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亲吻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陆铮微微颔首,“我派人从齐天恩身上查起。”

    好在是顾瑶说出这顾家所掌握的密辛,给陆铮一个缓冲的余地。

    倘若秘密从李氏或是顾瑾口中说出来,他吓死倒不至于,肯定没有如今这般淡定从容。

    瑶瑶的娘家,很好,亦很强大,当然麻烦也不小。

    “娘,我想陆侯爷去后院转转。”

    顾瑶眸子闪过羞涩,却是主动把交握在一起的手放到了桌面上,“后院的花开得挺好看的,有几株珍贵名花,他许是没瞧见过。”

    顾瑾盯着桌面,嘴唇嗡动,李氏笑盈盈说道:“去吧,记得给我带回来几枝。”

    顾瑶道:“我也会给三哥插个花瓶的。”

    “嗯。”

    顾瑾略显冷硬的脸颊稍有缓和,给了陆铮一个只属于男人才能懂得警告。

    这个大舅子不好惹!

    顾瑶笑嘻嘻拽走耳朵微红的陆铮。

    李氏扶着额头笑道:“瑶瑶有时候也很霸道啊,胆子也大,都是四爷和你纵得。不过比起矫揉造作,明明很想要却装作腼腆的闺秀强上许多。”

    这也许就是顾瑶能攻克冠世侯的原因之一,坦荡的爱慕,绝无左右摇摆,甚至也愿意为爱情而努力。

    让李氏接受她的选择!

    顾瑾胸口越敢沉闷,“我是打算留瑶瑶到十八岁的。”

    李氏笑道:“也好,女子太早成亲,不利于有孕,生孩子也太过凶险。瑶瑶最听瑾儿的话,你去同她说,我和四爷就省心了。”

    顾瑾:“……”

    “横竖你同陆侯爷似敌似友,在朝廷上怕是很难较量了,在这事上头,不如较量一番,不枉你们年少气盛。”

    “瑾儿,娘左右不了你的志向,瑶瑶也不会因为陆侯爷就让你屈居人下,忍让一生。”

    李氏站起身,望着沉稳儒雅的长子,已比她高出一头的长子渐渐褪去青涩,远比同龄人成熟。

    “我知晓你从来就不爱和同龄人玩儿,认为他们幼稚。”

    养一个天生早慧的儿子,做母亲的李氏有是骄傲,又是担心。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李氏按着顾瑾的肩膀,“陆侯爷许是你志同道合的人,倘若你同陆侯爷配合默契,不仅能达到你的野望,更能腾出更多的时间享受人生。”

    “我可不想见你被累死啊,你没看出你大伯父都很羡慕四爷么?”

    “除了你的志向外,享受也是人生中不可缺少的。”

    “瑶瑶成为陆侯爷眼中的独特亮色,有事情一起扛,无事一起玩儿。既然能享受富贵,又能享受权力的美妙。”

    顾瑾若有所思,低头让李氏抚摸自己脸颊更便利,他耳根子也有几分热度,从八岁以后,娘就没这么爱抚过他了。

    眼见弟妹在娘亲身边撒娇,小弟滚到娘亲怀里,他在鄙夷之余,绝不会承认自己嫉妒了。

    那都是幼稚的表现!

    幼稚!

    李氏勾起嘴角,有瑶瑶之后,长子更感性了一些,尤其是在亲人面前,也渐渐有了年轻人的感觉。

    “其实我最对不住你,同你相处的日子最少,而你肩膀上的责任更重。”

    李氏语气带了几分歉意,顾瑾笑

    道:“娘,我喜欢呢。”

    “没人会喜欢永远都在盘算的日子,做人不能太四爷,毕竟不是谁都有你爹的运气,但是也不能整日只有算计。”

    李氏捏起儿子的俊脸,戳了戳左边的酒窝,“瑶瑶同我说过,你这边有酒窝,一笑特别英俊好看,我原本没有注意到,瑶瑶说,喜欢三哥的酒窝,喜欢你的笑容。”

    顾瑾:“……”

    “你知道瑶瑶怎么说得么?”

    顾瑾摇头,李氏笑容越发慈爱,“也不晓得她从哪来的歪理,真正的人生巅峰就是实现自己的野心,还能享受快乐。”

    与此同时,顾瑶把陆铮按到了暖棚的花架子上,爬满青藤偶尔缠着一朵小花的花架子挺结实。

    陆铮靠着都没倒塌。

    “你……”

    “别说话。”

    顾瑶眸子闪烁,特么的,自己都是老阿姨了,当年也曾同小鲜肉交往过。

    虽然没有发展成爱情,但她的经历也不能说是一片空白,毕竟在她灵魂所出开放的时代,很难保持纯真。

    陆铮低垂眼睑,浓密的眼睫在眼睑下拉出两道暗影,隐藏住眼眸的愉悦。

    他难得乖巧,不是不抗拒,而是好似无法抗拒,虽然面前的女孩子,他一把就能推开。

    顾瑶已经让人守在花房之外,谁也不会敢闯进来。

    索性她拿出灵魂深处的勇气,手指颤抖着解开陆铮的衣襟,脸颊不由得红透了,好似剥虾子一般,慢慢解开陆铮的衣服。

    果然,在他心口印着一个荷花形状的胎记,同她在四爷外室腿上看到的荷花极为相似。

    “比她的好看,花瓣也更分明。”

    顾瑶的指尖划过荷花胎记,仿佛感受荷花瓣的纹路一般。

    若不是确认过是胎记,顾瑶都以为是谁在陆铮胸口画了一朵荷花。

    陆铮轻声道:“据说太祖得佛祖厚爱,带着莲台投胎,因此他才能统一天下,而佛祖所钟爱的血脉也都有荷花印记。”

    “大长公主身上有胎记么?”

    “没有。”

    陆铮的手已经悄悄爬上顾瑶的腰肢,他一点都不觉得顾瑶放荡开放,反而特别开心。

    因为他方才露出的哀伤之色,顾瑶才会这么哄他的。

    否则想让瑶瑶这么做?

    嗯,他梦中到是梦见过,清醒之后,只能一次又一次偷偷让人把裤子洗了。

    “皇家男孩子有胎记得也不多,女孩子就更少了一些,一旦没有胎记的公主出嫁,所生的儿女便不再有胎记。”

    泰宁长公主有遗憾,胎记位置太显眼,可比起没有胎记的公主又是幸运的,否则泰宁长公主也不会在隆庆帝年幼时帮上忙。

    陆铮眼见着顾瑶靠近自己的心口,身体骤然绷紧,她柔软的嘴唇正好落在胎记上头。

    这是要他的命啊。

    陆铮整个人晕乎乎的……太舒服了。

    以后他一定时常示弱,让瑶瑶哄着,四爷还说过,瑶瑶在是心软的。

    难怪顾四爷总是在瑶瑶面前装傻呢。

    “它不是你的耻辱,是老天爷送你的护身符。”

    顾瑶抬起明亮的眸子,“陆铮,我很喜欢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