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发威(一)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声若滴血般的控诉,顾二爷满眼含泪,身体仿佛承受不住微微颤抖。

    他受了极大的委屈。

    他可以忍受命运的不公,身为庶子的无奈,无法让儿子重复自己不公的经历。

    长子是他同杨氏所出,堂堂正正的嫡子。

    “我给予他已经很有限,正因为我为庶子,他堂堂顾氏一族长孙处处谨慎小心,当年差点就被顾珏戳瞎了眸子,如今更是满腹才华委屈落榜……”

    顾二爷痛心疾首,宛若最是慈爱的父亲,“我不敢说他是顾家下一代最为优秀的,比之顾瑾也只差了我是庶子,而四弟是嫡出。”

    二夫人杨氏在一旁抹泪,哭得帕子都能滴出水。

    而顾大少爷沉默般低头,阴郁而压抑。

    只是在顾瑶进门后,悄悄抬了眼睑,突然想到在锦衣卫的遭遇,立刻继续垂头,面色越发苍白。

    他尽量控制自己不去看绝色的堂妹。

    为何偏偏是他的堂妹?!

    每次碰见顾瑶,于他都是痛苦的折磨。

    顾老夫人嘴唇嗡动,指着顾二爷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你……”

    “母亲。”

    李氏靠近轻轻拍着顾老夫人的后背,“您且消消气,既然是二房针对四爷,四爷又不在,请先容儿媳说上几句。”

    “倘若儿媳无理取闹,再由母亲定夺。”

    “好。”

    顾老夫人心不甘情不愿点头,发狠道:“无理取闹的人是老二,他们是不想留在顾家了,看把他们委屈的。”

    二夫人低泣,“母亲怎能这么说二爷?他受了多少的委屈啊。”

    “二嫂这句话不觉得亏心么。”

    李氏直接接下话茬,身姿屹立,从容冷静。

    “从小到大,二爷可曾短过吃穿用度?老夫人可曾贪图过老侯爷指定留给二爷的田产银子?”

    二夫人:“吃穿只是小事,我说得委屈是看不见的刀挖着二爷的心,这样的刀子伤人才是最痛的。”

    “没有顾家的银子,二爷怕是早就饿死了,还读什么书?”

    李氏淡淡回道,“二爷方才也承认自己是庶子,他一心同四爷较劲不是找不在吗?母亲在外的贤惠名声不是二爷给的,而是母亲把二爷培养成才了。”

    “母亲从未苛责二爷一分,为他延请明师,即便当初二爷落榜,母亲依然继续供他苦读。”

    “二嫂也出自名门世家,你娘家养废了多少庶子,用我一一点出来?”

    二夫人:“……”

    李氏撇下溃不成军的二夫人,转而面向顾二爷:

    “初听二爷诉说委屈,还是很能糊弄人,引人同情的,你把一个为儿子出头的好父亲姿态摆得十足。二爷是看四爷如今在牢里,瑾儿出门去见珏儿,把我同瑶瑶当做软柿子?”

    “瑶瑶是晚辈,不好直接辩驳你。今儿我就出声为四爷说上几句,总不能让二爷为所欲为往我们四爷头上胡乱安罪名。”

    顾二爷抿了抿嘴角,李氏纤细柔弱的身子好似稍稍用力就能折断,此时她宛若碧竹,再厚重的大雪也无法让她弯腰。

    她领口绣着蔷薇,丹凤眸子微敛,气势颇为凌厉。

    到底是敢把汝阳郡王的女人按进棺材的女人!

    平时的温柔小意只对着顾四爷。

    插在李氏头上的珍珠步摇一晃一晃,温润的光泽因为她凌厉多了几分刺目。

    “二爷方才说俸禄银子大半送回了顾家,就算在此时,顾家也没分家,所有房头的银子都要交到公中的。”

    “我们四爷在无官无爵前,自然没有银子开销,既然没有分家,支用月钱是惯例,任何勋贵官宦人家都是如此。”

    “这一点二爷是认同的吧。”李氏勾起嘴角,“至于四爷超出的花销,用得是大爷和顾老夫人的私房银子。”

    她用极为气人的口吻道:“二爷方才也说,四爷是嫡子嘛,母亲心疼幺儿,长兄怜惜一母同胞的幼弟,二爷也该理解,谁让二爷只是庶出呢。”

    顾二爷:“……”

    顾瑶确定其实顾二爷是在意庶子的身份,她娘这是在顾二爷脆弱的自尊上再狠狠捅上一刀,在伤口撒盐。

    “二爷既然清算,那我不妨同二爷仔细算算,母亲为您外派出京,曾经送了几个盆景给吏部上官,年节二爷给顾家礼物,老夫人也都还礼了。”

    “不说二爷在江南如何同上官应酬,就是吏部每年考核,二爷都是中上的评价,若无关系疏通,二爷怕是无法留在富贵之乡的江南重镇。”

    “对官场官员升迁,我是不大懂的,不过是听瑾儿提过一嘴,官员每年的官评,中上最好,若是四品五品官员都是得优的话,上官会认为其才能卓著,自然要重用的。而因为官职不够高,回不了中枢,重用的结果就是去苦寒贫穷之地,如此才能更好施展才干,让荒原变良田,刁民变为知礼仪的良民。”

    顾清捏着教子鞭,咳嗽道:“四弟妹还是说正事吧。”

    这是他们吏部约定俗成的委任官员手段,官场黑幕也不能挑明说啊。

    不过四弟妹是真聪慧。

    顾瑶都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干出成绩就去贫困的地方……难怪隆庆朝的官员只愿意平庸不犯错呢。

    李氏福了一礼,继续道:“二爷在江南十几年,转过两三个地方,可哪一处不是富庶容易出政绩的地方?若是没有大哥和母亲洒出大把的银子打点,肥缺哪就轮到二爷?”

    “四爷外出花销两三年的银子都赶不上给二爷疏通一次耗费多。毕竟京城的官员都是见过世面的,收银子就太俗,最爱是孤本等珍贵物品,合心意的礼物除了耗费银子外,更要用心血去寻找。”

    李氏慢慢吐出浊气,“二爷总以为有今日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却不曾想过为让你在外为官不被掣肘,顾家搭进去多少的财务,多少的人情?”

    “财物有价,人情无价,而且人情这东西,用一次自然淡薄一次,老夫人和大爷只是在银子上补贴四爷,却把顾家资源和人情都用在二爷身上了。”

    顾老夫人扶额盖住眸子,听老四媳妇说的话,她好似为老二做了很多牺牲?!

    顾二爷:“……”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