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甩锅(四)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汪氏望着气势汹汹的陌生侍卫,在他们眼中,她们母女宛若蚂蚁一般。

    她本就因为方展被锦衣卫抓走的事而难过,此时更是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摊倒在顾璐的怀中。

    即便昏厥过去,汪氏也没停止落泪。

    “娘……”

    顾璐抱着汪氏,她不是不紧张害怕,毕竟本来护着她的随从都被制服了,她根本无法撕扯过面前的侍卫们。

    马奔不是跑了么?

    顾璐色厉内荏说道:“我不认识你们说得人是谁,更不清楚他的去向,你们找错人了。在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拦住我的马车,已经触犯了刑律!”

    “我可以去官府告你们的。”

    顾璐咬着嘴唇,娇躯紧张般轻颤。

    荣国公现在也同顾清一般已经入阁,据说长子的病更重了,几乎没有再养好的可能。

    长子怕是去得比顾璐前世还早上几年。

    而以荣国公的偏心,日后继承爵位的人很可能是他的幼子!

    前世荣国公幼子吃喝嫖赌,无毒俱全,祸害不少的女孩子。

    今生经过被绑走的洗礼,他反倒上进出息了,就顾璐打听到的消息,楼公子伤势还没完全好转,就开始练习骑射了。

    荣国公心疼他之余,也更加器重越发成才的幼子。

    顾璐重生后很少管旁人的事,她让马奔绑走荣国公幼子本是一片好心,为那些被他强迫的女子出口恶气。

    更是为她当年无能为力眼见着好友香消玉殒而报复他。

    可是她却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好用的马奔只能远走他乡。

    今日她更是被侍卫堵上了,所以不该做善事么?

    “王法?我等就是奉命调查逆贼凶徒马奔的去处,即便京兆府尹都无法干涉。”

    侍卫亮出锦衣卫的令牌,皮笑肉不笑说道:“顾小姐人娇肉贵,识相就乖乖同我们走,若是我等动手,嘿嘿,我们可是粗人,做惯抄家驱逐女眷的活儿,你这样的女孩子……我等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顾璐面庞煞白,内心深处对锦衣卫恐惧的记忆再次席卷全身。

    前世,她身边还有婆母维护和支持,亦有娘家顾家做靠山,当时锦衣卫对她尚算客气。

    今生,她身边只有昏厥过去的汪氏。

    顾璐道:“我……我到底是顾四爷,永乐侯的骨肉,亲生女儿,你们……你们的指挥使都得对我父亲客气三分的。”

    “我等记得顾小姐已经被永乐侯逐出家门,你怀里的生母也是侯爷所厌恶讨厌的人,我们给你一分颜面叫你一声顾小姐,若是不念着你身体里一半的顾氏血脉,就直接叫你一声贱人了。”

    “好好得顾家小姐,永乐侯爱女不做,带着生母去偷情方展?”

    “莫不是你娘生你的时,把你脑子留胎盘里了!”

    一众人哈哈大笑,有人上马车直接捉拿顾璐。

    “不要,你们放开我……”

    顾璐的身子直接被汉子禁锢在怀里,汉子陶醉般嗅了嗅,“你比上次抄家的小姐香啊,哪位小姐已被送去教坊司了,以后教坊司说不好也有你一席之地,到时候咱们就是老相好了。”

    在当世,家族繁盛,女孩子就是高高在

    上的名门千金。

    一旦家族的顶梁柱被治罪,家中女子宁可自尽也不愿受凌辱。

    教坊司对千金小姐犹如魔窟一般可怕。

    “不,我爹是永乐侯!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放开我。”

    汉子直接抱起顾璐,跳下马车,翻身上马,顾璐整个身体横在马背之上,面孔朝下,双腿晃动。

    一巴掌打在顾璐的臀部,顾璐羞得满脸通红,这让她以后如何见人?

    如何再嫁人?!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少提顾四爷的名字,他没有不孝且鼓动娘亲偷情的女儿!”

    汉子再次似轻似重再次袭击顾璐的臀部,手感着实不错。

    上面有命令不可太过分,但他稍稍占点便宜不算大事。

    这次捉拿顾璐,他的手段已经很柔和了。

    以前去抄家时远比现在凶悍,占得好处更多。

    顾璐也是倒霉,得罪了荣国公!

    荣国公在宫中可是有皇贵妃做靠山的,而且同锦衣卫和东厂的关系都不错,坐镇江南多年,荣国公也是忠心耿耿为陛下办一些不可言说的事。

    同厂卫是交往远比顾清等文官深得多。

    他们都没想到顾清能同荣国公一起入阁,按照他们私下议论,只有荣国公一人能入阁的。

    顾清的靠山也不小,何况顾清还有个很得皇上看重的永乐侯!

    说顾璐蠢笨如猪,都侮辱了猪。

    倘若他们有永乐侯这个爹,每天跪舔都乐意。

    别说亲爹,就是拜干爹,他们也有享受不尽的富贵。

    同行的人坐上马车,抖动缰绳,马车随着骑马的侍卫一起向京外行驶。

    沿途上,没有一个人伸张正义。

    一切都只是陆铮随口吩咐了几句,在方展被审讯时,顾璐绝对出不来!也伤不到顾四爷。

    在锦衣卫监牢中,方展只是见到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刑具,便再也维持不住清高了,痛哭流涕,“那三首诗词都不是我做的,是我抄袭得来的。”

    方展交代经过,“是……是我在一个孤本上见到的,当时无人知晓,我就一时贪念,当做自己所做,毕竟这些诗词若是被埋没了,就太可惜了,我从来没想过会涉及到反诗。”

    “我对陛下赤胆忠心,绝无叛逆的心。”

    “孤本是从何处而来?”

    “顾璐说是从顾家带出来的……”

    方展眸子一亮,高声道:“就是从顾家流出来的,他们早有不臣之心了,我抄袭是做了错事,可是他们顾家才是谋逆的叛徒。”

    “请陛下明鉴。”

    “我愿意当面同顾璐,同顾湛对峙!”

    锦衣卫指挥使捏着方展的供词,一筹莫展,“顾璐呢?”

    “被陆侯爷关进庄子上去了。”

    “……”

    锦衣卫指挥使烦躁般轻敲着桌面,陆铮怎么就看上顾四爷的女儿了?

    这让他如何是好?

    这么大的事情,也无法糊弄隆庆帝啊。

    “再给我狠狠审问方展,他同顾家有仇怨,没准是故意陷害永乐侯。那么珍贵的孤本,怎就轻而易举被顾璐带走?”

    “当顾家同他一样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