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孽缘(三)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又一个被吓傻的。

    能见到陆铮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和呆滞,顾瑶觉得值了。

    陆铮比三哥也强不到哪去。

    嘻嘻!

    相反顾瑶是最想得开的一个,早就对熊孩子顾四爷的运气福气了,即便以后顾四爷睡了皇上的宫妃,她好似也不会震惊太久。

    顾瑾自嘲浅笑,“父亲是什么事情都能碰上,我不如他。”

    有心算计都没这么精准的,偏偏被无心的顾四爷碰上了。

    陆铮被冰霜覆盖的心在顾瑶妩媚的笑颜下融化。

    “胎记落在我胸口。”

    陆铮声音低沉,手指落在心脏部位,神色有几分暗淡。

    顾瑶抓住他的手,微凉的手指不似以往,紧紧的握住,轻声道:“有机会我要看看,你是我的荷花……”

    称呼王子,不大好。

    称呼仙人,也不好。

    倘若陆铮身上没有胎记,隆庆帝也无法确定陆铮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私生子!

    毕竟镇国公夫人能同隆庆帝在一处,自然也有可能同别的男人,甚至陆铮本就是镇国公血脉。

    顾瑶觉得胎记对陆铮利处大于弊的。

    只要隆庆帝承认陆铮的地位,他哪怕姓陆,在镇国公府就不会有人亏待他半分。

    虽然顾瑶也和同情头顶一片青青草原的陆恒,敬佩陆恒的战功功勋,人心都是偏的,她只站陆铮立场。

    无需犹豫,谁都不能伤害陆铮!

    她所倾慕钟爱的人。

    陆铮耳朵红了,嘴角微微勾起。

    果然,瑶瑶还是心软的。

    更容易同情弱者。

    只要他稍稍示弱,瑶瑶满心眼满都是他一个。

    陆铮期望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只看自己一人。

    陆铮察觉到李氏若有所思的目光,身体向旁边挪动,‘无意’般挡住顾瑶。

    岳母看似柔情似水,心硬如刀,冷静异常。

    而瑶瑶看似无情,对她放在眼里的人亦会全心付出,甚至不计较得失。

    李氏是看出他故意哀愁博得瑶瑶的芳心。

    其实在宫中长大,跟在隆庆帝身边,陆铮那点为身世所困扰的痛苦早就不知扔到哪去了。

    他从未在意过谁是自己生身父亲这一点。

    不过能利用身份时,他也不会放过,比如对镇国公陆恒,对隆庆帝。

    相比较对瑶瑶,他的‘利用’也只是让她更亲近自己,并非是换取好处。

    顾瑶心疼陆铮不得了,拉着他的手,让他坐下后,又是端点心,又是给温柔的摸摸哒。

    在李氏面前,摸摸哒也只是如同安抚小动物一般,捏捏陆铮的手背,在桌下,轻轻碰触陆铮的小腿。

    在陆铮看过来时,给一个灿烂明艳的笑容。

    顾瑶甚至想着等没人时,再给陆铮一个热情无比的拥吻,让陆铮受创的心灵得到抚慰。

    她没有办法改变陆铮的出身,自然也不会自大般认为给予的一切能让陆铮放下,但她会陪在陆铮身侧,做一个陆铮回头就能看到的人。

    瑶瑶和陆侯爷犹如小动物般的互动,李氏是既无奈,又好笑。

    到底是在陪谁演戏?

    谁入局更深?

    即便是冷静自持,聪明绝

    顶的陆铮也算不清楚吧。

    瑶瑶……李氏安心捧着茶盏,同四爷一般,总有不用算计就能得到福报。

    算计顾四爷的人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即便是她冷硬的心也被顾四爷所慢慢侵占,她有点想念四爷了。

    顾瑾尽量掩饰心头的羡慕,原本坚定找一个对自己仕途有帮助的贤妻心思竟因为小妹和陆侯爷之间的缱绻情分而动摇。

    他是否也娶心悦的女子?

    这个念头冲入顾瑾脑后,立刻就被他掐断了,儿女情长,他不需要。

    顾瑾正色道:“这只是娘亲的推测,她到底是否同先帝太子有关,还需陆侯爷帮忙查证。”

    陆铮和顾瑶的手交握在一起,他执着把握在一处的手放在自己膝头。

    桌子很好掩饰了一切。

    顾瑶俏面熏红,陆铮只是耳尖有点烫,面色一如既往平静。

    “胎记之事于外人是秘密,不知李夫人从何得知?又如何判断她身上的荷花胎记就是……”

    “我见过泰宁长公主的胎记。”

    李氏眯起眼眸,稍稍停顿片刻,轻声道:“也见过陛下的胎记,知晓有一模一样胎记的人就是皇室血脉,比滴血人亲还要精准,而没有胎记的人,未必身上就无皇室血统。”

    “继承帝位的皇子身上都有胎记,越靠近胸口越是得宠。”

    “据说先帝之所以重视太子殿下,也因为太子殿下的胎记靠近心口。”

    李氏玩味一笑,若是陆铮的胎记正在心口的话,也难怪隆庆帝只见婴儿时的陆铮,就疼爱看重了。

    顾瑶长大嘴巴,“娘见过陛下的胎记?他的荷花在何处啊。”

    李氏:“……”

    她说了这么多,瑶瑶只关心陛下的八卦么?

    而且她本不愿提起见过陛下胎记的事!

    陆铮捏了顾瑶一把,轻声道:“陛下的胎记在肩膀处。”

    有几分挑衅的感觉。

    李氏淡淡一笑,坦诚道:

    “我同瑶瑶说过,昔日的好姐妹随陛下入府,在入府之前,她因救过陛下而……我也是因为意外悄悄撇过一眼。而后同泰宁长公主相交,她的胎记就在手腕上,她亦很惋惜说离心口太远了,因此不甚得先帝的宠爱。”

    “李夫人的要好姐妹是辰妃么?”

    “嗯。”

    李氏也没隐瞒陆铮的必要,”不过幼年的玩伴儿,她进入四皇子府,我也很快被抬做四爷的妾,彼此也就疏远了,此后更是再也没碰过面。”

    “在辰妃最得宠的时,李夫人也不曾想过去见她?”

    “宫闱重重,深宫诡谲,非我这等庸脂俗粉该靠近攀附的。何况当日我只是四爷的妾,更不敢高攀她了。”

    有了辰妃的垂爱带给李氏只有麻烦,因此在李氏最难的时候,她都没用辰妃留给自己的信符,入宫求援。

    陆铮眸子深沉,淡淡道:“没想到您同辰妃还有如此纠葛。”

    “她所做的事情,我全然不知,只是过后听我兄弟提过她因惹恼陛下而夺了封号,打入冷宫。”

    李氏无比坦诚,轻声道:“皇室的事,我不会参与,陛下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因此我察觉外室的状况,才让瑶瑶把陆侯爷请过来。”

    “此事,我们全听您的安排。”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