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心累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登闻鼓设置在前朝,本朝太祖不耐烦只做表面文章,有登闻鼓的前朝末年宦官奸佞,你方唱罢,我登场,闹得不亦乐乎。

    百姓凄苦不堪,登闻鼓也没起到任何效用,任由风吹雨淋,鼓面斑驳。

    在太祖下旨取缔登闻鼓时,遭到满朝文武的反对,太祖本打算一意孤行取缔的,恰好一孝女为洗清父亲冤枉敲响登闻鼓。

    当日这案子轰动京城,牵连无数的官员,开国勋贵爵位都没捂热乎,就被太祖撸掉好几个。

    太祖后来感叹登闻鼓的存在,一是为蒙冤的百姓留有最后一条求生之路。

    二同样也给朝廷百官留有警示。

    因此太祖没有再取缔登闻鼓,反而把大鼓设立在午门前,朝臣每日上朝下朝都能看到树立的大鼓。

    当然怕百姓一点点不满都去敲鼓,没个敲鼓鸣冤的人都要承受廷杖的考验。

    本来还有滚针板什么的,太祖说滚过砧板性命都没了,怎么鸣冤?

    廷杖已经足够让人望而却步了。

    因此百官宁可去跪宫门,也不去碰登闻鼓,当然其中原因也有官员的骄傲。

    他们鸣冤可不用登闻鼓,只有平民百姓才会敲响大鼓。

    开国至今,这是登闻鼓第二次被敲响。

    一旦登闻鼓响,上至帝王,下至百官勋贵必须得赶往金銮殿,倾听敲鼓的人冤屈。

    隆庆帝本来正兴致盎然同年轻的宠妃下棋,在后宫享受美人的侍奉。

    结果登闻鼓响,他捏着手中的棋子砸落在棋盘上,宠妃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隆庆帝望着午门方向,眸子颇为复杂,太平盛世,他一直以为自己治下是太平盛世来着!

    “陛下。”

    宠妃只见隆庆帝面容冷峻,一抬手掀翻了棋盘,棋子滚落没入长毛地毯中。

    “换朝服。”隆庆帝勾起嘴角,“让内阁去看看是谁敲响登闻鼓。”

    太监总管连忙捧着九龙朝服上前,宫女太监围着隆庆帝忙碌,或跪,或站为帝王更换朝服。

    “朕估摸着不会是在宫门口请命朕彻查科举舞弊的考生,他们没这胆子敲响登闻鼓。”

    隆庆帝张开双臂,让人更衣,同时脑子飞快转动,是哪处又有冤案?还是有余孽作乱?

    被逼着敲响登闻鼓想必是顶顶重要的大事。

    隆庆帝换好朝服后,没再理会惊慌恐惧的宠妃,快步向外走。

    这个女人……他记不住面容的女子运气不好。

    “把她牌子撤掉。”

    “是,陛下。”

    太监总管微微低头,扶着隆庆帝登上御辇,心头感叹世事无常,又一位妙龄女子枯老深宫了。

    除非她能让隆庆帝想起自己。

    可惜……咱们帝王就是记不住人的相貌呢。

    御辇还没到金銮殿,何大人提着官服,小跑过去。

    “陛下。”

    “嗯。”

    隆庆帝脚下用力,扛着御辇前行的人站着不再动弹,随扈的太监宫女纷纷低头。

    何大人虽然身形微胖,依然灵活穿过随扈,跑到跟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气息,“回陛下,臣已经查清楚了,是顾瑾敲响了登闻鼓。”

    刷,端坐御辇中的隆庆帝撩起帘子,“你说是谁?”

    何大人暗道一声,果然,陛下还记得顾瑾。

    “永乐侯长子,顾

    瑾。”

    “他凑什么热闹?!”

    隆庆帝从口中崩出这几个字,亏他还担心江山出了大问题,又有大开杀戒了,又会有一堆的麻烦事。

    所以他根本无需太费心么?

    何大人道:“说是为永乐侯鸣冤。”

    隆庆帝:“……”

    好半晌后,隆庆帝出声道:“去金銮殿,按照规程办。”

    “遵旨。”

    何大人弯腰,目送御辇离去。

    按照规程办?

    呵呵。

    隆庆帝就不怕永乐侯抱着他大腿哭么?

    何大人虽然早就预料顾瑾会有所动作,却没想到顾瑾敢去敲鼓,而且他没得到半点的风声。

    莫非顾家求到了陆侯爷头上?

    有陆侯爷保驾护航,就算是皇上说按照规程办,顾瑾也无性命之忧,甚至不会有暗伤。

    不过,何大人迈开大腿向午门跑去,从内阁跑到皇上跟前报信,还要穿过皇宫再跑去午门。

    十多年了,何大人都没跑过这么多路。

    若是在宫外,他早就坐轿子了,可在皇宫,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啐了一口天上的骄阳,还是奔跑吧。

    有了今日的跑步距离,阿娇也不至于总说他不愿意动弹,光长肥肉了。

    何大人不去亲眼看看着实不放心,万一陆侯爷没安排呢?

    真把顾瑾打坏了,顾珏难受,阿娇一准回来闹他!

    还有顾四爷……何大人暗骂自己一句,不去管何氏宗族的事,他却要操心未来亲家一大家子。

    顾家可比何氏族人能惹事!

    何大人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午门,见到打顾瑾廷杖的人不由得双腿一软,差一点给顾瑾跪了。

    这是什么运气啊。

    怎么是铁面阎罗执行廷杖?

    他可是除了名的刚正不阿,不近人情啊。

    没有一个当官的人愿意让他行廷杖。

    他打死打残过好几个官员了。

    一般只有上面主动要人性命时,才会让他出面。

    何大人额头汗水更多,后背都湿透了。

    这可怎么好?

    何大人小眼睛滴流乱转,该怎么换人行刑呢?

    马蹄声音响,陆铮骑马飞驰而来,在午门口下马,手中的马鞭握紧。

    午门外已经有不少官员勋贵赶来,见到陆铮后,纷纷让开道路。

    陆铮面色凝重,多了几分紧张,何大人赶忙凑过去,轻声问道:“您也没做安排?”

    “我根本不知道!”陆铮语气不善,瞪着顾瑾,“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来不爆粗口失态的陆铮生生被意外砸晕了头。

    他这边才开始着手调查顾四爷外室,那边顾瑾就来敲登闻鼓!

    非要吓他不可,是不是?

    他谈个爱情容易么?

    顾瑾跪在登闻鼓下,面容平静而肃穆,更显儒雅不凡之姿。

    百官勋贵不由得暗暗叹息,好好一个玉郎怕是要毁在廷杖之下了。

    顾清面色惨白,身体微微颤抖,不少同僚都很同情顾清。

    “顾公子,小人可要动手了。”

    “请。”

    顾瑾昂着头,脊背挺直。

    陆铮暗暗捏碎玉佩,若顾瑾行势不妙,他只能先废了行刑之人,换上亲近他的人接着行刑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