又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嚣张样子。

    别说本就对顾四爷羡慕嫉妒恨的顾璐等人,就是顾瑶有时候都对顾四爷很无奈。

    不过熊孩子若是得意不猖狂还叫熊孩子么?

    顾四爷凭着圣旨很是得意,狠狠奚落方展,宣扬咏春那首诗词是顾瑾所做。

    “你就是通过汪氏抄袭到爷儿子的诗词!你们卑鄙无耻,什么才女才子?才名都是抄袭得来的,这次是撞到爷的枪口上,爷直接禀告陛下,旁人可不会这么容易见到陛下!”

    顾四爷得意洋洋有很臭屁,“瑾哥儿,做爷儿子有福吧,不是爷,你还不得憋屈死?!”

    “毕竟在读书人中间,你没他有名,也没他脸皮厚,即便你手中握有证据,都没地方控诉,没人帮你做主!”

    顾四爷拍着自己胸口,耳朵翘得高高的,顾瑶有种见到讨赏二哈的感觉,好似拆了家,还笑咪咪向主人求顺毛夸奖!

    顾瑾:“……”

    他能说自己没在意咏春那首随手做得诗词么?

    以他如今在文坛中地位的确无法同方展抗衡,不过以后他总会讨回公道的。

    何况因为汪氏和顾璐,顾瑾也不愿意再同方展牵扯撕逼,让顾四爷总是被人反复提起。

    顾瑾不是小人,他是君子。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已经悄悄在找寻方展的破绽,收集证据了,然而没想到他这边还在努力,顾四爷一趟皇宫就把事给办了。

    难怪瑶瑶总是,有时候对父亲的言行,只能高喊六六六。

    “你不说,爷知晓你怎么想的,爷是个好父亲!”

    顾瑾:“……”

    他真没这么想过。

    顾四爷继续说道:“咏春就是抄袭顾瑾的,爷已经把证据交给陛下了,这是确凿的,另外两首诗词……不管是不是方展所做,都同瑾哥儿没半分关系。”

    那两首被陛下怀疑是反诗,顾四爷撇清还来不及,怎可能把顾瑾再送进去?

    “以瑾哥儿的阅历和年纪,纵然是他天资很好,也做不出那样的诗词来。诗人虽然讲究天分,但同样不可忽略阅历和经历。”

    “诗仙什么的,少年时所做诗词同成年或是老年有所区别。瑾哥儿能写出咏春,是因为他同爷以及瑶瑶一起游玩,还是少年心性,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让他写那两首诗词,太勉强了。”

    “何况爷认真研读过,诗词中透露出从低谷走上巅峰的沧桑感!”

    顾四爷弹了弹自己身上炫目的侯爷袍服,搭着顾瑾的肩膀,“瑾哥儿虽然幼年时受困于庶子身份,锋芒才华内敛,可去年起,他就是爷的长子,以后更是爷的继承人!”

    “永乐侯的长公子,内阁阁老的侄子,顾氏一族的继承人,谁敢轻视他?”

    “京城勋贵名门的公子中,有几个人比瑾哥儿身份高?”

    “爷的爵位不是世袭的,但以陛下对爷的恩宠,爷故去时,总能给瑾哥儿留个勋爵的。”

    锦衣卫指挥使淡淡说道:“永乐侯,本官从未怀疑令公子能写出反诗

    !你不必太着急,即便方展抄袭顾三公子的咏春,本官也不会怀疑方展另外两首诗词是抄袭来的。”

    “没人会这么傻,为一时才名而送命!”

    顾四爷摸了摸鼻子,“指挥使的意思是那两首是方展所写?”

    “还是嫌弃爷话多,故意找画面?!”

    语气相当的不满意!

    皇上都没嫌弃过他啊。

    锦衣卫指挥使:“……”

    “爷认为作为瑾哥儿的好父亲,这些话是爷当说的,爷从不需要在方展的事上找画面,因为从地位,身份,圣宠上,爷同他就不是一个牌面的。”

    “只有他巴结爷的份!”

    顾四爷鄙夷说道:“爷一句不开心就把他爵位给弄没了!”

    你厉害!

    你真厉害!

    顾瑶在顾四爷说话时,拽着顾璐悄悄离开。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顾四爷身上,没几个人发现此事。

    陆铮皱了皱眉,他不敢跟出去看个究竟,毕竟他可比顾瑶显眼多了。

    顾瑶同顾璐并没有走远,只是在花厅外找了个安静的角落。

    顾璐咬着嘴唇,收紧手中的帕子,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

    “四姐,我再叫你一声四姐。”

    顾瑶默默叹息,果然自己没有料错顾璐存有让熊孩子背锅的心思!

    “父亲还是个孩子,四姐,算我求你,放过他吧,他不欠你和你娘的。”

    顾璐:“……”

    “你找谁背锅都好,千万别说那两首诗词是父亲所做,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父亲有这样的文采。”

    感谢以前顾四爷吃喝玩乐的纨绔形象深入人心,顾璐就是要让顾四爷背黑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毕竟顾四爷是真正的熊孩子,没人会相信他扮猪吃老虎!

    顾璐盯着顾瑶,缓缓说道:“是我不放过他吗?他心里眼里何曾有过我同娘亲?方世伯被他害得那么惨,我不该报复他?!”

    “你不用同我说这些话,我是一定要替娘和方世伯讨回个公道的。”

    顾瑶被气笑了,“我不明白父亲怎么得罪你了?!更不明白你脑子到底怎么长的,在你责怪父亲时,想一想你为父亲做过什么!”

    “你娘为曾经的婚姻做过什么!倘若你将来的夫婿心有所属,你会不会难过?”

    “不要认为只有女子才会难过!”

    “血缘是牢不可破的,但是父女之情也是日积月累形成的。”

    顾瑶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眼同顾璐对视,“方展抄袭诗词扬名立万,不管你是如何规劝方展接受这三首诗词的,他都不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你娘同样没有明白为母则强的道理,一心沉醉琴棋书画之中,我不敢说她在顾家,嫁给父亲做继妻是幸福的,但是顾家绝没让她吃半分的苦楚。”

    顾瑶顿了顿,轻声说:“这是我最后劝你的一句话,别把你娘给坑进火坑,从今日起。”

    “我若同你相对,将不会再容情。”

    “你若陷害我爹,我必让十倍奉还!”

    顾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