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运气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陆铮谨慎小心注视着顾瑾。

    何大人在一旁频频擦汗,往日精明的脑子就是想不到该怎么徇私了。

    毕竟他还领着隆庆帝那句按照规程办的口谕。

    他总不能明知故犯违抗圣旨吧。

    “何大人。”

    “干啥?”

    他满是不耐烦,没见他正为难嘛。

    属臣悄悄拽何大人移开几步,轻声道:“您站在陆侯爷身边,太……”

    “什么?”

    何大人看向陆铮,又看向顾瑾,满脸的一言难尽,随后又是愤慨又是无奈。

    一个是世间难见的矜贵昳丽的天之骄子,一个是沉稳内敛,儒雅端方的翩翩君子。

    两人只隔着十米,可彼此之间的气势十足,互不相让,又互相成全。

    任何人在他们身边都得成为背景板。

    尤其是在百官群臣面前,何大人堂堂阁老,陛下重臣都被比得黯淡无光。

    何大人的属臣着实不忍心何大做了背影版这才把何大人请过来。

    毕竟何大人无论是容貌,身材,还是气质都……已经过同人争锋的年纪了。

    世界是少年的,还是让他们去吧。

    “下官有些事向您请教。”为维护何大人的面子,属臣义正言辞说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大事,下官不得不打扰您。”

    说得好似事关百姓生死,帝国存亡一般。

    何大人眼角余光撇了一眼入宫的朝臣,点头道:“你慢慢说。”

    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顾瑾身上,再无奈不也得照看顾瑾不是?

    陆铮在刑行的人举起廷杖时,再次捏紧碎玉,顾瑾的心思,他不是不明白。

    若是按照以往他的脾气,早就转身而去了。

    想追上他?

    可以!

    顾瑾必须得承受得住痛苦。

    陆铮无动于衷才是尊重对手。

    然而顾瑾除了是他对手宿敌外,更是他大舅子!

    陆铮眸子深邃,尤其是见到骑马赶过来的顾瑶之后,一边盯着顾瑾状况,一边走到顾瑶身边。

    “你别太担心了,我有办法保住顾瑾,你看……我连碎玉都准备好了。”

    陆铮连忙让顾瑶看清楚手中的碎玉,好似慢了半刻,顾瑶就会责怪他一般。

    隐隐约约有点寻求表扬的意思。

    顾瑶咽下真相,低头不敢去看陆铮,呐呐说道:“我不担心三哥。”

    她现在担心看穿真相的陆铮了。

    登闻鼓不仅让隆庆帝升坐金銮殿,百官勋贵齐齐入宫,大批的百姓云集在午门之外。

    几十年了,京城大多的百姓已经忘记登闻鼓,听到鼓声后,百姓和读书人纷纷赶过来。

    毕竟这是帝国开国后,第二个敲响登闻鼓的人。

    顾瑾的身份并不是秘密。

    “又是一个大孝子啊。”

    “没想到永乐侯那样的……能养出顾少爷来。”

    “难怪永乐侯驱逐儿女,有顾三少爷一人,足够了。”

    “顾三少爷清俊,身体文弱,哪里受得住廷杖?”

    有不少女子忧心忡忡望着顾瑾,虽然陆侯爷也很好,可陆侯爷出了名的冷傲不近女色。

    她们高攀不上啊,相反顾瑾相对好接近一点。

    在京城少女心中,顾瑾才是最想嫁的丈夫。

    在金龟婿榜单上,顾瑾排名第一。

    啪,廷杖落下,顾瑾身体因为后背的重击而向前一拱,顾瑾面孔煞白,闷哼了一声。

    陆铮拿着碎玉的手却被顾瑶死死抓住,“给三哥个机会。”

    鲜血随着廷杖举起而缓缓蔓延开,侵染顾瑾外面的青衫。

    何大人心头一抽抽,“陆……”

    顾清更是面色铁青,眼前一阵阵的眩晕,扶着同僚的手,“我该怎么同老四交代啊,老四……他会哭的。”

    亲近的同僚和党羽们:“……”

    早就猜到魁首大佬顾清是弟控!生生把幼弟宠成儿子!

    陆铮看到渗出的鲜血反而冷静下来,眯起眼眸盯着再次高举廷杖的男人。

    顾瑶却是眼泪都下来了,即便知晓有过安排,可三哥实实在在被打了廷杖。

    “设立登闻鼓有漏洞,本是喊冤的人,为何要受责罚?”

    陆铮抛下不开心,转而哄顾瑶,“前朝曾经出现过百姓敲响登闻鼓只为请皇上帮忙找牛的事。”

    顾瑶:“……”

    她悄悄望着陆铮,抿了抿嘴唇,“你不生气?”

    陆铮鼻音很重般哼了一声,“下次我的人受廷杖,你记得让你舅舅也帮帮忙。”

    “你真厉害,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顾瑶嘴角耷拉下来。

    顾瑾还在承受廷杖。

    就算手下留情,每一下都会很疼。

    顾瑶本身就是学习法律的,这种野蛮的律法早就该废除了,可在封建社会,登闻鼓却是百姓伸冤的唯一途径。

    这是整个时代的悲哀。

    亦是每一个崇尚法制的悲哀。

    顾瑾这么做肯定是为得到什么,顾瑶还是心疼他所承受的痛苦。

    她亦恼恨自己的无能和胆怯。

    陆铮眼见着顾瑶比自己还气恼,比顾瑾还痛苦,再多的恼火也没了,轻声安慰顾瑶,推测顾瑾能得到的好处。

    “看着血腥,你三哥受得都是皮外伤,伤不到筋骨,养个半月就能好。”

    “我那里还有一瓶贡品金疮药,一会儿你带去给顾瑾用上。”

    顾瑶依旧在落泪。

    陆铮心被揪成一团,此时顾瑶任何要求,只要用她那双泪蒙蒙的眸子看着他,他都会答应。

    果然,他有做昏君的潜质?

    老和尚倒也没说错。

    二十廷杖过后,顾瑾手臂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疼痛刺激得他额角青筋暴起,泛白的嘴唇微微开启,“陛下,小人为父鸣冤,恳请陛下召见。”

    他从怀中掏出状纸,高高举过头顶。

    烈日骄阳照射下,顾瑾并不高大健硕的身躯显得不可撼动。

    以前顾瑾沉默,过于平和,谦谦君子,他缺少一股男儿的血性和决绝。

    顾瑾让很多人欣赏,敬佩其才学,但是很少人会想着追随顾瑾。

    依然把顾瑾看做尚未定性的少年。

    今日在午门外的廷杖,顾瑾后背鲜血横流,却也打出了顾瑾的气节和气魄。

    孝顺的人不会是坏人。

    “下雨了?”

    顾瑶感到雨滴落在脸上,“老天都感动得哭了,孝感动天么?”

    陆铮玩味说道:“他运气真好。”

    这是开春第一场春雨,雨滴不大,透着残冬褪去的冷意,也让百官们看向顾瑾目光透着几分对待同辈人的慎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