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爆发(四)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清面色阴沉,难掩惊讶,大夫人欧阳氏更是失态般站起,“你……”

    胡说两个字生生压下了。

    顾璐异常自信,而顾老夫人却是一脸悲苦,足以证明老侯爷同先帝的太子颇有深交,甚至可能在隆庆帝宫变入宫时,老侯爷还曾见过太子。

    虽然先帝的太子名义上是病逝的。

    世人都私下说隆庆帝为帝位毒杀太子殿下!

    这也是隆庆最为不愿意旁人提起的事情。

    隆庆帝在外做得再漂亮,追封先帝太子等等,依然无法掩饰他得位不正的事实。

    先帝太子的几个儿子死于各种各样的意外,不少打着先帝太子旗号的人被定为乱臣贼子,一旦发现便是诛杀九族。

    顾瑶点头道:“祖母放心就是,父亲不可能有事。”

    顾四爷又不是先帝太子的什么人,当时隆庆帝宫变时,顾四爷还在吃喝玩乐,纳了李氏田氏享尽齐人之福。

    他同这些密辛一点关系都没有。

    顾瑶甚至不想去听顾家同先帝太子的牵扯,一个夺位失败的太子,即便有再多人同情,都改变不了他失败的事实!

    他就是没有斗过隆庆帝!

    “你有何要求直说即可,这也是你最后的底牌了,我想提醒你一句,你不怕被灭口么?”

    顾璐没料到顾瑶反将一军,转而逼迫威胁自己,勉强维持着镇定,“我已把此事告知可信的人,倘若我有个好歹,那人一定会禀告陛下,让你们顾家上下为我陪葬!”

    顾清眉头越皱越紧,“六丫头好好说话,不可逼她太过。”

    事关顾氏一族的性命富贵,顾清可不敢再放任顾瑶刺激顾璐。

    顾瑶嗤笑一声,眸子明亮,“她不敢告知旁人,毕竟她身边还有可以信任?可以为她连性命都不要?”

    顾璐色厉内荏说道:“六妹妹太小看我了,既然我敢来此地,就是做过万全的准备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顾瑶回以浅笑:“试试看?好呀。”

    她直接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寒芒一闪,吹毛断刃。

    “鱼肠剑?!”

    顾璐不认识,可是顾清是识货的。

    这把闻名天下的名剑竟然在他侄女手上?

    陆侯爷到底有多少好东西?

    又送了侄女多少的礼物。

    “本来我打算等父亲做寿时,献上这把他心心念念的宝剑的,今日先用宝剑灭口,也是不错的选择。”

    “……”

    顾璐再次后退一步,顾瑶剑指她的要害,“你猜我敢不敢呢?”

    “顾瑾拦住她。”顾清再次开口,不是他不相信顾瑶的判断,而是这种状况下,稳妥为上。

    顾瑾唇边噙着浅笑,抬手握住顾瑶拿剑的手腕,“女孩子玩宝剑不好,灭口还是交给我。”

    顾清:“……”

    “你们,你们真不怕我把一切捅出去?”

    “倘若你是个疯子的话,说什么都没人相信。”

    顾瑾云淡风轻,强行拿走顾瑶手中的鱼肠剑,归剑入鞘,不赞同说道:“他送你鱼肠剑,是几个意思?是让你关键时候以宝剑守节么?”

    “三哥……”顾瑶咬着红唇,“你误会了,他是送给我玩的。”

    顾瑾道:“别傻乎乎的,他说什么都相信,此事我会同陆侯爷仔细分

    说。”

    顾瑶:“……”

    此时最关键不是顾璐嘛,顾瑾沉着冷静,顾瑶等人心中有底了很多。

    顾瑾把玩手中的鱼肠剑,神色依然恬淡:“如同六妹所言,你既然上门来拿祖父忠于先帝相威胁,必是有所要求,你先把条件开出来,看看值不值得顾家出手。”

    “去同先帝太子密谈是忠诚于……”

    顾瑾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一看你就不是个聪明的,有些事情故作神秘才好谈价钱,若是捅破了,你当还值钱么?”

    “看你底气也不足。”顾瑶在一旁拔刀,“你连祖父的面都没见过,我更想知晓你又是从何处知晓这幢密辛?”

    顾璐哪敢说是自己上辈子偷听到的,据说顾瑾后来废帝而立的幼帝就是先帝太子的骨血。

    而顾家就是当年为先帝太子保守秘密的知情人。

    当年老侯爷去了东宫,劝说过当时的太子先下手为强,可是太子始终认为是老侯爷多虑了。

    不肯相信四皇子敢发动宫变。

    谁都想不到,在先帝时不显山不漏水的顾老侯爷是先帝太子的心腹,也是先帝留给太子的忠臣之一。

    顾璐冷笑道:“你们不用套路我,若不是顾老侯爷做过的事,我哪里会知晓?至于我从何处得到的消息,你们以为我会说出来吗?”

    “当年太子的骨血流落民间,这件事怕是也有顾老侯爷的功劳!”

    顾老夫人嘴唇嗡动,有气无力歪在迎枕上,“同你们祖父无关,我们无从知晓民间是否有先太子的骨血。”

    老侯爷只是提醒先太子一句话,却是足以让顾家覆灭,也是顾老夫人压在胸口的大石头。

    之所以留下顾二爷除了当日顾二爷生母对她有过救命之恩之外,更多是顾二爷生母是先帝太子赏给老侯爷的人。

    她同老侯爷顾念着一丝旧情。

    顾璐得意浅笑,“老夫人都承认了,我就不多说了,我也不为难你们,毕竟我也不忍心见顾家被抄家灭族。”

    “我有几个要求,第一是救出方世伯,让顾四爷承认他是因为嫉妒仇恨方世伯才故意陷害他抄袭咏春这首诗词的。

    咏春就是方世伯所做,同顾瑾没半分关系。”

    顾瑾不置可否笑笑。

    顾瑶轻哼:“你这么护着无耻的抄袭狗,就不怕以后他对你和你娘不好?”

    顾璐自信说道:“方世伯有情有义,对我娘情根深种,他一心爱慕我娘,舍不得亏待我娘半分,对我也如亲女一般。”

    “第二个要求就是方世伯另外两首诗词……”

    “你不会也把这事栽赃给我三哥头上吧,以我三哥的才学,现在可是写不出这样的诗词,即便三哥说了,也没人相信呢。”

    顾璐还真这么想过,给了顾瑾一个你占便宜的眼神:“方世伯得到诗词的孤本是顾四爷买回来的,这点你顾家总能做到吧。”

    “第三就是顾四爷得承认自己在乡试作弊,还举子一个公正。”

    “第四他得当面承认当初是他拆散了我娘和方世伯,成亲后对我娘很不好,凌虐我娘!”

    “第五,你们得想办法证明我哥无罪。”

    顾璐眸光闪烁,“是顾四爷一人重要,还是顾氏一族性命重要?你们可要仔细考虑清楚,若是外面有一星半点的风声,顾阁老的前程仕途尽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