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爆发(一)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以严刑逼方展改口,然而方展受尽折磨,仍然一口咬定孤本是从顾家流出来的。

    他到是发挥出难得的坚持强韧,大有拖死顾四爷的意思。

    方展好不了,顾四爷同样逃不掉。

    隆庆帝把彻查燕窝用媚药的事交给东厂,把反诗的事交给锦衣卫。

    大有让东厂和锦衣卫一较高下的意思。

    虽然锦衣卫因为指挥使和隆庆帝是奶兄弟的关系,力压东厂一头,但是指挥使也不敢太大意。

    毕竟太监阉人的一切荣辱都在隆庆帝,而且隆庆帝身边从来少不了太监侍奉。

    内宫二十四监彼此也有纷争内斗,然而在关键时候,各大统领太监还是很齐心的。

    据说东厂已有了调查方向,送燕窝的贤妃是被冤枉的,涉及到赏赐贤妃凤钗的皇贵妃。

    “听说还牵扯到德妃娘娘……”

    德妃和贤妃都各自有两位成年的皇子,尤其是德妃的八皇子如今名声显赫,是太子储位最有利的争夺者。

    四皇子虽是还看不出野心,却也是隆庆帝比较倚重的皇子。

    贤妃的两位皇子在骑射上颇有建树,曾被隆庆帝夸奖过。

    而皇贵妃没有皇子,却一直稳坐副后的位置。

    即便太后娘娘对皇贵妃不喜,依然挡不住隆庆帝对其宠爱维护。

    何况荣国公同皇贵妃牵扯颇深,何大人据说也同皇贵妃颇为亲近。

    当然以何大人的性子,自然是隆庆帝喜爱谁,他就亲近谁。

    “陛下只怕是不想再让东厂查下去了。”

    锦衣卫指挥使轻声说道,“涉及到的娘娘太多,皇子也太多,再查下去就是一笔烂账,许是会让后宫再次……陛下最不喜欢麻烦!”

    歌舞升平的日子过久了,隆庆帝厌恶太多的风波,尤其是后宫,更不愿意争宠纷争越演越烈。

    “陆侯爷也说皇上分别召见皇贵妃和德妃。”

    随从靠近轻声道:“以侯爷的判断,皇上会削减贤妃娘娘的俸禄,停贤妃娘娘半年的侍寝资格。”

    “皇贵妃身体一直不大好,皇上定然不会重罚,德妃娘娘又有太后娘娘和六公主在,陛下也不会惩罚。”

    “不过陛下不会再让妃嫔轮流送补品去御书房了。”

    锦衣卫指挥使微微颔首,同他推断的大体相当。

    “陆侯爷说皇上已有心立太子,这次不是考验诸皇子,是认真的。”

    锦衣卫指挥使微微一愣,立刻明白陆铮话中的深意,这次是顾四爷挡灾了,下一次呢?

    隆庆帝万一有个意外,不立太子,皇子们非把天下搅和四分五裂不可。

    “抓人!”

    锦衣卫指挥使命令,“……先把方展的友人都抓回来。”

    他还能为顾四爷顶上几日,方展也承认咏春是抄袭,而顾四爷当众说明咏春是抄袭顾瑾的诗词。

    顾四爷太着急了!

    孤本从顾家得到倒也解释得通。

    虽然顾瑾写不出另外两首诗词,就算诗词不是顾家人所写,收藏这样的孤本也是重罪啊。

    以前陆铮暗示他不要把事情闹大,可现在的局面不闹大已是不成了。

    锦衣卫需要让隆庆帝满意,闹大才有机会让顾四爷蒙混过关,或是少受点委屈。

    在册立太子的时,厂卫必须得向隆庆帝证明谁最得用!

    于是,锦衣卫四处抓人,但凡同方展有牵扯的人都被捉拿进锦衣卫。

    其中也包括汪老爷子,他是方展的恩师,汪大舅也没躲过,同汪老爷子一起被关进锦衣卫。

    京城陷入一片恐怖之中,谁都担心锦衣卫出现在自己府门口。

    顾四爷都不敢出去玩乐了,也没人同他玩。

    他只能同顾瑶在府里听戏班子唱戏。

    顾瑶督促他准备会试。

    “爷做举人就行了,会试考状元还是算了。”

    “话是这么说,难道爹就不想去试试能不能中个二甲进士?爹在举人中间还算是年轻的,有不少进士四十多岁才高中。”

    “不想!”

    顾四爷吐了果子核,悠闲端着茶盏,“爷不去遭罪,你是不知被考棚关九天的滋味!爷长这么大,就没受过那种苦。”

    “爹……”

    “瑶瑶啊,你也替爷想一想,爷是永乐侯,还需要同举子们争夺进士的名额么?”

    顾四爷抿了一口茶水,剑眉飞扬,“爷还是不要再耽搁瑾哥儿了,他是乡试解元,再中会元后,皇上为吉兆也会点他为状元,三元及第啊,瑶瑶做不了状元的女儿,做状元的妹子也是挺好的。”

    顾瑶还想再说什么,垂花门旁跌跌撞撞跑进来几个随从,“四爷,不好了,锦衣卫来捉您……说是您乡试作弊。”

    “噗。”

    顾四爷一口茶水喷出,面红耳赤,“谁乡试作弊?!”

    顾瑶道:“到底怎么回事?”

    “落榜举子在宫门口闹事,一是乡试不公正,二是为锦衣卫借着反诗而迫害读书人。”

    “二爷,二爷控诉科举乡试不公,说大少爷的卷子被人替换了!”

    “还有就是……就是也有人替四少爷,不,是顾瑞喊冤。”

    顾四爷诧异般问道:“这些事同爷有何关联?爷只是考个乡试,又做不来替换卷子的事。”

    乡试过去一个月了,怎会又在此时爆发舞弊?

    顾瑶突然想到顾璐,难怪她一点不担心顾瑞被关在锦衣卫。

    顾璐在暗中布置了不少,同时顾二爷也没少出力。

    若不是反诗的恐怖过于逼迫读书人,未必有今日的效果。

    锦衣卫闯进来,向顾四爷拱手道:“永乐侯,顾二爷的意思是您中举的卷子是令侄所做。”

    “这不可能!”

    顾四爷气急败坏道:“爷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试卷策问,怎会去替换别人的卷子?爷不需要作弊的。”

    “还是请侯爷去锦衣卫一趟,亲自同我们指挥使大人分辨清楚。”

    顾四爷犹豫开口,“爷能不去么?”

    “指挥使也是奉圣命捉人,侯爷别太为难下官了。”

    顾四爷眼巴巴望着顾瑶,轻声道:“你记得去同你娘说一声,让她去求泰宁长公主,给你大伯父送信,爷被二哥陷害进了锦衣卫监狱。”

    “最重要是别忘了,瑶瑶,爷可就指望你了,千万记得去找陆侯爷,你自己亲自去一趟,怎样都好,一定要把爷从锦衣卫捞出来啊。”

    顾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